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假两日,从明天起,11日和12日两天,今天把存稿一齐发出!)

    东方透过一缕紫气,莫闲口一张,吞下了天地自然生成的第一缕紫气,细细品味着这缕带有勃勃生机的紫气,这缕紫气与别处不同,带着一缕暴阳的气息。莫闲感受到这缕气息,与正常情况不同,莫闲略有所思,看来此是双阳带来的。

    方亦竹也是一夜没有睡,见莫闲吞下天地间第一缕紫气,笑到:“你吸收天地间第一缕紫气,有什么感觉?”

    “虽是天地间第一缕紫气,可是阴阳失衡,看来只有最长夜之后那缕紫气才是正宗,三日中有一次,不知怎么样?”莫闲说。

    “反正还有一些日子,可以印证,今天是不是要准备一下,迎接一波敌人来袭?”

    “没有必要,他们再多,对于数百里的山林来说,不过沧海一粟。”莫闲淡淡的说。此时,三妖也分别出了各自的茅屋,莫闲看了他们一眼,有些奇怪,问道:“你们门中有没有采取天地间第一缕紫气的习惯?”

    “天地间第一缕紫气?”三妖显然是第一次听说。

    “那就算了。”莫闲说,心神合于山林,他没有合于大阵,而是取了合于山林,他从山林角度来观察,而不是从大阵中观察,天地间一切都呈现在他的心灵之中。

    一支妖兵蜿蜒而来,他们是晋鹏妖王派出的,来查看妖星情况,而且得到了一个命令,剿灭横绝山岭中羽人部落,对于可能有妖星祸乱世间,对他的王权产生影响,只要有这种可能,他就把他扼杀在萌芽状态,至于有没有伤及无辜,他根本没有考虑,执掌天下者,不可能有妇人之仁。

    在不知不觉间,军队陷入大阵之中,事先根本没预兆,为首的将领洞平骑在金睛犀牛上,手执厚背开山斧,隐隐闪着灵光,是一件神兵,手下五百名妖兵,分为五部,每队一百人,在地面只有四百人,天空飞着一百人,这群人是背生双翼,却不是羽人,而是一群枭人,在天空之中,手执弓箭,箭支上隐隐有灵光;地面上分为四队,开路的一队是力大无穷的熊巨人,手执开山斧,身披铠甲,横冲直撞;在两侧却是轻灵的狼妖等,手中握着长枪,身上却是轻便的皮甲;后面是压阵猪妖,握着朴刀,杀气腾腾。

    进入大阵后,首先发觉不对是天空中枭人,他们一低头,发现自己和大部队走失了,这可是要掉脑袋的事,领头的枭人立刻慌了,当即命令分成五组向四面八方搜寻,他们不知道,自己陷入阵中,早已被大阵迷住了神志,只是在原地打转。

    地面上起了一层薄雾,等薄雾散尽,洞平再看时,手下的妖兵一个也不见了,只有他一个正孤零零骑在金睛犀牛上,周围都是树木,他可以肯定,刚才没有这么多树,他隐隐明白,可能陷入一个大阵中,他久经战阵,并没有慌,身上的铠甲泛起了乌光,铠甲起了变化,肩肘膝等部位出现了长长的尖刺,与此同时,他的眼中出现幽幽碧光,这是一种他的破幻妖眼,向周围看去。

    莫闲正在密切关注他们,见他眼中闪烁着碧光,看向四周,一举手中斧,脚下一磕,金睛犀牛身上灵光大盛,直向面前一棵树冲去。莫闲眉头一皱,手中法诀一施,在洞平的眼中,突然周围无数线条带着玄妙的动感像烟光暴发一样,他猛然停了下来,大喝一声,手中斧狠狠地砍出,灵光大作,一斧之下,树消失,大阵起了变化,那处结点是被他破掉了,如果是这个星球上的阵法,应该被破掉。但这几百里的大阵,是绿星算学中精华所成,而且主要是分维学,分维学又名分形几何,最擅长的就是全息理论,它的每一个部分都是整体,破坏它的一点,并不能引起它的崩溃,相反,大阵似乎有生命一样,自行修复。要是没有这样的功能,数百里的大阵,意外情况太多了,要是一般阵法,早就崩溃了。

    何况仙盟都布过上千万里的大阵,可以说,算学在仙盟远比其他文明发达,最起码在莫闲所见识的文明中,没有一个文明可以与它相比。

    洞平一斧头下去,虽然他看出了局部结点,也破除了局部结点,但他却陷入危机中,斧头一落,树消失了,一股无形的大浪急涌而至,力量是如何之大,就算他身上有铠甲,也在一瞬间灵光消散,他又大喝一声:“开!”,总算抗过了。

    莫闲对方亦竹说:“你看出来,他修行什么类别?”

    方亦竹沉思了一会,三妖此时也站在一旁,他们看着五百士兵像没头苍蝇一样在阵中乱转,那群熊妖见到树就是一斧,但往往砍空,不过在他们看来,一棵接一棵树木倒下,渐渐和其他人失去联系,变成孤单一人,其他人亦是如此,完全迷失在大阵之中。

    “他修行应该是炼体,用的兵器不下于法宝,甚至法宝在他面前都要吃亏,一身功夫都在力气上。”方亦竹说。

    “不错,他走的完全是炼体术,就是妖婴在他面前也不敢和他近战,看来,他的炼体术比你们的功法都高明,只是他的变化没有你们那么多。”莫闲这话是对三妖说的。

    修杰冷笑道:“一介武夫而已,不过是力气比较大。”

    “你看不起他,你近战不会是他的对手。”莫闲看了修杰一眼说。

    修杰哼了一声,不再说话,他又不呆,他在阵中,没有看出阵的结点,修杰却看了出来,修杰的眼色比他高明。

    “你们这个阵究竟有多大?”芸香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她见数里之内的妖都陷入阵中,而莫闲没有用法术查看,方亦竹却用法术水镜术拉出了无数分镜头,足足有数百个,好似一个个窗口,方亦竹随手点出一个,看了一眼,又点开另一个,手一抹,一个窗口移开,另一个窗口出现。

    “不大,也就是几百里范围!”方亦竹不在意的说。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