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炸开成了激波,直接解构原子间的作用力,催化他们之间的反应,可以说,如果直接暴露在激波中,身体在一瞬间就会从结构上变得乱七八槽,直接的后果就是身体的崩坏,那么,他只能逃出妖婴。

    激波一起,风天佑身边嗡的一声,绽出了妖光,人也被爆炸的激**了过去,而刚生成飓风也呜咽一声,顿时消散。

    风天佑抗过了激波,正待发起进攻,陡然身体一下子僵住,他没有留神,那种空气中辉光莫名侵入他的身躯,带着诡异的信息,好似催化一般,他的皮肤出现了分解,高手相争,就在一瞬间决定了胜负。风天佑急忙调用妖力,来防御这种诡异的攻击,但已经迟了,郑乐一掌从天而降,将他提了起来,又一阵辉光闪过,皮肤的分解止住,但风天佑却成擒。

    郑乐摇摇头:“他不行,太差!”说完之后,随手一抛,将他抛给冰天魔女冷南露,冷南露动都没有动,而风天佑却在空中停住,幽光一闪,一切都解除,虽然冰天魔女不是器修,对此不熟悉,但她已是法我如一,自然如意解除郑乐下的禁制。

    郑乐眼中露出惊讶之色,事实上,冰天魔女更加惊讶,她虽解开了禁制,却消耗不小,她感到中间有无数种禁制,在一瞬间,居然下了这么多禁制,而且极其细微,不是她的法力已经入微,还真的解不开,就是这样,也消耗不少,她将体内真气运转了两个周天,恢复了一些。她实际错了,她不是器修,感到其中有无数的禁制,往往不同,郑乐下禁制时,却是根据分子种类,下了禁制,水、无机盐、维生素、糖类、脂肪、蛋白质和激素等,都根据分子不同而下了相应的分子锁,也就是十几种而矣。但数量上却多,达到了10的23次方以上级别。

    冰天魔女不知道这点,她的知识完全是自己体悟而成,有许多东西甚至不能宣之以口,故而连传授都不可能,而器修却已经对各种现象都是有了标准的解释,这就是两者之间的不同点。

    “你很强,你们为什么阻我去路,与妖星有没有关系?”冰天魔女把手一摆,制止住手下弟子们的鼓噪,望着郑乐说到。

    “妖星是什么?”郑乐不解。

    “群星就是数日前出现的一颗星,上边分出一颗小星,好像坠落在横绝山岭。”冰天魔女说到,眼睛望着郑乐的眼睛。

    郑乐依然那付酷酷的样子,眼底深处却是精芒一现,这丝亮光给冰天魔女捕捉到,她心中一愣,对方看来懂得妖星,但她没有料到对方就是她所说妖星上面的人。

    “原来你们找妖星,不用找了,我们的包了!”郑乐随手扯了一个谎,他的脑子动得快,让冰天魔女过去,肯定会陷入大阵,不如给她一点预防针。

    “是你们捣的鬼,我的几个弟子如何?”冰天魔女一怒。

    “你的几个弟子不怎么样,特别是那个芸香,本事不高,给我们捉住了,困她一个十五六日,再放她出来也不迟。”郑乐说。

    “好贼子,居然想独吞妖星的秘密,你们有没有抓住什么,或者得到什么?”

    “为什么要告诉你?听说冰天魔女为三大宗师之首,你战胜我们,放你过去,不然的话,原路返回!”郑乐轻蔑地说。

    “好!好!居然敢对我说这话,不要怪我以大欺小,你先进攻,我接住!”冰天魔女到底是一代宗师,虽然郑乐表现出来比她弟子强,她却没有放在心上,境界在那里,而且,冰天魔女在妖族中,能够成为化神,经历的大小战事,没有上千也有几百,可以说经验十分丰富,她并不畏惧这样一个毛头小伙子。

    “那好,你让我进攻,那就接着!”郑乐说完,身体往下一沉,在这一瞬间,冰天魔女只觉眼前微微一花,一种怪异的感觉涌上心头,好像他的身周越靠近他,空间在改变,而且能量却越低。冰天魔女一见皱眉,她说过让郑乐进攻,但郑乐只是微微一坐,空间都发生了变化,她从未见过有这种攻击方式。

    郑乐的前方猛然间出现了气流,不是气流,是气旋,由大到小,向她急射过来,由于开始时很大,空气中波动却清清楚楚,但越到后来,渐渐显露出来,等到冰天魔女眼前,只有花生米大小,似一团浓雾,人看到它,一般不以为意,但冰天魔女却感觉到其中蕴含着一种奇特能量,她一声低啸:“来得好!”

    面前已展开一面冰盾,令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那粒边缘不清的花生米居然好像没有实体,直接透过冰盾,她大吃一惊,刹那间在原先的地方留下一个幻影。

    幻影也是有法力,甚至能够伤人,那粒花生米陡然弥散开,如时空中掀起一阵大浪,和幻影同归于尽。

    冰天魔女在郑乐的右前方出现,她心中翻江倒海一样,不知道郑乐用了什么奇技,她的法力能够了感知到,觉得郑乐的攻击有点捉摸不定。

    她不知道,在这一切,郑乐完全将微观中的原子空间变相而出,他好比原子核,而那个气旋却似电子,电子具有波粒二象性,出现纯凭一定几率,不过在他的约束下,出现在冰天魔女的面前,冰盾对几率性电子来说,好似一个壁垒,有一定几率出现在壁垒之后,这说明郑乐已得物化的三昧,最起码是物化的理吃得比较透。

    冰天魔女弄不懂怎么回事,那是她根本没有接触过,但她已是法我如一,动念间,法力凝成冰针,如千万支细小钢针一样,但每根钢针如依据各自的轨道,甚至出现变变轨,将郑乐的前前后后封得死死的。

    郑乐见冰针飞来,各自有各自的轨迹,一笑,并没有动,他的身边已是原子空间,在正常看起来很小,但已是不同,相当于太宇之术,而且,身边由于能量势阱的存在,越到里面,所有物质能量越低。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