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如此,还调用了大千因果业力镜的些许作用,因果关系为之一变,好像阴气就像天生的,就算梅半仙觉后推算,也当作自己不小心沾上的,牵连不到莫闲身上。▲.?

    莫闲一定程度上是个很小气的人,性格养成与他的经历有关,小心谨慎又悍不畏死,别人敬他一尺,他会敬人一丈,但别人愚弄他,他也会以不客气地回报。

    在路上,谢草儿问清楚了是怎么回事,原来,坠儿是南宫鹤将军家的小丫环。

    南宫将军一心为国,最恨什么和尚道士之类,佛道治国,一个讲空,一个说无,一个对敌人讲究忍辱,一个以水的柔弱为主,两者都是异端邪说,却偏偏干预国事,特别是佛教,不事生产,断绝人伦。

    偏偏他的儿女之,有一个小姐南宫嫣,对佛教甚是喜欢,南宫鹤从来不把好脸色给她,但南宫嫣却是心有灵窍,谈起佛理来,就连南宫鹤也不是她的对手。

    南宫鹤为此大呼冤孽,又说不过女儿,一见她便生闷气,故此,带问不问她。

    南宫鹤的母亲韩老夫人却非常喜欢这个孙女,南宫嫣嘴巧,讨得老夫人喜欢,把她当成心头肉,却对其他个孙子不如一个孙女受宠。

    坠儿便是南宫嫣的丫环,在几日前,小姐突然呆,时常呆呆的,眼睛也变得直沟沟,过了两日,口更是出男子的声音,说什么小姐是他的前生爱侣。

    老夫人吓坏了,骂南宫鹤,平时不信道佛,致使女儿鬼上身,去请和尚,和尚知道南宫鹤的大名,不愿意上门,即使无奈上门,看了一眼,便推托说,恶鬼厉害,降伏不了。

    今天正好遇到一个相士,人称梅半仙,算命极准,领入将军府,正遇到南宫鹤,南宫鹤这两天见到和尚一个个进来,丧气而去,本来心情就不好,一见又是一个相士,脸色更是沉了下来。.▼

    梅半仙开始高兴的答应,一见南宫鹤这样子,不免来气,强忍着进入内室,但一见小姐,脸色一变,忙说自己功力不够,治不了恶鬼,转身便走。

    坠儿一急,这才追了过来,事情的大致经过就是这样。

    众人听了,心升起荒谬之感,莫闲知道,所谓恶鬼,真正能敌过修士的,已不是恶鬼,那是鬼之仙,但到了鬼仙程度。或者干脆是天鬼,根本不会用这种方法附体,随便一摄,便飞砂走石,如果真如坠儿所说,是前世爱侣,早就摄入另一时空之,根本不用这么费力。

    莫闲虽不是鬼道大师,他也练有鬼灵,对灵鬼的等级很清楚,像他的阴珠之灵鬼,神智都不全,虽然功行可抗衡一般炼气期修士,但一般恶鬼连他的灵鬼都达不到,怎么会连梅半仙那样修行人都望而却步。

    莫闲又望望坠儿身上那淡得几乎觉察不出来的鬼气,鬼气并不精纯,说明恶鬼很容易降服,可为什么和尚和梅半仙都是那付模样?

    梅半仙是真的不能驱除恶鬼,还是别有用心?

    正想着,他们已到了将军府,门口一对狮子,隐隐是有灵光,这不是法术的灵光,还是将军身上的气运带来的灵光,按理来说,将军府的人,应该受到气运的庇护。

    他们从偏门而入,“老夫人,奴婢去请人,请了几位仙师。”坠儿对一位雍容华贵的老夫人福了一福。

    老夫人正在打量着人,莫闲也在打量着老夫人,见她满脸福相,但显然近日来睡眠水好。

    “几位小仙长,你们是哪里人?”

    “我们是古槐观的。▼.?”夏侯泉抢着回答,他现老夫人眼并不满意,他们在外表上太年轻,而且一来个,倒让人看不起。

    “梅半仙极力推荐,奴婢把他们请来。”坠儿倒会察颜观色,立刻扯出梅半仙。

    “那就请小仙长看一下小姐,小仙长,要不要准备一些东西?”老夫人显然不放心,她身边的丫环还有贵妇人显然也不放心。

    子渊淡淡地说:“不用了,我倒要看看是什么恶鬼,连梅半仙都望风而逃?”

    他的话显然带着讥讽,他也不是呆子,但他也猜不透梅半仙的用意,他们根本没有见过梅半仙。

    “那就请!”老夫人身边贵妇人说。

    一行人来到小姐的闺房,闺房上着锁,有人上前,打开了锁,一件东西飞了出来,是一面铜镜,谢草儿随手接住,众人往房一瞧,一位佳人显得蓬头垢面,但不能掩盖她的容颜。

    莫闲眼精光一闪,在他的心灵之,响起了一个声音:“阎罗殿在此办事,闲人避让!”

