然越说完,黑日大手印压了下来,龟甲上黄光往上一冲,大手印便瓦解了。ww●

    他根本没有想用黑日大手印进攻,莫闲头顶的龟甲然越目前打不破,只是做做样子的。

    空间又一闪,莫闲立刻生出感应,是从同一个方向来的,莫闲眼光一闪,皇甫冉出现。

    一见到莫闲,好像大喜过望:“莫师兄,是你。”

    又一扭头,看见了然越,仿佛吓了一跳,脱口而出:“小明王,莫师兄,当心,他是小明王,我们两人联手,共同抗击这个魔头,快将黄光放开,让我进去。”

    莫闲似乎迟疑了一下,黄光出现一条通道,皇甫冉立刻进去。

    “你们两个以为是我的对手吗?”然越淡淡地说。

    “纵使不是你的对手,你想杀死我们,也不是轻易能成,与其两败俱伤,不如,你放我们离开。”皇甫冉说道。

    “不要求情,他还是杀不死我。”莫闲淡淡地说。

    “哈哈,你们以为还有机会吗?莫闲,我说过,你既然敢叛出阎罗殿,那么就要考虑到这一天。”然越哈哈大笑。

    莫闲刚要开口,异变陡生,皇甫冉陡然出手,狼牙棒幻出千般残影,从莫闲的背后出手,又狠又毒,眼看就要得手。

    莫闲回头一笑,皇甫冉顿感身子一紧,好像被缚住一样,不好,莫闲怎么现的?

    莫闲随手一剑,一声惨叫,黑烟顿起,皇甫冉居然挣脱了,不是挣脱,而是他牺牲了两个灵鬼,才借以脱身。

    狼牙棒当的一声,掉在地上,连狼牙棒都顾不上了。?.?

    皇甫冉面色刹白,在他的腹部,出现了一道剑痕,血液顿时涌出,他手一摸,黑光一闪,想封住伤口,但伤口又一次迸裂,原来,伤口有剑意。

    莫闲暗自叹了一口气,还是让他逃了。

    然越看到了,手上佛光起,一道佛光没入他的身体,将伤口的剑意驱出,伤口立刻肉芽丛生,一会儿之后,便完整无缺了。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皇甫冉脸色苍白的问道,同时,想收回狼牙棒,但狼牙棒没有感应。

    “你想取得我的信任,却不知道你自己根本没有突破空间的能力,却突破了空间,不得不让人起疑。”莫闲淡淡地说。实质上,这仅是一个方面,莫闲作为杀手,很谨慎,而且知道皇甫冉对他起了杀心,虽然他掩饰得很好,但莫闲对杀气异常敏感,谁叫他以前是一个杀手。

    莫闲说着,左手轻抚阴符剑,剑一声鸣响,皇甫冉陡然后退一出,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同时,身上一个暗影飘出,随即,一缕剑光像刺猬一样绽放,从暗影的身体心暴,一下子就将这个灵鬼化成青烟,袅袅升起。

    莫闲又杀掉一个灵鬼,莫闲没有想到,皇甫冉能用灵鬼替死,而皇甫冉却吓得魂走了二魂,刚才莫闲左手弹剑,以音杀术想趁皇甫冉精神不定时下手,不料只杀了一个灵鬼。

    皇甫冉捂着胸,面带惊恐地看着莫闲:“这是什么法术?”

    莫闲心叹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然越却在一旁说:“想不到你居然利用乐音,挑动天地间能量,这倒与紧那罗部的攻击有异曲同工之妙。可惜,你必定要死,一身所学可惜了。”

    紧那罗是八部天龙的一种,擅长利用乐音乐意攻击。∮,

    如此一说,皇甫冉还是感觉到不可思议,他虽出身遇仙宗,也算真传弟子,但终究见识不广,并不知道八部天龙有什么独特处。

    然越说罢,手往空一招,空波澜起,一面镜子出现在他面前,正是大千因果业力镜,此面镜子不仅可以从因果层面上追踪,而且,可以将因果作为一种武器,利用因果无孔不入,纵使敌方有强劲的护身法宝,也很难防得住。

    然越大千因果业力镜在手,眸子露出了冷意:“现在一切都该结束了,我且问你,大道修行,可有因果否?”

    镜子腾空而起,一道白光照了下来,正好照在莫闲身上,连龟甲的黄光都不能阻挡,莫闲心一突,好像身不由己,不由脱口而出:“大道修行,不昧因果!”

    然越希望莫闲回答大道修行,不落因果,或者不予回答,那么从前莫闲所做的事因果牵连,所有业力瞬间暴,以莫闲以前是一个杀手,业力足以一瞬间将他送入畜生道。

    偏偏莫闲回答的是:“大道修行,不昧因果!”

