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鬼手抓向祭坛,祭坛突然血焰喷,无数恶鬼蜂拥而出,鬼手一接触血焰,一声怪叫,缩回了阴珠。∮,

    莫闲一愣,他用阴珠开辟,寄托鬼灵,本来就是取巧之法,虽然可以使用大量的阴魂法术,但弊端也是很明显,调用和控制鬼灵有时不能如意,不像皇甫冉那样。

    眼看祭坛又要归隐,莫闲也急了,左臂一起,缚龙索出,一道淡红色光华闪起,血焰还有其恶鬼汹汹,但淡红色光华外面闪着细碎的电光,辟开了一条通路,血焰恶鬼一遇到淡红的光华,纷纷散作烟气。

    缚龙索一下子捆住了祭坛,缚龙索绷得笔直,电光和血焰相持起来。

    莫闲一见,手急收,但祭坛似乎有万钧之力,一点点往莫闲身前移,空间似乎不稳,莫闲着急也没有用,空间波动越来越大。

    莫闲在乾坤袋翻看,一颗珠子引起他的注意,是泥犁珠,是通过雾岚海时,如意蝓体内所得,集地底污秽和瘴气精华而成,却污别人的法宝。

    虽然莫闲还没有祭炼,但它也能污损法宝,莫闲心一动,这个祭坛也算一件法宝,那么泥犁珠能不能污损它。

    想到这里,泥犁珠出手,一下子便出现在祭坛上方,祭坛上方陡然出现一道黑光,是从那个鼎之出,无数抵御纷纷亮起,脱离了鼎,围绕着泥犁珠,空间出现了漩涡,通向那深不可测的地方。

    祭坛居然启动了,莫闲没有想到,在漩涡,出现上只白骨爪,一把抓住了泥犁珠,缩了回去,祭坛一下子平静下来,祭坛上飘然落下一张玉纸,无视龟甲的黄光,落到了莫闲手,同时,祭坛一下子变得轻松,缚龙索一下子把它拉到身边。¢£,

    莫闲顾不上细看,急忙将它和那张纸塞入乾坤袋,阿鼻狱由于镇狱法宝被收,空间立刻不稳,剧烈地摇晃起来,好像蛋壳一样,居然出现了丝丝裂缝。

    莫闲一见之下,立刻收了龟甲,手阴符剑立刻顺着空间纹理,一剑劈出,空间居然给劈开了一道口子。

    莫闲身影一闪,脱出了阿鼻狱,无巧不巧,正好跌入到黑地狱的底层,看到了智通和无藏尼,两人正坐在那里,琵琶骨被锁,身边无尽的符闪烁着,分分秒秒在抽着两人的法力,另外,还有两人,坐在一旁,身上明显被符封印,正是惠海和惠明。

    他一怔,智通和无藏尼及惠海惠明听到声响,以为然越回来了,抬头一看,不禁一愣,居然进来一人,手持宝剑,不是然越,智通和无藏尼不认识莫闲,但惠海和惠明却认识莫闲。

    惠海大喜:“莫道友,快打碎我身上的封印!”

    莫闲眼光一凝,眼睛之,似有无数符篆在流转,他看清楚了,惠海和惠明身上一条条光线纵横,再细看,却是无尽的符篆锁链,要是一般人来此,也许对此没有办法,但对身具砍柴功的莫闲来说,转眼间看出符之间的薄弱处。

    他轻笑一声,手起剑落,只一剑,惠海身上的封印锁链便一下子崩解,惠海站了起来,莫闲又顺手一剑,将惠明身上的封印锁链也给破除了。

    两人一起,惠海正要感谢莫闲,一群人从黑暗现身,阎罗殿的人,幸亏莫闲破除封印很快,快得出乎他们的意料,但阎罗殿的人也反应过来。

    莫闲忙对惠海师兄弟喊道:“你们挡住他们,我来给智通大师他们解开封锁。.?”

    智通大师摇摇头:“这位小兄弟,你们快走,我们被困在这里,每时每刻被身外的法阵抽着法力,送往黑地狱的各处,法阵异常繁复,恐怕然越会来了。”

    莫闲眼符流转,但对于他们的面前阵法,莫闲迟疑了,无数数不清的符篆互相交融,莫闲虽然看出几处破绽,但这几处一破,估计阵两人也将殒命,一时间,他难住了,砍柴功虽能破除眼前阵势,破除容易,但不伤人却不容易,砍柴功本身就是杀伐利器,根本没有想到这种情况。

    他陷入踌躇之,他心也在着急,却不知他先前收的祭坛,祭坛一收,黑地狱十八层,他们在十九层,也就是控制枢,并不算十八层地狱之,每一层地狱都有镇狱之宝,由大千因果业力镜总控,开辟十八层空间,并在主时空之外。

    莫闲收了阿鼻狱的镇狱祭坛,十八狱失失衡,一时间,十八狱震动,阿鼻狱收缩,空间出现振荡不已,根本不能如意控制,是以然越虽然在大千因果业力镜看见莫闲跌入十九层,却只能看着,而不能移入第十九层。

    然越先前把大千因果业力镜招走,智通和无藏尼也就不能把握然越的行踪,他们不知道然越暂时不能赶过来,当然,也不知道,他们暂时就被困在第十九层。

    然越卷着皇甫冉进入火坑狱,看到常玉、曹光,还有妙玉和静音,众人一见然越和皇甫冉在一起,常玉立刻脸变了:“师弟,是怎么回事?”

