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回到古槐观,南宫家已将礼金奉上,作为香火钱,捐给了古槐观,而夏侯泉和庄宗也走了,回遇仙宗了。

    梅半仙还跟往常一样,在走街蹿巷,手幌子上写着一个大大的“卦”字,他倒没有留意到幌子上那一缕微弱的阴气。

    他走到一个巷子,敲开了一扇门,进入之后,仆人向两边看看,见没有人,又关上门。

    进入屋内,赵当家还有一帮人再等着,梅半仙把幌子还旁边一放,笑着说:“赵当家,劳你们久等了。”

    “见过梅半仙,我们青山雄投靠相国妫嗟,还望半仙多多美言。”

    莫闲通过阴魂,感受到这一切,心恍然,看来是一伙绿林人士,投靠相国妫嗟,相国妫嗟他野心不小,现在广蓄势力,而这个梅半仙看来是相国妫嗟的人,相国妫嗟和魔门合作,梅半仙难道是魔门的人,还是一个投靠相国的散修或小门派的人。

    他站在古槐观的后院,在古槐树下沉思,突然感觉到自己似乎被一道目光锁定,他抬起头,向目光看去,却发现什么也没有,古槐树上,有着许多小虫子在飞舞。

    他锁起了眉头,感觉却消失了,这不是人,难到是阴魂,传说槐树能聚阴魂,他用神识扫了一遍,一无所获,那是什么?

    他不认为是自己的错觉,既然夏侯泉他们能感觉到,证明不是一次,难道槐树成精了,又不像,他一点都没有看出,槐树有成精的迹象。

    他正在这里东张四望,好像有点头绪,他不知道,他开了千窍穴,对信息极其敏感,一丝一毫的波动都会引起他的警觉,要不然,他也不会用阴魂代替鬼灵,来悄悄地跟踪梅半仙。

    就在这当儿,韦清和谢草儿进来了,韦清手上拿着一张请柬,说:“莫师弟,在这里欣赏古槐树?”

    莫闲笑笑,说:“韦师兄、谢师妹刚从外面来,韦师兄手上拿着什么,是请柬?”

    “不错,是观主交给我的,我们来到这里刚两天,观主接到了这个请柬,却是修行者的聚会,在东城外一处黄花岗,近来散修,还有许多名门大派的人,聚在一起,开一个聚宝会,观主收到一张请柬,子渊和子常师兄不感兴趣,便交于我,师弟有兴趣参加吗?”韦清说。

    “反正没有事,走走也好,在国都附近开这个聚宝会,不怕引起有心人注意?”莫闲同意了,却有一点疑惑。

    “没事,都是世外人参加,交换一些物品,那个地方本是一片荒坟,平常也就一些江洋大盗在此销赃,又加上主事者布置了阵法,世俗的人根本没有能力踏入其,这张请柬邀请五个人以内参加一次拍卖会,去见识一下也好,不然闷一头修行,也不太好。”韦清说,他从上次破袭阎罗殿之后,对莫闲很是信任。

    个人来到黄花岗,看见黄花岗上雾气时浓时淡,偶尔会露出几座荒坟,莫闲知道,这不过是幻影,在阵法掩饰下,里面恐怕早就布满了人。

    人不需要人来引导,这里阵法是一种雾岚隐踪阵,很平常的一种阵法,只能骗骗普通人,也没有杀伤力,最多让人不知不觉绕了过来。

    人依洛书所示,进入雾气之,眼前一幻,荒坟之,热闹非凡,有些修士,干脆坐在坟头,对他们来说,鬼怪之类,他们不找鬼怪的麻烦就不错了,根本是百无禁忌。

    在荒坟的间,有一顶类似帐篷的东西,莫闲看了一眼,眼睛一动,倒抽一口凉气,这哪是一个帐蓬,这分明是一件小洞天之宝,不知道里面空间如何,居然出现了小洞天之宝,洞天之宝是人可以出入,莫闲只听说过,还没有见过。

    韦清和谢草儿开始没有留意,看见莫闲怔在那里,顺着他的目光望了过去,韦清倒没有看出什么,但谢草儿眼露出了疑惑之色,半晌才说:“难道是洞天之宝?”

