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以天妖星上语言说出,话音刚落,陡见一株桂树从他脚下伸上来,转眼功夫,已亭亭如盖,托住了他,一个声音在他内心想起:“贵客上门,不好意思,这里只是业室,以桂树为引,贵客不要慌张!”

    脚下桂树绿光一闪,莫闲只觉眼前流光起,无数种颜色在流逝,接着落在一处宫殿上,放眼望去,宫殿外流淌着金色的火焰,莫闲一愣,这是什么地方?

    有侍者前来:“圣皇有请!”

    莫闲问到:“是哪里位圣皇?”

    “你进入大殿就会知道。”侍者答道,莫闲跟随侍者,向正殿走去,整座宫殿呈亮黄色,好像是一种天才地宝太阳玉构成,上了九百九十九级强阶,侍者高声传道:“莫闲带到!”

    大殿中传出另一个声音:“宣莫闲上殿!”

    莫闲进入宫殿,此宫殿中向上看去,无数星云在缠绕,低头看去,脚下却是天妖星的景象,正中是天妖星,周围却是天妖星上热点事件,莫闲看到,在横绝山脉,他和方亦竹亦在其中,莫闲看到这幅景象,心中已明白。

    抬头向上看去,宝座上是一团烈焰,烈焰之中,一头金乌在酣睡,当莫闲看向他时,他陡然睁开的眼睛,光焰一收,一个头戴冲天冠,身穿明黄色的人出现,莫闲一下子恍然,是在太阳上,所谓圣皇,就是眼前这只金乌。

    能在太阳上,隔绝着这样的空间,能与碳基生命处于同等温度和重力情况下,而使碳基生物并不感到热和重的感觉,要知道身处太阳上,温度也好,重力也好,还有压力等方面,都异于行星上,虽然莫闲自从修行执中炼体术以来,已不畏惧极端的恒星环境,不过光这份控制环境的能力,就远超莫闲之上,甚至超过了莫闲所能见到的修士,直接不似凡间之物。

    “莫闲见过陛下,不知此星是陛下的范围,冒昧之处,还请陛下原谅!”莫闲一躬说。

    “你倒是知微见著,能看出我的布置,我见你们的法器,横渡虚空,看来,你们也是开灵之物,你们叫自己是什么,是后天开灵,还是先天开灵?”金乌皇说。

    “我们自称为人,据考证,是猿进化而来,属先天开灵之物,我们修行称为器修,取形之上为道,形之下为器之意。”莫闲说。

    “你修行很奇特,来此是化身?”

    “正是,我感到空气中有一种分子,能启迪智慧,增强体力,我便依传说取名为帝流浆,传说此物能使生灵化妖,传说中帝流浆出自月亮,也就是行星的卫星,为了谨慎起见,故出化身想一探究竟。”

    “不错,你化身应该达到元神显现的程度,掌握了一种或数种法则,但修行很奇特,充分发掘生物的生命本源的神通,不过修行一种火焰。”

    “我们器修穷搜自然,目前创立多种门派,最基本包括四种,即算学、物性学、物化学和万灵学,每门之中,又分为若干,我修万灵门中的天演录,以生命的细微遗传物质生命符箓为基础,在此基础上发挥,我的火焰是早年修习另一门,物性中的焚阳学所致,后来发现万灵学更接近我的本性。”莫闲说。

    “焚阳学,听其名好像与火有关?”

    “焚阳学实际上是一种统计方法,它研究物体的热的方面,从微观层次来说,不过是微粒速度的体现,但在宏观方面的理论,却不能一个个去研究,对浩如星空中星体数的微粒来说,只能从总体的来研究,得出相应的法则,通过法则来调整动自然,说与火相关也不错,火不过是一种发火发热的外在体现,是能量外放的一种形式。”莫闲说,金乌皇也充满了兴趣,这也算一种论道,从完全不同的角度来对同一事物来认识。

    “我脚下的这颗恒星发光发热,从我的角度来看,这是太阳真火,用你们的观点来看,什么使恒星能发光发热?”金乌皇饶有兴趣提出一个问题,他想听听所谓的器修究竟到了什么地步,虽然同一事物可以有各种解释,但正确的解释不过是名词和角度的不同。

    “恒星的能源问题,早已解决,像这样一颗恒星,最早有人以为他是一堆煤,但发现即使是煤,也只能燃烧数千年,而且煤的燃烧也是需要氧气,毕竟它们属于物化过程,后来经过无数人的研究,终于提出了恒星能源来源于核聚变,物质分为分子、原子,其下还有结构,分子是物质之所以为该物质的最小量度,就像水之所以为水,到水分子这一层,再往下细分时,就变成的氧原子和氢原子,不再为水。原子种类很少,我们只发现一千多种,依据其原子核中的质子数不同,又归成一百多种,我们称之为天序表。而恒星的能量来源,相宇学最终解决,它是物质转化为能量,两个氢原子聚合成一个氦原子,损失部分质量,转化为能量,这便是恒星能量来源。”莫闲看着殿外流金般的火焰,时时有日饵升起,延绵数十万公里,异常壮观。

    “果然是一种很好的解释,我用了数百万年的时间,自从我在太阳中诞生,便思考这个问题,终于悟出了太阳真火的成因,虽然说法不同,倒与你们悟出之理同样,我是从本身出发,视线跨越了极细微和极宏大,才看见这一现象,你们发现这一法则,用了多长时间?”金乌皇问到。

    “这不好说,人类已诞生有近千万年,但思考这个问题,恐怕只有数千年,毕竟生命大部分时候为生存奔波。在器修之前,人们并未留意这些现象,便以神话解释,连太阳存在多久也搞不清楚,只能是猜想。但到器修时代,一切都得有理有据,特别是实验为依据,取自然之更有为己用,要扫器修算,大概千年左右。”莫闲说。

    “果然了不起。”金乌皇说,“我打一盹,也许过去了几千年,我闲着无事,便心血来朝,于是便有了你看到的星球妖星。”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