    这是一种心音妙语,不仅是莫闲,连同他的伙伴们一起在心灵响起了这个警告声,但作为凡人的一员,老夫人和贵妇人以及一众丫环们却一点感觉没有。

    众人脸色一变,居然是阎罗殿的手脚,他们有些明白,为什么那些和尚和梅半仙为什么有这个能力,却不敢动手,他们怕阎罗殿。

    南宫嫣出了嘶哑的声音:“你们是谁,敢来和我斗,破坏我的姻缘?”

    莫闲一眼就看出来了,这哪里是什么恶鬼,不过一个被修士祭炼的灵鬼,根本没有自己的主观意识。

    他冷冷地说:“你是什么人,以灵鬼暗算一个女子,还敢说什么破坏你的姻缘,你不过是一具傀儡,还不退出!”

    说到后面,声音转厉,声音之,已经带有一丝法力,众人眼,南宫嫣身子一晃,一个鬼影差点给震了出来。子渊等人脸上露出了微笑。

    鬼影一晃,一股法力破空而来,里面带着一股恐吓:“你们敢和阎罗殿作对!”

    莫闲见没有将对方完全震出,哼了一声,一股阴风起,他的身边出现了两个鬼灵,两个鬼灵手锁链一抖,将南宫嫣身上附着灵鬼勾出,而莫闲手镇狱诀起,阴珠轰然生成一个鬼狱,灵鬼被拖入鬼狱。

    而那道法力却像受到了重击,一下子退了回去,在大相国寺后院的禅房内,一个和尚浑身阴气森森正在盘坐着,陡然他低嗥了一声,眼绿光一黯,脸色淡金,身子一摇,咬牙切齿,他记住了几人,特别是莫闲,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但看着面善,他的法术被破,还损失了一个灵鬼。

    “哪来的几个小辈,坏我阎罗殿的大事,不显些手段给他们,还认为我阎罗殿好欺负!”

    把手一扬,面前出现了一盏灯,灯头上绿盈盈的一点火花,他猛然咬破舌尖,一口血喷在灯花上,绿盈盈的灯花猛然窜起足有四尺高。

    这一切,在场的人除了莫闲的师兄弟,别人看不见,只是见到莫闲哼了一声,一阵阴风起,南宫嫣突然软了下去。

    老夫人大惊:“嫣儿,你怎么了?”

    “她身上附身的恶鬼已除,不过身体虚弱,昏了过去,过一会就好了。”莫闲话还没有说完,天空似乎一下子黑了下来,绿盈盈的火焰一下子扑了过来,吓得老夫人等一帮女眷尖叫了起来。

    子渊在天一暗之时,早已出剑,他心大怒:“大胆妖人,怎敢如此!”

    追风剑一出,一道剑光,晃得人眼睛生疼,绿火天暗,瞬间退去,在大相国寺的禅房内,灯火骤然而灭,那和尚哼了一声,然后突然化作飞灰,好像他本来就不存在于世。

    天气一下子正常,莫闲看了子渊一眼,子渊也看了莫闲一眼,眼别有意味,因为子渊出剑,感到莫闲也出手了,但具体怎么样,他不知道。

    莫闲的确出手了,而且是下了死手,不过却是借用大千因果业力镜的莫测的威能,将一朵小小的昧真火,顺着因果线打入他的体内,一切无声无色,除了子渊看出了莫闲出手,其他人一无所知。

    莫闲叹了一口气,可惜这种攻击,只能用于比自己层次低的修士身上,连和自己差不多的,都不可能伤到对方。

    将军府剑气一起,梅半仙感应到了,他的脸上露出微笑,他举起杯,和赵当家的一碰,头一昂喝了下去,眼睛还将军府方向一瞥,别有意味的一笑,却不料正被莫闲事先布置的阴魂看到,莫闲随后得知,莫闲心一冷,果然是别有用心。

    地上的南宫嫣嘤咛一声,苏醒过来,看到有许多人在她的闺房,大惊,老夫人上前:“乖孙女,不用害怕,这几位小仙长,是为你驱邪而来的,你记得不记得,生了什么事?”

    坠儿将南宫嫣扶起,南宫嫣整了整衣衫,微微一福:“多谢仙长救命之恩。”

    又回过头,说:“我只觉得好像做了一个离奇的梦,有许多鬼怪将我拘在一间牢房,不知道生了什么事。”

    “好了,一切都过去了,来人,给小仙长们看座,小仙长们比那帮和尚强多了,众位仙长,请在府用些餐。”老夫人说着,又派人奉出礼物,绫罗绸缎,金银珠宝,琳琅满目,呈现在众人眼前。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