    大千因果业力镜立刻暴出一团精芒,莫闲顿觉眼前一变,旧日种种,都身临其境,各种因果具现出来,莫闲感觉到自己好像因果网一只小飞虫,无穷业力凭空而生,正是这种业力,让生命流转不定,可以说,只要造力,业力便推动生命生生世世循环不止,永无停息。

    就是佛也不例外,只有心灵无一物,业力失去了可寄托目标,才能解脱,故此,佛也在世间,不能违背世间规律,释迦牟尼曾说过:“服从生的规律的东西,必定服从死的规律!”

    佛也需要涅槃,进入不生不死的状态,从而在生死轮回的业力解脱出来,将四大假合的肉身抛弃,以不朽的法身成佛,不沾染一切,成就佛果,再以大因缘现世。

    而道家以道合真,大道因果,皆由道生,逆流而上,但也是不落因果,而是进入玄妙不可测的状态。

    故此,佛家有云:众生畏果,菩萨畏因。就是这个道理。

    莫闲目前不过是一个修行者,远没有达到佛家菩萨,也就是道家金仙的层次,当然不能逃脱这种因果的笼罩。

    大千因果业力镜,本是一件奇珍,在黑地狱,以它为核心,分割空间,制造出种种真实的幻像,它的来历,连幽冥教主都不知道。

    然越勉强使用它,并不能控制它,因为莫闲的龟甲短时间不能打破,然越才使用这种因果攻击,说实话,他也没有掌握。

    莫闲的回答却让一切归于正常,如果不是这个意思,谁想不落因果,或者不予回答,那种业力暴的后果,直接抹杀了今生,就是这样,大千因果业力镜毕竟是法宝,因果交错之下,业力震荡,莫闲也要受伤。

    偏偏莫闲此时身寄黑地狱,业力震荡却小了很多,莫闲又领悟到心光,他的身体经过阴风洞的炼体,又达到了血如铅汞髓如霜的境界,身体承受力大增,所以虽不好受,但并没有受伤。

    莫闲心像过了很久,但在然越的眼,大千因果业力镜只是白光照到莫闲身上,随接白光暴,便又退了回来,白光消散,莫闲分毫无损,然越像看一个怪物一样,眼充满了惊疑。

    就在之时,大千因果业力镜上面光华一闪,然越立刻看到一付情景,火坑狱,曹光大展神通,以纯阳剑丸诛杀佛缘和佛因。

    他眼光一凝,手往镜一抓,想抓住纯阳剑丸。

    在火坑狱,几个人正聚在一起,曹光祭起剑丸,化作一道数丈长的奇亮剑光,剑意凛然,杀气冲空而起,连火坑狱的空间都出现了波动。

    面前两具尸体,正是佛缘与佛因,曹光杀了两人,正要收回剑丸,突然空间伸出一只大手,洁白如玉,带着金光,直抓过来。

    “当心!”常玉叫道,手诀动处,火云箭腾空而起,炸出无数火花,直截了过去。

    其他人也反应过来,各种法器纷纷打出,纷纷击在大手上,大手时分时合,却再也抓不住纯阳剑丸,大手也变得稀薄。

    静音的如意珠护住众人,凛凛放着光,大手已经很稀薄,虽然一把抓在如意珠上,却再也没有什么威力,散作一阵旋风,消失不见。

    然越看了莫闲一眼,哼了一声:“回头来收拾你!”

    袖子一卷,将皇甫冉卷起,身影一闪,便消失了,莫闲虽不知道生了什么,心也松了一口气,他依仗着天生之宝龟甲与之抗衡,但他知道自己与然越差得远,时间一长,必定有失。

    现在他不知道什么原因走了,心一松,他也有所现,不要忘了,他寄身与黑地狱,虽然没有多大威力,也渐渐退出去那种状态,但然越的离开,却让他无意之感应到一物,正是阿鼻狱的镇狱之宝,一座小小的祭坛。

    然越一走,他立刻将手一指,无数雷电将落雨一样,凭空出现,正是他的神霄雷法,他感应到祭坛的所在,遂使出神霄雷法。

    在虚空,雷电所击,空间像潮水一样,现出一个小祭坛,呈正四面梯状柱体,四面绘着无数鬼怪在血焰挣扎,栩栩如生,好像下一刻这些鬼怪就要爬了过来,顶部平台上,树立着一个小鼎,鼎上满是浮雕,好像绘尽天下鬼物,各色各样的鬼怪,许多莫闲都没有听说过。

    祭坛一现,莫闲面前出现了一颗珠子,鬼灵现,化作一只黝黑的大手,直向祭坛抓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