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甫冉进入时空深处的魔宫,得到了《秘魔宝篆》的传承,呆在魔宫之内,修行魔功,莫闲地一路上,与子渊和曹光交流剑法,他的剑法本是世俗的剑法,虽然得到了《白猿剑法》,但到目前为止,他还是依据世俗的路数,手执长剑,并未像一些剑修,白光一道,临空斩人头。?◆?●网w▲

    而子渊和曹光却是走的剑修之路,曹光更是持有纯阳剑丸,交流时,大多数是子渊和曹光在交流,而莫闲更多的是在听。

    他明白了,自古剑修,一派是纯阳剑丸所走之路,炼剑成丸,可以藏在肺金之温养,出剑之时,只要张口一喷,这一派以纯阳阁最为看重,还有一派,炼剑之时,不需成丸,也不必在肺金温养,而是在剑匣温养,天下剑修,大多数走第二条路,甚至就连曹光的百煞剑,也是走的第二条路。

    莫闲心一动,自己修行黄庭之道,肺金温养倒是适合自己,细问之下,剑修分为剑气成、剑光分化、炼剑成丝、剑意凝、剑心成,剑心成时,已足以称剑仙,其上还有剑归无,那种境界,就不是人言所描述。

    虽然他们谈的是大概,但莫闲就缺大概,大的方向已明,就像道路上有了指路灯,目前他处于剑气初成的境界,还未到剑气大成,虽然他的剑法很高明,而且脱离了白猿剑法的桎梏,这得益于他的武艺的境界,并不是他的剑修成就。

    所谓的身剑合一,这在剑气成就里面,初步得到一丝剑意而已,一般剑气成的剑修,基本上能身剑合一。

    莫闲还有一个问题,飞剑修炼,别人以灵药洗剑,以增加剑的灵性,而莫闲纯粹以意识沟通来形成剑的灵性,他决定回去向师傅请教,自己也该用灵药洗剑了,剑修一剑破万法,不任对方如何,一剑斩去,的确是一种省事的修法。w●

    一路上,除了和子渊等交流剑术,还向子常他们请教阵法,子常倒没有客气,毕竟莫闲是遇仙宗的真传弟子,对于基础阵法,他可谓倾心而教,莫闲从一个阵法方面的小白,到基础的阵法掌握住,只花了半个月时间,这还得益于他的砍柴功。

    一路上虽然遇到了二起人的阻击,不过在众人攻击下,很快瓦解,连对方具体身份都没有搞清,对方已退,他们估计,是阎罗殿的人。

    回山之后,莫闲第一时间去见师傅潜虚子,潜虚子看到莫闲,眼睛一亮:“你一身道气盎然,看来你进阶了。”

    “师傅,我想温养一阶段,把境界巩固一下,我目前到了心光层次,周身内外一片通明,感到诸多身神似乎要显形。”

    “很好,你就温养一段时间,在这期间,你可以炼一下法,入我潜虚子的门下,你一直自己修行,我也没有传你什么法术,法术虽不是根本,只是护道炼魔的之用,但道途之艰险,没有护道之力,也走不远,你修了神宵雷法,本是一门**,又修行了鬼灵之法,一阳一阴,我也有二门法术,分别是天一真水法和昧真火诀,还有一诀,却是土遁诀,你且上来。”潜虚笑道。

    莫闲依言上前,潜虚子把手一指,一滴真水渗入体内,又一指,一朵真火也渗入体内,他说:“这两门**,本来要花费数十年的苦功,但我以自身的真水和真火为种,打入你的体内,可以节省大把时间,我将它们的法诀讲给你听。”

    潜虚子将两种法诀详细讲给莫闲听,莫闲一一记下,潜虚子又说:“你修行黄庭**,与金丹不同,不修金丹,专修身神,我这两门法诀,一是天一真水,能滋润修补暗伤,入肾脏,补元气;一是昧真火,系木火,石火和天上火昧集于一生,是目光之火、意念之火和气动之火勾连而成,与真水相辅相成,人体是一个小天地,昧真火能炼出体内的毒素,而天一真水也可滋养神魂,内对你的黄庭大道有辅助作用,外用成法,天一真水可救人,而昧真火除天地间少数几种真水可灭,几乎焚尽万物,也算是一种极大的神通。??●?网w▼”

    莫闲大喜:“多谢师傅传法,我还想要一付灵药方,是洗炼飞剑的药方?”

