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夫人,你礼重了,这些世俗物,我们用不着。◆”子渊推托道。

    “是嫌我们礼轻了?”老夫人说道,“这是我们一片心意,还请仙长收下。”

    子渊还要说话,夏侯泉抢着开口了:“不是嫌礼轻,而是太重了,一个区区恶鬼,不值得如此。”

    “礼不成敬意,还请收下!”

    莫闲开口了:“我们虽然不在乎礼物,但也是老夫人的一片心意,我们寄居在古槐观,老夫人,你还是送到古槐观,作为香火钱吧!”

    莫闲这么一说,老夫人当然没有意见,子渊他们也没有意见。

    莫闲又问老夫人:“你们和阎罗殿有什么冲突?”

    “阎罗殿?没有听说过。”老夫人感到很迷惘,“难道是阎罗殿下的手?”

    “应该是,不知阎罗殿怎么对一个弱女子下手,按理说,不应该。”莫闲道。

    坠儿眼光一闪,低下头去,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

    老夫人设宴款待,几人苦笑,想不到在短短的时间内,吃了两次酒席,不过却没有女眷,而是由南宫鹤的子的最小的儿子南宫惛陪。

    酒过巡,菜过五味,侍女来传,说小姐想亲自来谢谢他们。

    一会后,小姐南宫嫣来了,这回,她身上换了一身金丝鹅黄的纱衣,搭上雪羽肩,里穿乳白搀杂粉红色的缎裙上锈水纹无名花色无规则的制着许多金银线条雪狸绒毛,纤腰不足盈盈一握,显出玲珑有致的身段。??大大的琉璃眼睛闪闪亮如黑耀石般的眸开阂间瞬逝殊璃,樱桃小口朱红不点而艳。一头秀轻挽银玉紫月簪,恍若倾城,似是飘然如仙。

    比起刚才,恍若两人,走到近前,盈盈一福:“嫣儿谢谢各位仙长!”

    子渊说:“南宫小姐,不必如此,吾等在世间,见到此事,不得不管,似这种邪法害人,天下共诛之。”

    “听仙长们说,害我是阎罗殿,那是一个什么样的门派?”

    “阎罗殿是一个秘密组织,听说是佛教的外道,想净世建立一个佛国。”莫闲道。

    “怎么可能是佛教的组织?佛不是讲慈悲?”南宫嫣很诧异。

    “没有不可能,佛教之,流派很多,出一个阎罗殿,也是正常。”子常说道。

    “仙长们一定搞错了,我自幼起看了大量佛经,如果按佛经说法,怎么会有阎罗殿这样宗派?”南宫嫣肯定的说。

    “小妹,世事不会如你所想。”南宫惛说道。

    “哥,谤佛者会受到报应的,死后会下阿鼻地狱!”南宫嫣一本正经的说。

    众人很惊讶,谢草儿看了一下莫闲,她有些后悔,这个女子虽然漂亮,却一门心思在佛教头上,难道这是她受到恶鬼缠身的真正原因,他们都看得出,将军府,自有气运在,一般情况下,不要说恶鬼,就是一般神灵,也会惧怕这种气运。

    莫闲心一动,眼睛之又开始浮现符篆,望向这个女子,一望之下,明白了,由于她信仰佛佗,而南宫鹤却不信,和将军府形成两个极端,将军府的气运在她的身上,几乎等于零,这恐怕是阎罗殿借助她下手的原因,莫闲知道安都股势力,目前两股势力不相上下,第股势力就显得特别重要,恐怕自己坏了阎罗殿的好事。?■?■网.w?

    莫闲想,要是没有自己,说不定不久便有大相国寺的人来,治好了南宫嫣,不怪其他人不敢动手,但魔门怎么会放过这样机会,想到这里,他灵光一闪,想到了梅半仙,脸上不由露出了微笑。

    也许正是魔门算计,他们不需要第股力量,却暗暗将遇仙宗逼入和阎罗殿对抗,更能符合他们的意图。

    这仅是一个猜想,莫闲不会以猜想来定事实,梅半仙到底是哪一派,这很重要。

    “小妹,你那一套歪理邪说,父亲很生气。”南宫惛说。

    “父亲是大将军,手上血债累累,我们做子女的,更应为他们考虑,减轻他们的罪孽,这才是一个孝顺子女所应该做的。”

    “南宫小姐,我且问你,你说你父亲手上沾满了血腥,你所享受,也是建立在你父亲的血腥之上,难道就没有罪孽?”莫闲开口问道。

    “我身在这个家庭,出身不可改变,但我会劝说他们。”南宫嫣说。

    “愚不可及,你不会自杀!”莫闲摇摇头。

    “自杀是违背佛经教诲,是大罪,也是杀生,一次次轮回,仙长,你怎么说这样的话?”

