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荡一起,空间明显出现了裂缝,众人不知生了什么,然越却脸色大变,袖子一卷,变得无限长,一把卷起皇甫冉,他一瞬间消失,他要赶回第十九层,但空间已混乱,他不仅没有到达第十九层,反而到了第一层拔舌狱。⊥,

    眼见得无数长舌的恶鬼惨嚎着扑了上来,想避开刑罚,但冥冥之,似乎有无形钳子存在,舌头被拉得笔直,就是这样,恶鬼看到了两人,死也要将两人拖下水。

    皇甫冉一见,就要出手,他刚张开嘴,想喝一声,却不料一开口,还没等他喝出声,舌头似乎被钳子夹住,喝声变成了惨叫声,他感觉一股力量在拔他的舌头。

    他的眼前出现了幻觉,两只大鬼正在握住钳子,死命的拔他的舌头。

    然越看了他一眼,随手一甩,他顿时清醒过来,现自己一切依旧。

    然越却一脸阴沉,皇甫冉不知道怎么回事,然越现自己没有回到十九层,却进入了第一层拔舌狱。

    空间全乱了,大千因果业力镜依然可以看到其他人,但却不能如意传送,然越心有些明白,大概是十八狱失衡。

    虽然他黑地狱对他来说,根本构不成威胁,但出不去是个事实。

    空间又一股浪潮涌来,他随手一刷,却碰到一物,黑红的光华顿起,是一只钳子,拔舌狱的镇狱之宝。

    然越没有想到是这件东西,后退了二步,它已离开了它的位置,被然越一刷,顿时消隐。

    空间猛然一亮,然越只觉眼前一花,眼前大地上无数刀枪剑戟等兵器,上面挂满了人,却没有死,一个个呻吟着、咒骂着、哀号着,各式各样,他们被随机移入刀兵狱。

    远方大地上,四象阵笼罩,里面两人,正是子渊和子常,他们已经困在这里有天之久,虽然子渊的追风剑追风逐电,但在刀兵狱,御使宝剑,显得异常吃力,所以他干脆和子常在一起,只是间隔出剑,抵御着刀兵狱不时冒出的刀剑。???.?

    子渊和子常都快绝望了,就在前不久,大地出现了震动,不仅是大地,连空间都出现了震动,刀兵狱威力寺增,无数厉鬼惨嚎声骤然加剧,子渊感到一股大力要夺走他的追风剑,急忙凝神定气,才将剑牢牢的控制住。

    心也庆幸,自己将子秀的追电剑早已收起,不然的话,追电剑肯定会被这股力量夺走。

    空偶尔出现了裂纹,子渊和子常大喜,他们看出来,那是空间裂缝,虽不知道生了什么,但黑地狱生了变化,他们出狱有望。

    远处的天空又出现两人,子渊眼尖,看见两人,一个他们认识,正是皇甫冉,而另一具他们不认识,一个非常妖艳的男人,他们都将他误认为是女子装扮。

    他们来的时候,没有这个人,怎么会和皇甫冉在一起?

    然越也看到两人,他现在没心思和两人纠缠,不过,既然是敌人,那就给他们添点麻烦,在乾坤袋,找出一剑,正是白猿道人的白虹剑,随手一甩,飞剑划出一道炫目的白光,刀兵狱,名符其实,白虹剑一出,然越并没有祭炼,要抹去白猿道人的烙印,然越没有时间,因为白猿道人还没有死。

    干脆就利用刀兵狱来消磨其烙印,同时也给两人增加凶险。

    剑一出,立刻引动刀兵狱刀兵反应,一道白虹身后,无数刀剑等物蜂拥而来,直向子渊他们飞来。

    甩出了白虹剑,然越又一刷,五色毫光一闪,两人消失在刀兵狱,皇甫冉感觉身上一寒,进入寒冰狱。

    子渊见两人消失,无数刀剑涌来,许多上面还挂着人体,人还没有死,痛苦的嚎叫着,这个人的恶意明白无误,生了什么事?皇甫冉究竟怎么了,两人心升起巨大的疑问。w●

    子渊手一指,追风剑呼啸而出,先敌住这口剑再说。

    刀兵狱气息侵蚀着白虹剑白猿道人的烙印,白猿道人正在祭炼大日轮珠,还有二日,就祭炼成功,到时管教黑地狱大放光明。

    绿如在一旁护法,突然之间,白猿道人身子一颤,差点祭炼的大日轮珠出了差错。

    绿如一惊,知道他在炼宝,不好打搅,白猿道人心明白,白虹剑出现了变顾,心念涌出,在刀兵狱,子渊的追风剑刚要碰上白虹剑,突然白虹剑一个转折,破空飞去,将不稳定的空间贯穿一个大洞。

