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他们在十九层寻找传送阵,他们所在是一处宫殿,出了宫殿门,四周一片昏蒙,他们在宫殿找,每一寸地面和墙面都不放过,众人找了好长时间,就是没有现。.w★

    “我们去外面瞧瞧。”惠海说。

    众人出了宫殿,十九层根本望不到边,众人目力强劲,可是只能望出去一二里,周围一片昏蒙蒙的,看不清楚是否有边界。

    而且,周围除了暗沉沉的地面,寸草不生,一片死寂的世界。

    莫闲开了眼窍,目力还强于同类修士,可是依然只能看出一二里,在此间可没有方向,他们把大殿门的开向认为是南,莫闲说:“我去南方。”

    “我去西方。”曹光说。

    “我去北方。”常玉说。

    “我去东方。”妙玉说。

    “剩下的人就在原地,我们下去十里左右,看看情况,然后回头,再作商量,看看能不能现些什么。”莫闲说。

    其他几个人点点头,莫闲运起缩地法,几步之间,留守的众人已现他进入昏蒙之,不是雾气,就是很突兀的人消失了,其他方向的人也和莫闲类似。

    莫闲脚下很快,回头看看宫殿,宫殿已经消失,视力依然在一二里以内,他估摸着脚下的路程,已经在四里开外,平坦的大地上根本没有起伏,单调的黑黄色的土壤依然向远方伸去。

    莫闲陡然看到前面有一座宫殿,心一动,加快了步伐,眼前建筑有些熟悉,莫闲皱起眉头,它的样式好像和刚才那座宫殿一样。他像抓住了什么,但灵光一闪而没,他摇摇头,宫殿并没有后门,他沿着宫墙,继续向南走。▼

    突然他呆住了,因为他看到了惠海他们,刹那间他明白了,他好像走了个圆,他再往南边看,常玉在匆匆地赶来,他再往东西方向看,两个人影显示出来,正是曹光和妙玉,其他人也很惊讶。

    “我明白了。”莫闲说,“这里类似于一个圆,不论朝什么方向走,最终都会回到这里。”

    莫闲一说,众人回味过来,但常玉道人想起一事:“如果是一个圆,我应该遇见你,但我并未在路途遇到你。”

    “这倒是一个问题,难道我们看不见时,这里空间有什么不同?换句话说,当我们进入到那片昏蒙之,不知不觉便被传送到相反的方向?”莫闲沉吟道。

    “但我们并没有被传送的感觉?”曹光说。

    “也许这就是传送阵。”妙玉说到。

    “但传送来传送去,我们依旧没有办法出这片空间!”常玉说道。

    “有一点希望也不能放弃,我们大家一起走一趟,也许人多,可以现端倪。”惠海说。

    众人也没有别的办法,决定一起去看个究竟,他们选择了一个东南方向,一起向东南方向走去。

    这回众人没有使用法术,而是一步步地走,他们走的时候,眼睛始终在注意,没有一丝异常,智通和无藏尼法力被封,但感觉依然在,他们经验很丰富,可是依然没有看出任何端倪。

    众人终于回到宫殿,面面相觑,到处是一样,不用说传送阵,单调的大地上,连多余的起伏都没有,更看不出有什么阵法之类,难道就要困死在这个地方?

    众人一筹莫展,莫闲抬头看着天空,天空偶尔闪过灰色的裂纹,难道要从那些裂纹闯出黑地狱?

    正在这时,空出现一道裂纹,迅扩大,二个身影出现在空,正是然越和皇甫冉,然越哈哈大笑:“这回看你们逃到什么地方去!”

    他还没有笑完,莫闲已将**针出,六点细细的幽光一闪,在昏蒙的背景下,稍不留意,就看不见。▼.?

    不仅是莫闲,常玉的火云箭,曹光的百煞剑,还有妙玉的海灯的一点灯花,已经不分先后的打来,众人如有一个念头,打人不过先下手。

    然越还没有笑完,宝光已到,然越手孔雀翎一刷,五色光芒泛起,刚要大骂,轰的一声,灯花如火山一样爆,精芒四射,把他的骂声打断。

    灯花散后,然越虽然有些狼狈,但分毫没有伤着,众人已将各自的宝物收回,心并不轻松,这般猛烈的打击,居然只让然越有些狼狈,莫闲自忖如果换身而处,恐怕已经一命归西。

    这一番打击,虽然出乎然越的意外,但结果更出乎众人的意外,众人心都有一种拔腿想逃的感觉,但身在十九层,要是能走,早就走了。

    然越受了一番打击,怒火上冲,面色狰狞,完全破坏了他那酷似女子的精致面孔:“好得很,我要不将你们一个个后悔来到这世上,我就不叫小明王!”