    “你不会不食用血腥换来的食物,这样你会饿死,不是不算自杀。”莫闲诡辩道。

    一时南宫嫣被绕住了,半晌才说:“这还是自杀!”

    “佛经语,许多类似《庄子》的寓言,不要为其所迷,能从迷信到疑经,再到不疑,才是对佛经的态度。”莫闲又加了一句,他不想多说,但心很是好奇,这个家,居然出现一个佛教的狂信徒,他好心的提醒了一句。

    南宫嫣闻言而诧异,看着莫闲:“佛经不是佛所说,如来不是说过,如来是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不诳语者、不异语者。怎么会错呢?”

    “对如来说,的确如此,一切异相,都是如来所见,如来所成,可以说,他那种大能什么事不可能,但对世俗的人来说,一切不过虚幻,甚至有世人所说,如来是说谎,为了宏扬佛法而说谎,事实上,世人不了解如来,如来所说,不过是他意象的一切,对他来说,一切真实不虚,如果你一定要以世人的目光来解释佛经,佛经只有少数的,真实可信!何况,佛经很多不是佛所说。你套用佛经来说你的父亲,不是很可笑么?”莫闲这一番话,如果让一个佛门高僧所听到,十有**,恐怕忍不住要杀了莫闲。

    莫闲所说的一切,是他思考的产物,对他来说,佛经的一切,太不可思议,他接触到四禅八定,知道了禅天究竟,所以他说出番话。

    对一个闺女子来说,他的话太高深了,莫闲是在实证的基础上,而南宫嫣却是在迷信的基础上,虽然其有思辨,但终究没有一点根基。

    当下,她有点模糊了,她能与父亲辨论,南宫鹤是一名武将,加上又对道佛的不屑,根本不了解这些,所以常常被女儿驳倒,但对一个修行人来说,虽然不是修行佛道,但对佛道理解更深,又不与她辨论佛经,而是从根本上否定她,如何吃得消。

    “难道佛经有误,佛经不是放之四海皆准?”南宫嫣有些吃不定,南宫惛偷偷朝莫闲翘起大拇指,她的个哥哥也多次劝说,不过都败在她的伶牙利齿之下。

    “圣人之言,虽说万世不易,但也要看在什么方面,佛门和道门,虽以清净天下正,特别是佛门经典,治国却不是所长,教化世俗尚可,它们本来是出世间语,用在治世,慈悲而不杀人,世间何以得治,世间成法,本就无情,犯法者必究,从不讲情面,至于什么死后得报,来生得报,世人又看不见,何以震慑人心!”

    “可是,世人多愚昧,佛法教化,讲因果,说报应,佛祖以地狱惩罚恶者…”南宫嫣眼珠一转,又要说道。

    莫闲打断她的话:“依佛经说法,地狱纯粹自招,自我业力所成,佛祖并没有在其起任何作用,这一点,说什么谤佛下阿鼻地狱,不是可笑吗?再者,天道幽远,善恶并没有一定标准,杀人者为恶,但杀人者如果为国,为他人,又该如何?我国之仇,他国之雄,为众生取业,又该如何算?”

    南宫嫣不说话了,因为莫闲说的话题和佛经似有关系,但实质却是以佛经之短,而斗别人之长,南宫嫣到底是闺少女,不论她佛经如何熟悉,论阅历,论实证,怎么能与莫闲相比,莫闲也知道这一点,他要在短时间内获胜,就得如此。

    南宫嫣福了一福:“佛家不行,难道你道家能行吗?”

    谢草儿和韦清脸上一怔,似乎要说话,莫闲知道他们的意思,肯定会抑佛扬道,抢先开口:“我道家是有治国方略,事半而功倍,可惜世人不识,不说也罢,现在道家,更擅长养性命而顺自然,我们是方外之人,不提国事。”

    “仙长原来是口头上说说而已。”南宫嫣被莫闲压制,心正有气,难免语气不好。

    “就当我没有说,世间无不孝神仙,小姐还是好好思考,不要因这些事而恼了亲人。”莫闲意味深长的笑笑。

    南宫嫣一愣,南宫惛突然开口了:“小妹,你谢也谢过了,这里有我陪着,你女孩家不便在这里久留。”

    南宫嫣只得悻悻而退,坠儿倒是深深地看了莫闲一眼,似乎有话要说。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