    “他识时务,已投降我们阎罗殿,你们几人困在火坑狱,还想垂死挣扎!不如学他,弃暗投明。”然越眼光一闪,他这一手,彻底断了皇甫冉的念想,甚至然越考虑,是不是放跑一个,让皇甫冉大名扬天下。

    他有点拿不定主意,在他心,这一行人已经死定,他们一死,并没有知道皇甫冉的事,让他回去卧底,是个好主意,但他心也不放心,因为皇甫冉是个标准的小人,贪生怕死,能背叛遇仙宗,也就能背叛阎罗殿。

    另外一条,就是让他本来面貌暴露在天下人面前,他的名声可谓臭了,但却给阎罗殿带来好处,有个遇仙宗的人,投入阎罗殿,证明阎罗殿的正义之处。

    然越这么一说,对面几个人的脸都变了,常玉道人更是大怒:“皇甫冉,师傅收你为徒,待你不薄,你居然敢叛宗!”

    皇甫冉脸上惭愧之色一闪而过,换了另一副嘴脸:“师兄,你不想想,我们为什么替佛门人出头,能得到什么,与其送了命,还不如识时务为俊杰。”

    “我不是你的师兄,遇仙宗也没有你这个败类,我替师傅清理门户!”常玉道人怒上心头,手诀一指,身后火云箭如烟花一样暴,直向皇甫冉射去。

    皇甫冉哼了一声,诸天鬼神变煞诀立刻上身,虽然损失了大灵鬼,气势不能弱,身上立刻鬼气森森,手指上绿黑二色浓烟起,化出无数的鬼头,呼啸而上,挡在面前。

    火云箭被鬼头围着,立刻变得缓慢。

    妙玉看见,手出现了海灯,指头一弹,一朵灯花飘然而出,眼一眨,投入鬼云之。

    然越看见一盏灯出现,见妙玉手指一弹,一朵灯花似慢实快,转眼之间,没入皇甫冉的鬼云之,手孔雀立刻上前一刷,一道红光立刻成墙,灯花也正好暴,轰的一声,精芒四射,四周烟云一扫而空,如山的火焰暴,皇甫冉一声哼,脸色苍白,但在红光护卫下,什么事也没有。

    然越冷笑着和皇甫冉站在一起,很轻松地防住了灯花的爆炸,而皇甫冉虽然灯花没有伤到他,但因为鬼云被破,受了反噬,眼光凶狠地盯着了妙玉。

    “海灯!?”然越诧异地看了妙玉一眼,又看了静音师太头顶上的如意珠,笑了:“看来幻化宗真富有,被我收了小定海珠,现在又出现二件法宝,马上就不属于你们了。”

    手孔雀翎开始散出五色毫光,就在这时,曹光祭出了纯阳剑丸,剑丸一出,剑气冲霄而起,然越心一阵毛骨悚然。

    不好!他身体一晃,人就消失,纯阳剑丸化作一道剑光,似乎要斩破一切相,但人消失,旁边的皇甫冉只受了剑光波及,一声惨叫,化成黑烟,在远处现出身来,他又被斩去一个灵鬼,肩头之上,鲜血淋漓。

    皇甫冉脸色苍白,眼睛充满了恐惧,他抬手往肩头一抹,手上烟气起,却不料肩头又“澎”的一声,残余剑气炸出,把他的手炸得满是鲜血。

    他手烟气又起,手上被割开的地方,肉眼可见,肉芽蠕动,很快就又变成好好的一只手,再次烟气起,往肩头上一抹,这回没有什么剑气,肉芽蠕动,很快就完好如初。

    就在曹光指挥剑丸,追着然越而去时,然越头上升起二十四团精芒,祥光万道,瑞彩千条,一层层诸天似乎展开,纯阳剑丸能斩一切境相,但要挥纯阳剑丸的威力,需要修者有足够的法力,而这一点,恰恰是曹光的弱点。

    剑光斩破了一重天后,再也不能前进,然越露出了笑容,手孔雀翎扬起,就要刷下去,就在这时,黑地狱陡然震动起来,然越顾不得收取剑丸,忙取大千因果业力镜,望其一看,镜立刻显示出祭坛为莫闲所收。

    不好,还没等他有所动作,纯阳剑丸却被曹光收了回去,随后,更大震荡随之而来。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