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也知道了凌余行身边那位冷漠的男子叫孙炎,莫闲抱拳,他似乎不善与人相处,冷漠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几个人就在这边闲聊,人越来越多,甚至出现了金丹修士,场空位已很少,这时,在央的台子上,出现了两人,白发红颜,一人白发如银,满脸红光,是一个老者,而另一位却是红颜少女,两人一出场,场吵闹声立刻小的下去。

    “白发红颜,是他们!”韦清显然听说过两人。

    “他们是谁?”莫闲问道。

    “白发那一个是鉴宝圣手梁子豪,女的那一个,是拍卖行家华娘,居然由这两位来主持,难道有什么重要的东西?”韦清猜测着。

    “诸位,请各自归位。”华娘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

    凌余行告了一声罪,和孙炎到自己位置上落座,众人刚落座,后排的位置陡然升空,高低不同,莫闲这边五个位置也飘了起来,还没有等他们明白过来,墙壁生成,转眼间,一座大厅完全落成,莫闲他们位于第层房间,莫闲再往外面看时,见一座环拱行的拍击大厅已经成形,灯光自然落下,而拍卖大厅,还有散坐,周围是一间间包厢,分为甲乙丙丁四个方位。

    莫闲他们位于丙字号房间,地面上铺作红地毯,面前有桌子,桌子上放着瓜果之类,一位侍女立在几人旁边。

    这时,莫闲才惊叹,一切如神话一般,用心之巧,不愧是云市。

    就在个人惊叹之时,侍女开口了:“位贵客,我们云市预留了十件拍卖品位置,位有什么东西要拍卖,现在可以拿过来。”

    谢草儿和韦清摇摇头,莫闲心一动,从乾坤袋拿出了几片巨大的鳞片,这是鳄蛟的鳞片,而且是背上鳞片,一片足有脸盘大小,六片在一起,带着一股蛟的威严,说:“这种鳄蛟的鳞片行不行?”

    侍女仔细地看着,点点头,说:“这是上好的炼制防护盾的材料,可以!”

    莫闲说:“那就拍卖吧。”

    侍女把六片鳞片放在桌子上的玉盘,玉盘边上符篆开始流动,光芒一闪,便不见踪影,莫闲这才发现,桌子上除了盛放瓜果的玉盘外,还有一个大玉盘,没有想到,这是一个传送阵,虽然是短距传送,但也可以看出,云市的财大气粗。

    接着玉盘又亮了起来,传送回来一张纸,纸上写着:鳄蛟背部鳞片六枚,排在十五号拍卖。

    等一阵阵传送光芒结束后,梁子豪的声音响起:“欢迎各位参加由云市举行的拍卖会,共有八十一件藏品,下面先看第一件藏品,请看!”

    声音一落,在空出现幻影,那是一件青铜鼎,可惜缺了一个鼎足,但空的威压说明它是一件难得的宝物。

    “毛公鼎,一件有些残缺的法宝,鼎身上有一百零八种浮雕怪物,个个有筑基期实力,对敌时,放出怪物,是一件攻防兼备的法宝,本是一件镇压气运宝物重器,可惜缺了一足,致使镇压气运的功能大减,但不失一件上佳的宝物,起拍底价只要十万灵玉。”梁子豪的声音充满了诱惑,配合他的话,幻影出现一个人影,毛公鼎顶在头上,金光垂下,护住他的身体,鼎上面发现了吼叫,一个个浮雕亮了起来,怪兽一个个浮现,有长着翅膀的蛟龙,有头长尖角的怪物,蜂拥而出,那种气势震憾人心。

    法宝,虽然是一件破损的法宝,但它的威能有目共睹,莫闲也曾听说过毛公鼎,是前朝大将军毛公出家后炼就宝物,毛公后来虽然陨落,但在他陨落一战,共有上百位金丹级修士一齐进攻,那一战,崩裂了数座山峰,毛公鼎正是在这一战扬名。

    毛公陨落,鼎也随之失落,不想在这里看到,众多修士心不觉充满了渴望。

    价格一路攀升,莫闲他们一次也没有出价,他们的实力不足以拥有毛公鼎,财力也不足,人很自觉。

    最后,毛公鼎以二百十万灵玉成交,被丁字五号房所有。

    拍卖在进行,华娘清脆的声音在回荡:“现在拍卖的是一张阵图,而且是一张大五行剑阵图,传说为剑修至宝,能布下五行剑阵,起拍价为五千灵玉,每次加价不少于一千灵玉。”

    莫闲心一动,喊道:“一万灵玉!”

