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如,我只求和你在一起,你既然炼有这门奇功,不要紧,我会守得住,你放心好了,我也是一个修道人。◆”莫闲望着绿如的眼睛,深情地说道。

    “不!莫大哥,我宁可废了这门功夫!”绿如急忙说,曹光在一旁,心默默想到,自己如果是莫闲,会不会做到?

    “丫头,你不要命了,如果废掉这门功夫,你身上的阴魔就会占你的身心,而你就会形神俱灭,同时会给人间带来浩劫!”白猿道人说。

    “绿如,不要傻了,能陪伴在你的身边,已是我的最大的幸福。”莫闲说。

    “可是,莫大哥…”绿如急忙说,话还没有说完,给莫闲用手轻轻捂住她的嘴。

    “不用说了,我知道你的心意。”莫闲轻轻地说。

    白猿道人叹了一口气,说:“丫头,来日方长,也许能找到一种方法来克制阴魔,你的小情人已经见过,我们走。”

    “爷爷,就让我和莫大哥在一起?”

    “不行,我是和你师傅九秋仙姑说好,放你这么长时间在外,我已经是违反门规了。”

    “莫大哥,不要忘记了我们的约定!”她的莫闲的约定是共同救绿猗。

    “你放心,我不会忘记。”莫闲说。

    莫闲望着两人越走越远,绿如一次次回头,但终于远去,直到看不见背影,曹光叹了一口气,劝莫闲说:“莫兄,绿如姑娘已经走了,大不了,你过一段时间去魔门看顾她。”

    智通过来了,双手合什:“施主,你能放下屠刀,改恶从善,善莫大焉。w★”

    “我并没有放下屠刀!”

    “除恶便是扬善,想不到当日的你,我一禅杖并未取你的性命,却种下善因,今天轮到你来救我,世事轮回,因果真是不可思议。”智通长叹道。

    惠明走了过来,双手合什:“莫施主,小僧之前多有罪,万望勿从心里去。”

    “我是对不住你,当日虽奉命行事,但我毕竟做下了那桩罪恶。”莫闲也合什道。

    惠明深深地看了一眼莫闲,他的眼很复杂,莫闲是他的杀师仇人,却又是他的救师的恩人,他都有点迷惘。

    “谢谢各位道友,人情有待异日再报,如果各位有事,吩咐一声,我们师兄弟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惠海双手合什说道。

    “走吧!”子渊说道,“他们已经走了,可惜未能手刃然越,又加上出了一个叛徒,差点坏事。”

    莫闲点点头,和子渊、子常、常玉及曹光一起上路。

    然越被白猿道人的阴雷珠击,一下子坠入空间通道,法相缩回,大千因果业力镜却遗失了,随空间乱流不知抛到什么地方,他用五色神光护体,到底阴雷珠太凶,白猿道人的阴雷珠并不是他自身的,而是阴九幽的,魔门的一个奇才,年纪并不大,他和九泉老怪,九天老圣及九春、九夏、九秋仙姑及九冬老妪合称为魔门奇,白猿道人算是一个高手,但比起他们来,就稍逊一筹。

    九幽是后起之秀,能和六人并列,他凝炼的阴雷珠甚至是正道都求之若渴,以魔制魔,能扫灭一切阴魔,是修士度劫的好帮手。

    在突兀间,阴雷爆,幸亏被空间所吸收,不然的话,就是一座山,也要化作齑粉,然越能在阴雷珠下生存,只负了一些轻伤,可见小明王之名不是虚传。.?

    然越弹出了空间,此地距荡天山已经一千多里,他定了定神,身上衣衫已经破破烂烂,但无损他的风度和魅力,人们看到然越时,不自觉被他容貌所吸引,而忽略他的衣衫。

    他定了定神,先要弄清在什么地方,眼前一遍群山,他向四周望去,见山间有妖气上升,他笑了。

    而皇甫冉却在然越之前掉入空间空洞内,他一入空间之内,出一声尖叫,但他的身体却化作数股黑烟,互相缠绕,也不知道在空间多久,突然一股吸力将他吸入一处,他跌入出去。

    里面金壁辉煌,十二具奇形怪状的雕像竖立在两边,却是一具具白骨,但明显不是人类,骨质如玉,但并不是白色,而是五色俱全。

    他初进这个宫殿一样的建筑,看到诡异的情况,皇甫冉警觉得向四周望去,里面虽然金壁辉煌,但死气沉沉,一点声音也没有。

    他站立了半天,见没有反应,他小心地跨出一步,半天,见还是没有动静,他将目光转向左边的第一个雕像,在脑给骨架蒙上肉和皮,他现这个雕像好像一只大的老鼠,但太大了,简直像一头肥猪。

    他将目光转向第二具雕像,那具骨骸的头上有一对弯弯的角,分明是水牛角,角质晶莹,颜色黑,好像用墨玉雕成。

    他心一动,鼠牛,等等,这不是十二生肖的头两位?他继续看下去,不错,是十二生肖,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的骨骼雕像,这种白骨雕像摆在这里,是为什么?

