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不知道,在他走后三十年后,芸香终于将碧落真气纯化凝炼到极致,全部转化为固体,可惜她没有抓住生之相那一瞬间,被迫进入由生转死,要这时,才知道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几度徘徊于生死之间,进入死关,好在她数百年的修行比较扎实,于生死之间,悟出上穷碧落下黄泉的真意。终于破关而出,成为第七位化神宗师。

    她才明白,当初莫闲所说的意思,而另二妖终身困于妖婴,这都缘于今日这一跪,而修杰和凌听白虽在旁边,却对她很鄙视。他们都认为自己有师傅,特别是凌听白,生来就开灵,虽不是自觉身份高人一等,他们有自己骄傲,即使被莫闲困住。

    几个人又各自回茅屋,莫闲也进入静定之中,长夜远比在绿星上漫长,终于到了天明,莫闲依然张开吞下了一缕紫气,这缕紫气很平和,天空之中也没有看到第二颗太阳,莫闲明白了,要论紫气,大概只有最长日的最好,其他时间都失之偏颇,也就是三天之中,只有一天。

    到了正午时分,又来了几妖,闯入阵中,芸香等三妖认识,可以说是一家人,对于他们,莫闲先前处置,几妖都落入莫闲手中,等他们见到芸香等三妖,有妖不识相,反而想袭击莫闲和方亦竹,被莫闲抛入大阵之中。

    一批妖落入莫闲的手中,莫闲兴致勃勃修改着他们的功法,而方亦竹却在记录相应的数据,在此期间,又来了二批妖,莫闲吸取了前面的教训,在他们没有感觉的情况下,将他们直接分散。

    令莫闲感到奇怪的是,华都国妖王晋鹏居然没有声音,倒是三大妖派来了不少,不过一到这里,便成了莫闲和方亦竹的实验,方亦竹近来心情很好,整天笑眯眯的,但三妖还有几个妖一见到她,莫名其妙有一股寒意。

    莫闲在这里猜测着晋鹏的心思,晋鹏军队去了数日,一点音讯也没有,他心中也是发毛,要知道,华都的军队大部分在边境上防备其他妖国,洞平带领的五百妖兵,本身就是御林军中的精锐,虽然个体战力并不突出,但他们之间配合很默契,但居然一点音讯也没有,在没有弄清楚发生什么事之前,晋鹏不想再投入军队。

    是以再没有军队前来,但并不是晋鹏放弃了,他知道调不动三大妖派,但也有小派跟他走,他发出了一份征召令,在那些小派中征召有特殊本领的妖物,卢让他们来收集究竟发生了什么。但目前还没有来得及出发,毕竟征召令是需要时间的。

    不久之后,莫闲也知道了此事,是外出的七人发回的信息,越敬修告诉他们,横绝山区引起了波动,虽然没有弄得全民皆知,但在妖物的上层之中,已隐隐有所流传,当然,这已是过去了十日。

    接下来的几日内,有奇形怪状的妖物前来,倒让莫闲和方亦竹开了眼界,有懂得变形的变形虫,有飞行绝迹的鹰隼,结果无一例外地进入大阵中,这种大阵笼罩了数百里,这一点是谁也没有想到的,而晋鹏王头疼了。

    不仅他头疼了,连三大化神宗师都惊动了,去了三批,结果一点音信也没有,这里面没有问题,鬼才相信,不过三大宗师却被人堵在半路,这是越敬修所为,他在妖中行走,打听清楚三大派所在之地,二个人一组,他手下六人都是孕神期,论起战斗力来,器修本就强于其他,这三组名正言顺,郑乐和云筠这对冤家一组,却阻击冰天魔女冷南露一派;简钰和凌亦封去阻击青竹客泽成;君清夜和左寻萧去阻击访烟霞仙子谢依凝。而越敬修却分神化念,附在他们身上。

    三大宗师刚要出发,却被三组人绊住,他们在路途上等着三大宗师,三大宗师刚一露面,他们就拦着去路,他们对自己很有把握,孕神期他们已经接触法则,也就是理,不过和元神期不同,他们接触的理往往是前人的理,而不是自身所领悟的理,器修之道以知识为先,学习过程中不断反思冲击自身,使自身得到理念的反哺,而到元神期,才真正形成自己独有的理,因此战斗力随着时代进步,越来越强,到了现代,器修战胜高于他境界两个层次的古修,并不算奇怪。

    但器修即使厉害,也很难在低层次完全做到高层次的事,比如在孕神期的修士,不能做到元神期或化神期的法我如一,还有分神化念。对化神宗师来说,这是基本的本能。

    他们一出现,三大宗师却皱起眉头。

    面对冰天魔女一行,云筠说:“听闻阁下是一代宗师,我们师姐弟于深山中修行,不曾与元神修士交过手,特向阁下请教!”

    云筠在称呼方面都要压郑乐一头,郑乐只是哼了一声,并没有说话,而冰天魔女却看向他们,她有点疑惑,她居然看不出他们的具体修为,是妖丹期还是妖婴期,肯定没有到化神期,她冷哼一声,对身后一个妖修说:“天佑,你去领教一下他们的高招中!”

    风天佑出列,他是一个妖婴修士,冷冷地说:“先过了我这道关再说!”

    郑乐也抢先一步,站在他的面前,酷酷的说:“你!发招!”

    风天佑是一个先天开灵的妖,有大风鸟的血统,也有棕熊的血统,甚至还有猎豹的血统,一听此话,也不客气,一声吼,手出现了妖化,一只是掌非掌,似翅非翅的翅掌出现,伴随着飓风,带着灵光便印了下来。

    云筠在一旁,见对手被郑乐抢去,嘴里嘀咕:“真小气,好不容易有一个像样的对手,却跟我抢,本想试验一下对方对电的耐压性。”

    郑乐脸色酷酷,见对方一掌压来,也起掌迎了上去,他掌一出,附近空气中都出现了辉光,还没有等风天佑反应过来,辉光已猛然包裹住对方,接着轰的一声炸开。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