    他直接翻倍,想利用价格优势,直接压倒对手,可是,他的话音才落,又有人喊话:“一万一千灵玉!”

    “四万灵玉!”莫闲直接拉开差距,摆出一付志在必得的样子,差不多到顶了,这件阵图恐怕最多值四万灵玉。

    莫闲叫价很狠,但偏偏有人又叫价:“五万!”

    莫闲苦笑,他放弃了,虽然他很想见识一下大五行剑阵图,但价格已超出他的预期。

    “六万!”又一个人叫价。

    最后剑图以六万五千灵玉成交,当然不是莫闲,而是甲字二号。

    下面又继续拍卖,有丹药也有灵药,莫闲没有出手,倒是韦清出手了,以两万灵玉拿下一瓶龙虎丹,这是一种辅助丹药,主要提高修士在成就龙虎金丹时的品质。

    “拍卖已经过半,下面这件拍品是一件奇宝血狱瓶,这件法宝可以放出漫天的血水,而且血水之有着无尽的冤魂怨鬼,修行人的法器等物一遇到血水,就被它所污,如果身沾血水,一时刻,便化为脓血,起拍价为二十万灵玉,每次加价不低于一万灵玉。”梁子豪喊道,他神情激动。

    “血狱瓶,本是黑地狱的血狱的镇狱之宝,但不知出了什么事,流落到本门手,本门决定将它拍卖。”梁子豪又加了一句。

    刹那间,莫闲明白了,在他们破除黑地狱时,恐怕不止一件镇狱之宝丢失,也明白了,云市为什么在此开办这个聚宝会,他们是向阎罗殿示好,不用问,这件宝物阎罗殿一定会收回,二十万灵玉,这个价格不高。

    梁子豪加了一句,看起来是画蛇添足,但暗却震慑了不少人,本来有些人想出手,现在却打消的念头,也明白为什么开始大家都公开露面,临拍卖时才相隔开,除了莫闲这种深恨阎罗殿的人,恐怕只有魔门会狙击了。

    莫闲是财力不足,根本无济于事,就看魔门了,莫闲心想到。

    果然不出所料,只有两家在竞争,甲字一号与丙字一号,最终于一千万灵玉的价格成交,莫闲估计是阎罗殿,这个价格虽然高了一点,还在可以接受范围内,为什么魔门不出高价?

    莫闲看不懂,在丙字一号房,坐着的却是阴九幽,魔门奇之最年轻的一位,他阴阴的笑了,他根本没有想和阎罗殿争,要做就做无本生意,在黄花岗周围,他已布下天罗地网,准备将阎罗殿一网打尽,就是不打尽,也要对方元气大伤。

    云市是一帮最没有骨头的修行者,既贪婪又胆小,他知道阎罗殿来的八部天龙之首,天部首领释天,他要看看,这位释天怎样将血狱瓶运出去。

    在甲字一号,释天也在思考,他知道在安都是一个危险的地方,血狱瓶是一件法宝而已,但它是黑地狱的镇狱之宝,黑地狱这次出事,共丢了五件镇狱之宝。

    大千因果业力镜、阿鼻祭坛、血狱瓶、蜃寒珠和饶舌钩,阿鼻祭坛据小明王说,被叛徒莫闲所得,其它几件,都在空间通道遗失,现在知道了血狱瓶,由一个小修士得到,委托云市拍卖,他恐怕拿不到拍卖费,找到血狱瓶居然放出风来拍卖,云市为了自己面子,不好明着给,在背后偷偷透露消息给阎罗殿,连拍卖人是谁,都卖得一干二净。

    魔门肯定行动了,恐怕就在丙字一号,头疼啊,运送血狱瓶肯定会遇着一场血战。

    两人各自思索怎么办,其他人都不知道,莫闲的鳞片拍了十万,从传送阵扣除佣金后,一堆灵玉传了过来,莫闲装入乾坤袋,赏了侍女一千,又接着往下看。

    又一幅阵图,是烈焰阵的残图,此图一出,莫闲感到他体内的昧真火一动,心升起了一丝渴望,他平息了一下心情。

    残图只有四分之一,别人也不积极,莫闲终于以二万二千灵玉拿下,一到手,残图便化作一道红光,钻入他的丹田之。

    他刚刚炼出不久的昧真火的精神猛然向残图集,刹那间,图张开,只有四分之一,但四分之的虚影显示出来,烈焰熊熊,分明是昧真火。

    奇怪的是,其出现一个葫芦的虚影,更有熊熊烈焰从喷出,莫闲心一动,昧真火的种子立刻投入葫芦,葫芦实了一分。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