    身上杀气浓厚得宛如实质,就连在他身后的皇甫冉都好像猫爪子下的小老鼠一样。

    莫闲一见形势不对,手阴符剑一指,昏暗的天空陡然一道霹雳,劈向然越,然越冷冷地看了莫闲一眼,手一翻,法相现,一只五彩孔雀头顶着大千因果业力镜,迎向电光。

    大千因果业力镜放出一道白光,照向闪电,闪电不知什么,突然改变了方向,击在地面之上,地面出现了一个大坑。

    因果的错乱,让闪电在不知不觉改变了方向,只还是然越没有祭炼大千因果业力镜的情况下,如果他祭炼了,恐怕闪电会落到莫闲的头上,或者在场的任一个人头上。

    然越法相翅一振,无数五色祥去笼罩,一声响,五色神风顿起,有飞刀飞剑,还有大木烈焰,更带着无数的巨石,随着黑烟烈火,一起向众人罩了下来。

    静音师太头顶出现了如意珠,珠光如水,将众人护住,莫闲的心灵之,没有危险,也就没有放出龟甲。

    如意珠的清光剧烈波动着,好在没有一丝烈焰金刀突破,但静音师太显然受到了很大压力,脸色惨白。

    一波攻击才过去,孔雀法相暴涨十倍,一声长鸣,张开嘴,猛然一吸,刹那间,狂风顿起,连同宝光都被它吸动,慢慢地向它口移动。

    “不好!”智通和无藏尼脸色大变,莫闲等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感到这一招威力无穷,而智通和无藏尼知道,这是孔雀明王部的杀手锏,想不到小明王炼成了。

    当年孔雀大明王为妖时,曾在大雪山为害,四十五里路把人一口吸入。如来在雪山顶上,修成丈六金身,被他也把如来吸下肚去。如来欲从他便门而出,恐污真身;故如来佛剖开他脊背,跨上灵山。欲伤他命,当被诸佛劝解,伤孔雀如伤佛母,故此留他在灵山会上,封他做佛母孔雀大明王菩萨。

    而这种神通便流传下来,故此,小明王然越的孔雀法相使出这种神通,虽不能与孔雀大明王相比,但诸人也不是如来,没有如来的那种金身,要是进入孔雀的腹,下场可想而知,故此,智通和无藏尼脸色大变,但在目前情况下,什么神通也使不出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步步的被孔雀往口吸。

    莫闲等人虽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神通,见它能吸动如意珠的宝光,静音师太虽抗拒着,但在如意珠的宝光内,众人也一步步向前移动,心一急,**针打早已打了出去,六道幽光一闪,但一近那张大嘴形成的漩涡,宝光无形散失,针化成铁水,这是阴风髓和冥铁所炼,就是有数千度的高温,也不会融化,一件法器,就此烟消云散,莫闲心一痛,嘴角都出现了血丝。

    妙玉眼前出现了海灯,手指一弹,一朵灯花飘了出去,一近漩涡,还没等灯花爆,就被进入漩涡,妙玉哼了一声,灯花已失去联系。

    曹光终于祭起了纯阳剑丸,一道剑气冲霄而起,连天空都出现了裂缝,一道精纯的剑光斩出。

    纯阳剑丸到底是纯阳阁的镇派之宝,一剑之下,空传来孔雀的鸣叫之声,漩涡消失,吸力也随之消失。

    纯阳剑丸能斩一切境相,可惜的是它的持有者功行太浅,并不足以挥其威力,只能挥不到百分之五的威力,虽然斩断了吸力,但却不能伤孔雀法相。

    “好东西!想不到你们手上居然有这样的东西!”然越眼光一闪,手孔雀翎一起,五色光华又起,直向纯阳剑丸刷来。

    曹光刚要指挥剑丸,突然之间,感到剑丸之上传来重如山岳的力量,不好!曹光一个激灵,忙不叠的往回收。

    莫闲一到五色光华起,又一次进入砍柴功的功境之,无数符纹相互勾连,自我循环,他一动,一剑凌空划出,空间如水一样起了涟漪,恰恰斩在五色光华和剑丸之的空间之上,没有什么声响,却见五色光华陡然一分。

    曹光大喜,猛的一收,顺利地将剑丸收回。

    然越眼一沉,正在这时,陡然空间大震,无数光芒似乎从空间生成,一扫之前昏蒙的情景。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