    “你想练飞剑?也对,你本擅长剑法,这不是难事,童子,抄一份药方给他。”潜虚笑道。

    “我这次去黑地狱,在朋友的帮助下,大破黑地狱,得到了二件法宝,就献给师傅。”莫闲说道。

    “你得到的法宝,你自己留着,我有自己的法宝。”潜虚子老怀大开。

    莫闲掏出了祭坛和大千因果业力镜,献给了潜虚,潜虚子开始没有留意,但一打量,咦了一声,眼立刻符篆一闪,惊讶地说到:“难道是无间祭坛和大千因果业力镜?”

    “祭坛是在阿鼻地狱得到,而大千因果业力镜是在空间通道得到,本来在然越的头上,不知怎么的,却遗失在通道之。”莫闲说。

    “不错,是无间祭坛,也叫阿鼻祭坛,祭坛借给我研究一番,至于大千因果业力镜,你将它祭炼,可以躲避别人的推算。”

    “师傅要用,本来就是献给师傅。”

    “这祭坛和我的修行不合,倒与你的修行相合,特别是鬼道神通,你用阴珠来盛放鬼灵,随着你的功行增加,鬼灵对你的作用可谓微乎其微,但有了祭坛就不一样,你甚至可以临时调动一支阴冥的大军,我借用它,也是你上次所说,你在阴风洞,现了冥河龟,引起了我们上层的注意,我想利用祭坛来沟通阴冥,查明情况,所以才跟你借用。”潜虚子说。

    “师傅还言什么借用,尽管拿着用。”莫闲也笑道。

    “好了,这是土遁术的灵引和施法要点,没有灵引,你也能学会土遁术,不过多费些时间罢了。”

    “谢谢师傅赐法。”

    “你下去吧,个月后,你和几个真传弟子到安都一趟,这是门的任务,你先下去,个月时间足够了,你能将天一真水法等法术炼得入门,要精通法术,还要时间来打磨。”

    莫闲下去了,他在这一阶段,一方面巩固修为,他并不着急,另一方面,却将种法术修炼得入门,真水已在窍穴生成,真火也小成,虽不能煮海,但一般小池塘却不在话下,土遁术也已经入门。

    大千因果业力镜也已经初步祭炼,一经祭炼,他才现,要掌握这件法宝,目前的水平,根本不行,他只能挥百分之一二的功能,就是这百分之一二功能,让莫闲甚至能做到更改后果,因为原因在不知不觉变了,那么果也就在不知不觉变了。

    倒是龟甲还是不太听莫闲指挥,自从上次在黑地狱显露了几乎牢不可破的防御能力后,便缩在莫闲的丹田之,莫闲指挥不动它。

    最让莫闲高兴的是,他个月内洗剑,光买灵药的钱,就迅让莫闲的腰包瘪了下去,不过阴符剑的灵性却大增,目前意念一动,剑光一道,在数十丈内快若闪电,已初步完成剑气成。

    这倒是一个好方法,不过太费钱,莫闲甚至动了是否再去阴风洞一趟,不过他的一切计划却是为了个月后的门派任务而准备,这次门派任务去的都是真传弟子,莫闲不敢等闲视之,他知道,在修行路上,一点也不得大意,弄不好就人死道消,既要有直面大道,迈步而行的豪气,又要如履薄冰的谨慎。

    在修行之余,他将雷鸦的羽毛编织扇子,配上火钻和雷钻及风钻,形成一把风雷扇。并且以心念洗炼,他目前只能用心念洗炼,以后等昧真火大成后,是不是全方面的学习一下炼器术和炼丹术。

    倒是常玉来了几次,说他师傅明真子得知皇甫冉被叛,气得不轻,给门下了一道命令,追杀皇甫冉,并说,如果是外门弟子杀了皇甫冉,他立刻收他为徒,从而成为真传弟子。

    他们不知道,皇甫冉还在魔宫修行,外门弟子虽众,但无一人能现皇甫冉,除非皇甫出了魔宫。

    但皇甫冉出了魔宫,外门弟子也不会是对手,现在的皇甫冉可比从前利害十倍不止。

    个月后的一天,莫闲得到了通知,他收拾停当,他意外地现,都是熟人,一行五人,子渊、子常、韦清和谢草儿。

    五人一见面,都省去相互介绍的事,子渊带队,谢草儿明显比以前修为来得高,她地煞已采,快到地煞圆满,看来天罡为时不远,肩头上那只白色松鼠正手捧着松子,在吃个不停,松子明显带着一缕灵气。

    韦清也是地煞已采,他所采的地煞显然是一种火性地煞,偶尔之间,会泄露出一丝火气。而子渊和子常身上气息平和,显然已极高,特别是子渊,看样子快结成龙虎大丹。

    五个人出。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