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元旦快乐,新年好!由于放假期间,临近春节,事务较多,更新可能不稳定,但保证最起码一天一更!)

    不一会,就肃清了残敌,莫闲还在沉思,他眉头死锁,惠海见到他这付样子,不由地说:“莫道友,有什么困难?”

    “可以解开这里锁镇,但这些符咒已与两位前辈相互融合,我破除了符咒,两位前辈也难幸存!”莫闲说。?◆??网.★

    “这!”惠海本不擅长这些,听到此话,不由得焦急。

    “小友,我们情况我们知道,你们往是快走吧,这些符篆已与我们血肉相连,不停地抽取着我们的法力,用以支撑黑地狱的运行,我们两人成了黑地狱的法力源,根本不能离开这里。”智通说道。

    “什么?”惠海和惠明眼睛都红了,想不到他们的恩师居然被黑地狱作为法力源。

    惠明怒吼一声,身上气息节节攀升,居然没有惠海的帮助下,轰的一声,又长出一头和双臂,手棍一扬,身下莲花一现,就闯到智通的面前。

    还没等他威,智通身前一层层符篆亮起,一股无比的大力将他抛飞出去。

    “住手!”惠海叫道。

    “没有用的,痴儿,你是与师傅作战,这些符篆借助师傅的法力,根本不是你能抗衡的,还是快走,不然,然越回来,你们就走不了,记住,不要再来救我,把上座部扬光大。”智通平静地说。

    “师傅!”惠海和惠明跪了上来,眼含着眼泪,师傅就在面前,看得到却救不出来,让两人恨自己的无能。

    莫闲依然在观察,看到无数符篆在流转,从近而远,一丝丝精纯法力从两人身上源源不断向外流去,伸入看不见的空间。

    他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对智通和无藏尼说:“两位前辈,晚辈虽不能根除你们身上的符篆,却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惠海像看到了一线希望。

    “我能斩断两位前辈与黑地狱的联系,但不知后果如何?”

    “会伤到我师?”

    “不太清楚,两位前辈的身体已适应法力外流,如果骤然斩断,恐怕会有所不适,应该不会丧及性命。”莫闲想了一会说道。

    “小友,你尽管放心施展,老衲既然送命,也好于在这里坐牢。”智通说道。

    莫闲将目光投向无藏尼,无藏尼也笑了:“小友尽管施展,一切该有定数,阿弥陀佛!”

    在众人的期待的目光,莫闲后退了几步,闭上了眼睛,再睁开眼睛时,目光之已无一点人的模样,平静如镜,但目光深处,无数符篆在流转。

    “呛”的一声响亮,阴符剑飞了出来,莫闲伸手,轻飘飘一剑斩下,空陡然亮起一层又一层符篆,紧紧相勾连,似乎无数奇特的丝线。

    莫闲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剑顺势而入,他没有用一丝法力,但在四人看来,剑似乎一瞬间绽放出耀眼的光辉,一层又一层符篆展开,剑以一种玄妙的轨迹,以无厚入有间,根本没有什么声音,但众人听到物体的碎裂声。

    智通和无藏尼身体陡然鼓了起来,又随即瘪了下去,两人口一张,喷出了一口血,十八层地狱也剧烈的波动起来,在第十九层的四人,也感到如在风浪,颠颇不已,

    又一声大响,空间出现无数的裂缝,一件件镇狱宝物都现身,散出种种光芒,十八层地狱似走马灯一样现在面前,火坑狱,曹光一瞥之下,透过空间裂缝看到了莫闲等人,他眼疾手快,祭起了纯阳剑丸,冲天剑气将空间裂缝扩大,静音师太一见,喝了一声走,如意珠裹着众人,闯入十九层。???.★

    在寒冰狱,本来震动已平静下来,然越正利用大千因果业力镜观察,寻找切入点,准备返回第十九层,刚有了一点头绪,蜃寒珠出现,寒气大盛,接着空间剧烈振荡,却如他正要跨起空间,一下子移了过去,目标本来是第十九层,却偏偏这时候出了例外,眼前一花,却出现在舂臼狱。

    迎面一个石杵冲了下来,皇甫冉不由自主手一动,一道灰光迎了上去,但灰光一碰到石杵,立刻消散,然越轻轻一挥手,一切石杵都退了,然越淡淡地说:“你用鬼气想抗衡石杵,却不想想这是什么地狱,舂臼地狱,一切鬼魂都被舂成齑粉,然后,业风一吹,又重生,无穷无尽地受苦。”