    白虹剑的表现令子渊和子常困惑不解,两人见此,立刻升起遁光,子常连四象阵都来不及收,随着白虹剑后面飞遁而出。

    白猿道人本以为白虹剑是由然越祭炼的,才触动烙印,他一收宝剑,本来是临时挣扎,让对方不好祭炼白虹剑,谁知一催白虹剑,白虹剑居然飞了起来,他一喜,分出部分精神,收回白虹剑。

    本来黑地狱如果不出现混乱,白猿道人根本收不回这口剑,他也知道这点,黑地狱显然是阎罗殿高人所开辟,它根本不在正常空间内,而是如洞天一样,虽不及洞天那么完善,空间之间的间隔让白虹剑没有能力返回。

    毕竟白虹剑打破空间壁垒不是那么容易,谁知黑地狱因为失去阿鼻狱的镇狱之宝而变得混乱,黑地狱在调整,它们之间的空间壁垒不用打破,自己就出现了裂纹,所以白猿道人一收白虹剑,白虹剑居然响应。

    子渊和子常见机快,立刻跟着白虹剑遁出,白虹剑一连穿过几道空间壁垒,轰的一声,出现在荡天山的一处洞前,跟在其后子渊和子常也出现在荡天山。

    绿如正在护法,见外面飞来一道白光,刚要出手,白猿道人开口了:“丫头,不要拦,是我的白虹剑!”

    “爷爷,你的白虹剑怎么飞了回来?”

    “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我试着一收,就这么收回来了。”

    “难道那个小明王怕了你,故意让你收回来?”

    “听说小明王很骄傲,怎么会怕我,不对洞口有两人!”

    绿如一听,立刻化出阴魔化身,出现在洞口,子渊和子常一愣:“绿如姑娘,你怎么在这里?”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双方几乎同时问,绿如定了一下神,将自己的经历一说,当听说到白猿道人在洞祭炼大日轮珠,子渊和子常明白了,那口剑是白虹剑,落入小明王然越之手,看来,那个看起来像女子的人,就是小明王然越。

    两人也将自己经历一说,直到跟着白虹剑出来,绿如一听,问道:“你们有没有看见莫大哥和其他人?”

    两人摇头:“我们一进入黑地狱,便与你们分开,然后便陷入一片刀兵的世界,如果我没有猜错,应该是刀兵地狱,根本不知道他们陷入什么地狱,我们商量一下,该怎样救他们。”

    “不用忙,爷爷说了,他祭炼大日轮珠,能让黑地狱大放光芒,光明一现,地狱就不成地狱,到时候,我们再去救人。”

    “好,我们在这里等着,奇怪的是,皇甫冉怎么和小明王在一起?”子渊说。

    “他和小明王在一起,是被俘还是背叛?”绿如也陷入沉思,如果是背叛就好了,莫大哥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杀他。

    “不管怎么说,我们从最坏的角度考虑,防范皇甫冉,但不要杀他,最好能俘虏他。”子常说。

    子渊点点头,目前从最坏角度考虑,能够减少不必要的损失。

    “白猿前辈还需要多长时间?”

    “大概两日。”

    “我们就等两天,希望里面的人能支持两天。”子常叹道,他倒没有怀疑黑地狱出了问题,以为他们能出来,全是白猿道人的功劳。

    黑地狱十九层,惠海和惠明大展神通,特别是惠明,完全展现出一个佛门护法的实质,身形幻化,成为两头四臂,两根盘龙棍如风车一样,浑身金光,像一个杀神,碰着死,挨着亡。

    惠海盘坐在地,身上佛光现,手印一动,成法镜印,凭空出现一面镜子,周边无数天众等一起加持,一道镜光,照到惠明身上,惠明便成了两头四臂。

    惠明的神变意变如成,都不需要惠海以法镜印加持,能变化成头八臂,足下莲花托起,是无上的佛家护法神功。

    莫闲陷入沉思之,眼符篆一层层出现,但他并没有完全陷入状态之,在敌人环绕,他要留二分力。

    果然,一个和尚躲过了惠明的棍子,到了莫闲的背后,一杖像莫闲打去,莫闲随手一弹阴符剑,和尚大叫一声,身体一顿,口一口鲜血喷出。

    幸亏莫闲不是全力,他才保住了一条命,但随后剑光闪起,莫闲头都没有回,剑看起来向身后一划,却正和尚的咽喉,和尚禅杖落地,手捂着咽喉,倒了下去。

    他想不通,明明他以金刚护体法护身,身外无形金刚环立,怎么会剑,而且,破开了他的金刚不坏之身。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