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假二日,11日和12日,今天把存稿一起发出!)

    莫闲明白后,手一挥,一股旋风起,将洞平卷走,正好落在金睛犀牛身上,他睁开眼睛,抬头望望四周,刚才不是有光带来,怎么一眨眼功夫,周围一切都停止了,看看身上,伤痕还在,知道这一切不是做梦,没奈何,只得驱动金睛犀牛,直往前闯,奇怪的是,刚才的攻击这回没有一点影子,但在茫茫林海中穿行,自己带的妖兵一个没有看到。

    在林中转了将近一天,天色已晚,他终于翻身下骑,坐在一旁,思考着。天空之中,月色皎洁,另一轮血月在地平线附近,天空依然像黄昏,但莫闲明显感到与昨日不同,方亦竹也感到了不同,两人施展法术,将他们与三妖隔开,三妖早就进入茅屋去炼功,没有留意他们的动作。

    “空气中帝流浆浓度上升,三天一个周期,以今天为最高。”莫闲沉吟到。

    “好像是的,你有什么感觉?”方亦竹看着手中仪器的读数,问了一句。

    “这种分子能够激活身体中的生命符箓的表现,使生命产生进化,对人的影响不太大,也能影响人的智力和体能,使之优化,但从生物角度来看,对生物影响更大,虽然进化不是确定,但生物成妖的几率大为上升。”莫闲说着,又深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在夜晚浓度高一些,特别是有月光,很像智能生命设计,难道真有背后的黑手!”

    “你是说,这颗星球是一个文明的实验场?”

    “有这种可能。”莫闲看了一眼月亮,陷入沉思之中,过了一会儿说:“芸香那日使用了妖文,她是机缘所得,她师傅可能都不会,背后黑手在什么地方,在这颗星球上,还是在月亮上,亦或与我们一样,直接来自太空?”

    “想不通就不要想,我们来此考察,不是一次就能弄明白,只是这个背后的黑手对我们会怎么样?”

    “这个不好说,连他们是谁都不能弄清,不知道他们品性如何,不要忘了,一年多前,天魔之事。但到现在,他们都没有动,一是他们根本不存在,或是没有看见我们;一是他们也在考察我们。如果是第二种,那他们还是有理性,发出通信,告诉母船我们的发现和猜想,防人之心不可无。”莫闲说。

    “好的,我这就和母船通讯,你说的不错,防人之心不可无,也给越道友他们提个醒,顺便通讯给他们,他们混入妖群中,不知有没有发现这一点。”方亦竹说,莫闲点头,方亦竹自去和他们联系。

    莫闲看了一下阵中困住的众妖,洞平正坐在一棵树下运功,他都没有感觉到,他已被人塞了一套新功法,而是以为在实战中,自己想通了,这也是他的功法变化不大,他下意识的认定是他自己改进了功法。

    他的体内洪流滚动,冲刷着他的身体各部分,空气中帝流浆缓慢随呼吸进入他的身体,改变着他的身体强度,也在改进着他的智慧,虽然极小,但聚沙成塔,这也是他认为自己改进了功法的原因之一。

    众多妖兵也在修炼,虽然看不见别人,但夜晚来临,也没有什么事做,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不知什么时候,攻击停了,只是走不出去,夜晚又来临,月光下,森林分外安静,劳累一天,他们不觉进入功境之中,好在他们明白,敌人虽然把他们困住,却没有伤害他们的意思,要不然早就下手,他们倒是希望自己被擒,但敌人就是不动。

    三妖也进入功境之中,三妖有点自暴自弃的感觉,反而将事情看来,他们倒是定下心来,修炼起修改后的功法。既然敌人要他们修炼,他们就修炼,而且,功法比原先的质量高得多,他们也没有看出的什么陷阱,他们配合得很好。

    方亦竹将信息发了出去,过了一会,收到了回音,他们都很好,莫闲得知情况后,心中放下心来,他与方亦竹也进入各自茅屋之中,在茅屋外布下禁制,莫闲的化身又一次出现,他要上月亮上一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莫闲并没有和方亦竹说,他悄悄地出了化身,化身也是元神修为,而且修行的是天演录,而本尊却修行的是黄庭之道,虽然也融入大量的器修之术,但根本上是黄庭之道,并且,他的肉体还修行了执中炼体术,就凭他的肉身,可以说就没有人能动得了他。

    化身排空驭气,直向月亮而去,转眼之间,已入高空,估算了一下之间距离,身形消失,再出现时,已是破开空间而出,眼前一轮明月已经占满的视角,回首再看天妖星,已呈现一轮较大的明月,虽然表面上依稀可见大陆的地形,蔚蓝色的星体在天空中很娇艳,他的心中莫名有一种感动,好像要好好珍惜它,在四十三光年外,才有生命的星球。

    他惊异地发现,月球并不是荒芜一遍,依稀可见中央一块有绿色,好像有宫殿群,越是靠近月球,灵气逼人,在真空中传递着一种信息,居然是一种符箓,莫闲本身是符箓大师,可以感受到符箓,它是正八边形,虚无飘渺,经过漫长的距离,到达天妖星,在符箓作用下,居然实体化为一个个分子,莫闲终于明白了帝流浆是怎么回事,他闭上眼睛,无数符箓大潮浩浩荡荡,符箓不仅是八边形,还有许多细微的线条,像琴弦一样在振动。

    莫闲将之结构记住,内心更是明白,原来如此,符箓分为二部分,一部分是分子的模型,而另一部分却是以信息为载体,调动其他物质结成分子,这已是一种造物手段。

    莫闲一到,月面发生了变化,宫殿和绿树一瞬间消失,莫闲看得出,他们并没有消失,而是被一种大阵掩盖。

    看来主人发现了他,既然主人发现了他,他高声说到:“莫闲考察此星,发现人为设计的痕迹,冒昧前来拜访!”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