    谢草儿很下了一番功夫,在齐郑之战结束后,几乎天天看见她泡在藏经楼,她从一些特征看了出来,但不确定。

    “应该是小洞天之宝。”莫闲说,这让韦清大吃一惊。

    “这里怎么会出现小洞天之宝,就算本门内,小洞天之宝也算稀罕物。”韦清说。

    “不知道,也许是一个二世祖拿出来摆显的。”莫闲开玩笑的说,但他心明白,出现了小洞天之宝,说明有大势力介入,究竟是哪一方势力,莫闲不清楚,他不过是遇仙宗的一名真传弟子,来到安都做任务的。

    前方一阵吵闹声,引起人的注意,人到跟前一看,是一位摊主和顾客吵了起来,这个修行市场是临时所建,估计事后也会拆除,没有相关管理人员,难免会出现矛盾。

    摊主指着面前断成二截的一支阴灵箭,要顾客赔,顾客却说他是碰了阴灵箭,阴灵箭自己断了,哪有法器这么不经折腾,只是输入法力,便炸断了。

    一时间,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两边各有人,一番劝架,总算谈拢,以一支略低于成本价钱,顾客买下了阴灵箭。

    摊主眼明显露出得逞的神色,看来是一个碰瓷的,却没有看到,顾客脸上阴沉的表情,眼流露出骇人的眼光,莫闲却看得清清楚楚,看来事情还没有了。

    摊主又像莫闲推销起他摊位上的法器,莫闲扫了一眼,都是一些低等法器,而且,许多算是魔道法器,什么白骨剑、收魂圈、离合剪之类,莫闲看了一眼,转身就走,不用说这些是低级法器,就是高级法器,冲着摊主的为人,莫闲就不放心。

    走了好几个摊位,基本是一座坟头一个摊位,当然,还有坟头空着,摊主们也各式各样,有的高高的坐在坟头之上,有的半倚着坟头,有的却腰杆挺的很直。

    人边走边看,这些东西他们都看不上,有法器,也有炼器材料,有灵药,也有炼制好的丹药,更有稀奇古怪的东西,连莫闲都认不出来,但东西品质都不好。

    又过了几个坟头,一位老者正在闭目养神,他的面前却放着几十本书,莫闲站下了脚步,蹲下身,细细地翻看之些书,大多数是一些武林秘笈,什么千叶柳风剑,大力金刚掌之类,不怪摊位上没有人。

    韦清和谢草儿也蹲了下来,翻看了两本,没有了兴趣,莫闲却翻出一本旧书,他刚才就感觉到好像有东西在吸引他,只是一种心灵深处的感觉,他不清楚的是,他开了千窍穴,要比别人敏感得多。

    他拿的这本书,却是一本武功秘笈,封面上有个字,龙飞凤舞,是《神行术》,翻开书页,也是一种轻功法门,虽名神行术,但是一般武林轻功。

    但他心有一种念头,催促他买下,他说:“就这一本!”

    老者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淡淡地说:“十个灵贝!”

    莫闲没有还价,掏出了十个灵贝,将书放进了乾坤袋,谢草儿很好奇:“这不过是一本轻功,你花十个灵贝,不值!”

    “我和这本书投缘吧,十个灵贝对我来说,根本是九牛一毛。”莫闲笑着说,他没有留意,说者无听,旁边一个修士听到他的话,眼一闪,莫闲没有想到,有人根据他的谈话,推算出他是一个大富翁,说莫闲是大富翁,这句话得打一个折扣,以前莫闲是一个大富翁,但自从莫闲买灵药洗炼飞剑后,他身上财富大量缩水,已算不上是一个富翁。

    个人来到了帐蓬前,有人拦住他们,韦清出示请柬后,拦路的人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说:“欢迎光临云市的拍卖会!”

    云市是一个门派,却又不同于一般门派,它以互通有无为主,最初是由散修组成,后来成了气候,便成为一个门派,又叫云市宗。

    云市门总部设在齐国,门类什么生意都做,有人说,连杀手生意都做,但云市是坚决不承认,主要做灵药、丹药、法器法宝及材料生意,遍及海内外,有一句话,要找什么东西找云市。

    原来,这件小洞天之宝是云市的,那么就好理解了。

    进入其,鲜花香草,一切布置得像外面,天空有轮太阳在放光,莫闲打亮了一下,发现它固定在天顶,明白了,只不过是个光源,并不是真正的太阳。

    里面有百十亩,俱是露天,央有一座高台,一切都很舒服,温度正适合,四周有椅子,莫闲人按照请柬上的号码入座,椅子五个一组,之间距离很大,里面已经有人,正在闲谈。

    莫闲看了一下,没有想到,还真看见熟人,是华阳宗的凌余行,他身边还有一个人,莫闲一见,和他一点头,韦清和谢草儿不认识他,望着莫闲,莫闲微一解释,两人恍然。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