    皇甫冉放眼望去,见无数舂臼在舂着鬼魂,鬼魂的惨叫声上冲云霄,大地之上,一排排舂臼,都有一个鬼魂,鬼魂想逃出来,哪里可能。

    皇甫冉不由地打个冷战,然越又一次望向大千因果业力镜,镜浮现出十九层的情景。

    在十九层地狱,莫闲看到曹光他们穿过了裂缝,到了跟前,一看没有绿如,他心往下一沉,此时,地狱十八层已经消隐。

    莫闲不通推算,如果这次回去,一定要学会一门推算法,《易经》虽然知道,但他并不通推算之法,绿如她在哪里。

    静如和妙玉看到了无藏尼,此时两人已经站了起来,身边符篆已经缩回了身体,两人虽能够行动,不过一脸苦笑,虽有法力,却被符篆锁上,跟常人一样。

    但两人还是谢谢莫闲,莫闲不好意思说:“我只能做到这个程度,不能解开你们身上封镇。”

    “不要紧,能够重获自由,便是了不起,也许是佛祖对我们的考验。”智通说。

    静如和妙玉立刻来到无藏尼的身边,问明了情况,此时,莫闲也像曹光和常玉道人打听绿如的下落,听说根本没有和他们在一起,莫闲心顿起希望。

    常玉道人听说了智通和无藏尼的情况,也皱起眉头,他不是子常,对阵法只有粗浅的了解,估计就是子常来了,也不一定能解开,莫闲是因为他的砍柴功,对万物有一种直观的认识。

    “我们先离开这里。”智通说道。

    “怎么离开?”曹光问道。

    “有种方法,一种破开地狱空间。”智通虽能身上法力被封锁,但见识还在,“这里是阎罗殿大能所开辟,名义在天荡山,实质并不在天荡山,人工开辟的小空间,只要法力足够,便可以破开空间,回到天荡山。”

    “要怎样的法力?”

    “佛家修为得到果位,而道家修行,大概比金丹略强。”智通说,众人皆苦笑,这里有两个人有果位,可是他们的法力被封,其他人都不到金丹。

    “还有二种方法呢?”莫闲问道。

    “一种是用大千因果业力镜,法力输入,自然可以脱离空间,回到主空间。”

    “大千因果业力镜?”

    “本来它在十九层,不知怎么,突然飞走了,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智通也不知道,感到困惑不解。

    “是不是一面圆镜,能出白光,无视法宝的光层?”莫闲陡然想起了然越手的镜子。

    “你见过?”

    “我在阿鼻狱时,被它出的白光罩住,小明王问我:‘大道修行,可有因果否?’”莫闲答道。

    “你怎么回答?”智通一急,热切问莫闲。

    “我回答:‘大道修行,不昧因果!’什么事也没有,好像他现了什么,拖着皇甫冉破开空间而走,我不知道为什么?”莫闲依然不解。

    “天意啊!你要回答其他,恐怕你早就死了,因果业力集暴,将人直接送入轮回,偏偏你的回答如此,因果业力依然如旧,你才能站在这里。”智通长叹一声,“既然大千因果业力镜在然越手,这条路不通,不过奇怪,然越遇到了什么,按理来说,他手有大千因果业力镜,早已来到十九层,怎么没有动静。”

    “会不会给子渊和子常,绿如给困住?”曹光插话了。

    “子渊他们是什么修为?”

    “他们几个大概相当于筑基圆满,快到金丹。”

    “不太像,小明王一身修为莫测,就是普通金丹修士都不要想战胜他。”智通摇摇头。

    “那第种方法?”

    “第种方法,就是找能控制的物体,一般这样的空间之,都有传送阵之类的东西,不知道有没有。”

    “那我们就一寸一寸的找,不知道里面的空间大不大?”常玉道人说道。

    “前两种办法我们达不到,只能寻找了。”静如师太说道。

    他们在此寻找所谓的传送阵,然越冷笑,皇甫冉见然越看着大千因果业力镜,脸上带着冷笑,他跟在然越的身边,好像一条狗,事实上,他也就是一条狗,他还寄希望于然越,最好把莫闲杀掉,不,不止是莫闲,把所有人都杀掉,这样,他的丑事就不会传出去。

    他小心翼翼的问:“主人,您笑什么?”

    “我笑他们妄想,想在十九层寻找什么传送阵之类,不知道黑地狱,根本没有这一类东西,平时出入黑地狱,要不是阿鼻狱镇狱之宝阿鼻祭坛被人所收,黑地狱陷入震荡平衡之,我早就出现在十九层,还容他们猖狂。”然越说道。

    皇甫冉心一愣,阿鼻狱,不是莫闲所在的地狱,那不是说,阿鼻祭坛为莫闲所收?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