    他又向通道前方望去,好像雕像在守卫着什么,他小心地向前走去,他的身上鬼气森森,如果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便会留下一下灵鬼化身,而真正的自身立刻遁离。

    但通道内似乎很安全,他轻轻松松走到了尽头,尽头是一张案几,后面一个蒲团,案几上似乎有一本书。

    他刚伸出手,突然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跪下!”

    声音并不高,却直入内心,把皇甫冉的心防直接攻破,好像有无穷的威严,皇甫冉腿一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浑身不受控制的似筛糠一样,头都不敢抬。

    案几背后似有光芒一闪,像有什么东西扑到皇甫冉身上,随后,案几上那本书册放射出暗金色光华,里面杂挟着绿油油的光华,投射到皇甫冉的头脑之。

    皇甫冉只觉大脑轰的一声,无数信息滚滚而来,足足有一个时辰,皇甫冉苏醒过来,眼底一抹绿光闪过,哈哈大笑,这是秘魔宝篆,记录了大量魔道神通,而诸天鬼神变煞诀,不过是它一种粗浅的应用。

    正因为他修行了诸天鬼神变煞诀,身上气息与众不同,才被吸入到此处,此处本就藏在时空深处,等有缘人的到来。

    “想不到,我皇甫冉也有今天,莫闲,还有常玉,子渊,子常,还有然越,你们给我等着,终有一日,我要让你们跪在我面前苦苦的求饶!”

    他的所有问题都解决了,连长期以来,一直困住他的筑基问题也迎刃而解,他心怨念转化为执念,以执念驱使神魔,他笑完之后,站起身来,走到案几背后,盘坐下来,诸天神魔印一起,他要召唤冥冥的神魔。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听到跪下时,一缕魔头的种子就悄悄地潜入他的意识,在他意识深处已经生根芽,他所以能筑基,完全是这缕种子的功劳。

    他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转化为魔头,一缕先天魔气随着魔头而来,他的印诀转化为制魔诀,魔头嚎叫了一声,冲入他的意识之。

    皇甫冉见魔头化为一个白色骷髅头,但头上生着双角,口念诵着魔咒,随着口黑烟,无数魔道符篆隐隐可见。

    皇甫冉也结着制魔印,口念诵着制魔真言,制魔真言像一根根闪着暗金色和绿色的绳索,纷纷向魔头伸去。

    魔头口烟气越来越厚,符篆越来越清晰,而皇甫冉的真言所化的绳索却步步后退,皇甫冉头上汗下来了,他虽然坐在那里,浑身如水捞的一样,他心越来越急躁,眼看降伏魔头不成,反而要被魔头降伏。

    就在这时,他意识深处的那缕魔种微微一动,皇甫冉觉得脑袋一刹那清楚了许多,口制魔真言越急促,暗金色和绿色交织的绳索暴长,几乎在一瞬间就缠到神魔身上,神魔嚎了一声,烟火全消。

    在意识,皇甫冉的身影往上一合,一股酸痛麻胀说不清楚的感觉让皇甫冉一声嚎叫,就像神魔嚎叫一样。

    皇甫冉睁开了眼,看着眼前这十二具雕像,现在他明白了,这十二具雕像其实不是雕像,而是真实的十二具骸骨,是一件半成品的十二元辰白骨神魔,他站起身体,身上冲出八股黑烟,这是他所炼的灵鬼,原来十二只,但牺牲掉四只。

    他口一张,一股烟气喷了出来,转眼之间化成本命神魔,本命神魔一现,灵鬼好像末日到了,一个个蜷缩成一团,簌簌抖,但一切都改变不了命运。

    魔头嘻着一张大嘴,灵鬼化作黑烟,投入它的口,转眼功夫,已经食尽。

    接着本命神魔大嘴一张,又喷出黑烟,却是十二道,化成十二只巨兽,正是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十二生肖。

    十二生肖一现形,便纷纷飞入十二元辰白骨神魔,和骸骨化在一起,巨大的骸骨动了,身上各色魔光闪烁,转眼之间,化成十二只骷髅头,吸附在皇甫冉的身上。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