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明王然越的神通被纯阳剑丸打断,正要收取剑丸,莫闲横插一脚,以砍柴功截断了五色光华,小明王脸一沉,他以前不以莫闲为意,莫闲却一次次出乎他的意料,他刚要对付莫闲,突然间空间震动,光明大作,一颗大日突兀而现,一日现,黑地狱第一次大放光明,所有阴暗一除而空。▼.?

    一青一白两道剑光穿过了重重空间,出现在然越面前,一个声音哈哈大笑:“然越,我又来了,破除你的黑地狱,你再用净世咒看看,我怕不怕?”

    “白猿,你忘了你的白虹剑是怎么丢的?”

    “然越,你还在做梦,不看看,我的白虹剑早就回来了,你的末日到了!”白猿道人现身,手指着青白两杀剑虹,绞杀过去。

    随着白猿道人现身,空间又出现二男一女,正是绿如和子渊及子常,绿如一眼看见莫闲,高兴地叫了一声,飞快的扑了下来,子渊和子常也紧随其后,静音师太忙将宝光打开,将人放入。

    “莫大哥,你们怎么到这里,这里已是黑地狱的第十九层,属于地狱外的枢纽?”绿如见到莫闲,脸一红,问道。

    “我也不清楚,莫名其妙的就来到这里,这里很邪,不管往什么方向走,都回到原点。你怎么和白猿前辈在一起?”

    “最初我和你们分开,困入寒冰狱,我正在寒冰狱大杀四方,那个人来了,一出现便对我下杀手,是白猿爷爷救了我……”绿如将她经历简要地说了一遍,莫闲这才明白怎么一回事。

    子渊和子常也将自己经历说了一遍,曹光在一旁,脸上带着苦涩的微笑,他心更是说不出来的感觉,看着佳人,但并不是他的佳人,心既替绿如感到高兴,同时又充满了苦涩,他知道他的感情不对,却又放不下,有心斩断情丝,却心又难舍。ww■

    绿如抬头看着天空两人各施神通,杀成一团,幸亏静音师太的如意珠,不然的话,巨大的波动就足以让他们退出十里外,但里面空间特殊,不知道会有什么事情生。

    皇甫冉退出去好远,绿如一眼看到他,他可没有如意珠,但他身体却不断在人和鬼之间变幻不停,战斗的余波一旦涉及他,他便化成几股黑烟,一会儿后,又恢复了人形。

    “皇甫冉,他怎么在然越背后?”绿如好奇地问道。

    自从进入黑地狱后,绿如和众人分开,并不知道皇甫冉为了活命,已经投降的然越。

    但其他人基本上知道这一点,刚才战斗顾不上皇甫冉,而此时,白猿道人和然越战得正酣,而白猿道人也不好意思拉下面皮,去欺负一个后辈,所以选择性的把他给忘了。

    绿如这一说,常玉道人脸立刻沉了下来:“不要提这个贪生怕死的叛徒,等一会儿,我会替师傅清理门户!”

    绿如明白了,望了一眼莫闲,眼意思很明确,就是名正言顺告诉莫闲,你现在可以杀他了,而不用担心遇仙宗的门规。

    莫闲也笑了,他微微地摇头,他不会先动手,让常玉道人先动手,如果常玉道人杀不了皇甫冉,他肯定不会让皇甫冉活着走出去。

    天空的争斗,渐渐白猿道人占了上风,不过意外还是出现了,两人争斗,对于莫闲他们来说,完全称得上毁天灭地,而这里是在黑地狱,空间本来就不稳定,怎禁得起两人一番折腾,开始还好,但随着两人争斗,脆弱的空间早就不堪重负。

    要是在外面的主空间,两人争斗再凶,也不会引起空间的变异,但这里不行,这毕竟是一个小空间,而且并不稳定,要不然,莫闲收了阿鼻祭坛,也不会引起空间的剧变,让莫闲掉入十九层,虽然莫闲本身处于十八层阿鼻地狱,也就是世间人通常所说的无间地狱。?.■

    空间出现了多处裂纹,随着青虹剑一闪,又一条空间裂缝迅扩大,将众多小的裂缝连成一体,并迅向两边伸展过去。

    无巧不巧,皇甫冉就在空间裂缝扩展道路上,皇甫冉猛然瞧见一条黑黝黝的裂纹向他延伸,连忙一闪,不知道他身后不知怎么时候生成了一条空间裂缝,一下子掉落到空间裂缝之。

    众人只听到一声尖叫,空间裂缝已经闭合,皇甫冉消失了,常玉道人一呆,莫闲也是一愣,他们不知道皇甫冉是死是活,他就这样从众人眼前消失。

    大裂缝一生成,周围空间迅崩溃,然越抵抗越来越吃力,见空间混乱,心一动,头顶上升起了大千因果业力镜,想用它护住身体。

    白猿道人看见了,冷笑一声,手丢出一物,栗子大小,一出手,便绿光一闪,轰然爆,居然是一颗阴雷珠。

    绿火一瞬间像火山爆,无数绿色精芒闪起,白猿道人身体一伸一缩,便来到众人面前,说了一声:“跟我走!”

    青白两色光芒大放,卷着众人投入一个漩涡,眼前一切光怪6离,剑光和如意珠似乎失去了作用,莫闲一刹那间又进入那种状态之,类似于砍柴功的状态,空间和时间似乎瓦解了,他的眼除了符篆,什么也看不见。

    他好像一个人孤零零在不可名状的时空漂流,他想看看自己的形体,却现根本看不见,连感觉都变得莫名其妙。

    刹那间便是永恒,他不知道该怎么说,好像常见的物体不应该只有长宽高,而是多出来不少维数,不过莫闲并不知道什么维数,那些维数却是卷缩着,还有许多方面,都一闪而过,要不是他处于砍柴功状态,他也以为这是一种幻觉。

    他莫名的升起一种明悟,这也许就是空间的奥秘,不止是空间,应该还有时间,古人说,上下四方谓之宇,古往今来谓之宙,宇为空间,宙为时间,法术听说过有太宇之术和宙光之术,他有点明白,太宇和宙光密不可分,两者只是对同一物体的不同描述的角度。

    突然之间,他感到好像周围的符篆有一块在快移动,而且与周围格格不入,他本能想抓住它,他忘记了,自己这时候根本没有手脚的观念。

    他只是本能一抓,却抓到一物,刹那间,他脱出那种状态,低头看手物体,一看之下,顿时愣住,他手不知何时抓住了一块镜子,他认出来了,大千因果业力镜,它不是在然越手,而且被他的孔雀法相顶在头上。

    他往周围一看,见众人一个个呆若木鸡,他把镜子往袋子一塞,眼前一亮,现自己已和众人出现在荡天山上。

    他忙问绿如:“你在空间看到什么?”

    绿如奇怪地看了他一眼,说:“我能看到什么,只觉眼前一花,便出现在此处,你难道看到了什么?”

    “没有,我是第一次被人带着穿越空间,所以很好奇。”莫闲撒谎面不改色,他看出来了,别人和绿如一样,他很想把他的经历和绿如分享,但不会在这种情况下说。

    “多谢白猿施主相救,南无释迦牟尼佛!智通谢谢你!”智通合什行礼。

    “我不是为了救你,而是为了绿如这个丫头,她师傅九秋仙姑特地请我照看她,想不到这个丫头偷偷逃出来会这个小子,为了她的安全,我才出手。”白猿道人不承他的情。

    “不管怎么说,你是救了我们。”智通说道,无藏尼也感谢白猿道人,白猿道人猛然盯着两人看,越看脸上越怀疑。

    “你们怎么会这个样子,一身修为被封,但肉身反应犹在,难道想肉身成佛?”

    白猿道人看出端倪,智通苦笑着把经过一说,白猿道人猛然抓住智通的手,惠明脸色一变,惠海却摇摇头,他看出来了,白猿道人在给师傅搭脉。

    良久,摇摇头,白猿道人说:“你身体的法力给牢牢的锁住,不是没有好处,肉身受法力滋养,倒比一般和尚活得长久。”

    “肉身不过臭皮囊,事实上,没有法力又如何,我将以智慧和愿心成就阿罗汉,也许这是天意。”智通淡淡地说。

    “老和尚,你倒想得开,你不想为你的古华寺报仇了?”

    “冤冤相报何时了,他们造业,自有报应!”

    “我最看不惯和尚就是这一点,哪如我们圣门,讲究有仇报仇,有恩报恩,你们和尚一点也不爽利。小子,你叫莫闲,你很好,绿如这个丫头没有看错你,不过你们的事恐怕不成。”白猿道人说道。

    莫闲脸上一变,绿如也变了脸色,绿如撒娇道:“爷爷,为什么不成,难道圣门会阻拦?”

    “圣门会不会阻拦,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圣门的人讲究随心所欲,应该不会阻拦,你的情况特殊,因为你所修行的是阴阳姹女独尊**,这种功法是异类,只能以处女成道,你要修其他功法就好了。”

    “什么?”绿如惊呆了,随后坚决地说:“我要和莫大哥在一起,哪怕废了修为也成!”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