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常说,多算胜寡算,他不胆小,却往往胜算在握才出手,就拿这次来说,云市以为他们两边不得罪,出卖了得到血狱瓶的修士,不管多高的价格,当他拿到灵玉的一瞬间,就是阎罗殿要他的命的时候。

    阎罗殿可以收回用来购买血狱瓶的灵玉,最多损失一些佣金,大概只值千分之五,所以阎罗殿根本不在乎什么价格,肯定拿下血狱瓶。

    却没有想到,魔门根本不与之争,阴九幽亲自来安都,就是为释天而来,释天是天龙八部天部的首领,一身功行浓厚无比,修炼了梵天大梦诀,欲以梦证佛。

    对于释天,他知道光凭大阵,不能伤及他,就算天地玄黄阵是魔门奇阵,缩宇宙于一阵之,也不能伤到释天,他决定到时候,他会亲自出手。

    不过地此之前,他会将释天的爪牙铲除,然后击杀释天,他要看看,梵天大梦诀与他修行的九幽不战诀相比,究竟谁强。

    九幽不战诀,是魔门的一部奇书,它比绿如所修的阴阳独尊姹女**更神奇,名为不战,实质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剑走偏门,完全不问阴阳,从九幽入手,一身法力阴寒,却不畏诸阳克制,修到小成,身似九幽之主入世,大成,所在之处,意念起时,完全化为九幽地狱,不论对方是谁,一进身边,便被他所压制。

    释天一入阵,就知道自己伏,他也没有想到,有人这么大胆,他想到敌人会有埋伏,但没有想到,敌人居然不怕引起众怒,这是他的失职。

    既然这样,那就战!八部天龙的天部,本身就不畏战!

    隐隐约约,他现出法相,四面八手,向四周望去,他的手下在一入阵时,就被人挪移了,阵虽然广大,但挡不住他的目光,他的四面眼,放射出金光,阵玄黄云起,有几处发生了战斗。

    他用慧眼观察,发现他的部众居然与各方面在交战,大多数胜利,好像刹那间,天下皆敌,陡然,他看到燃脂头陀被莫闲杀了。

    他认出了莫闲,是那个阎罗殿的叛徒,他哼了一声,身体走出一人,从容地在阵迈步而去,而他却成面六臂。

    一朵玄黄云飘近,他一回首,随手一掌,一个亩许大的金色手掌从空而落,玄黄云传来一声惨叫,大掌轰的一声,将来人打成了肉饼。

    这是一个散修,来参加聚宝会,却给释天一掌打成了肉饼。

    他的分身迈步而行,直向莫闲所在的方向而来,一路上,越过重重阵法的空间,遇到一些不是阎罗殿的修士,他随手发掌,金色的大掌轰然压下,把一个个活崩乱跳的修士,拍成了地上的肉饼。

    在他手下,无一合之将,阴九幽控制着阵的主旗,看到了这一幕,他才不关心那些人,那些人不过是他临时用来对付释天的炮灰,反正就算他们师长要算账,首先找释天。

    看着他认准了方向,阴九幽倒是很好奇,顺便一望,看到相隔阵法之的莫闲人,他想起来了,刚才莫闲人好像杀了两个人,还是他亲自送到莫闲面前,是阎罗殿的八部天龙的天部众,看来,释天出分身,是来报复的。

    这不关他的事,他要多消耗释天的精力,在适当的时候,他会出手,没有把握的事,他不会做,他最多为莫闲人感到可惜,这个人还不放在他的眼。

    莫闲人正在张望,四周一片空旷,除了刚才出现的玄黄云,好像天地间,就他们人,猛然间,莫闲眼睛一抽。

    他看到一个人,莫闲敢保证,刚才绝对没有这个人,虽然距离他们很远,好像凭空出现,正向他们走来。

    韦清和谢草儿也看见了,来人一袭青衣,相貌古拙,脚下看似很悠闲,速度也不快,但一眨眼的功夫,便出现在身前。

    他望了人一眼,莫闲顿感到好像被一种奇特精神力量锁定,似乎他就是天地的主宰,使人觉得他做任何事,都天经地义一般。

    莫闲一惊,身两种心光一阵翻滚,刹那间摆脱了这种控制,体表千窍穴齐齐放出心光,释天笑了:“你就是莫闲?”

    “是,阁下是谁?”莫闲感到一阵恐怖,丹田之的龟甲一阵跳动,好像要冲出体外。

    “八部天龙天部众的首领释天,你能破除黑地狱,虽然有人帮忙,你不简单,可惜,背叛了阎罗殿,我不允许你生活在世上。”释天笑到,好像天经地义。

    莫闲一阵恍惚,但很快就清醒过来,而谢草儿和韦清却点点头,他们觉得释天说得很对。

    莫闲体内两种心光在翻腾,一种佛家心光,可以算是智慧之光,最擅长破除一切迷障,另一种是莫闲的根本,修炼黄庭之道而得的心光,两种心光并不同,黄庭之道的心光是一种境界,为他将来见神打下基础。

    这两种心光并不同,但在此时,却神奇的融合了,因为释天的梵天大梦诀的压力,终于合二为一,刹那间,心灵之,一切圆融,肺腑之,一头白虎现形,身上还坐着一位童子,白虎似乎在咆啸,想把那个白衣童子掀下去,白衣童子手六根素带飘飘,隐隐约约,想用六根素带困住白虎。

    莫闲一瞬间明白自己的身神现身了,但却与《黄庭经》上有点不太一样,他来不及多想,眼前释天是一个大敌。

    他冷哼了一声,隐隐有白气喷出,谢草儿和韦清一刹那清醒,浑身出了一身冷汗,太可怕,来人还没有做什么,仅是一照面,他们就觉得他无论做什么事,都正确无比,这是怎样的一种神通。

    谢草儿和韦清从未听说过,两人将飞剑悬在头顶,眼睛之,充满了警戒之色。

    释天很意外,莫闲不仅没有受他影响,还将他身边的两位受影响的修士,从他的影响唤醒。

    “好!有些本事,那就死吧!”释天说话间,手一翻,似乎天地翻转,一个金色的大手印从头上罩了下来,那种气势,就像人是一个臭虫。

    韦清和谢草儿心一点兴不起抵抗的心思,眼睁睁看着大手拍了下来,莫闲眼出现无数符篆,他的砍柴功运到极限,呛的一声剑鸣,在大手上,陡然爆发出无数剑气,大手微一怔,剑气纵横,仅仅消到一层,大手依然拍下。

    剑鸣声一入耳,韦清和谢草儿一个激灵,两人的飞剑同时出手,但一道剑光更快,那是莫闲出手了,莫闲一剑切入大手之,居然将大手分开,随后韦清和谢草儿的剑也到了,轰的一声响,大手破碎,拍在地上,卷起了一天尘土。

    尘埃落定,莫闲仗剑而立,而韦清和谢草儿看起来很狼狈,不过却没有什么事。

    “咦”主阵的阴九幽很是惊奇,他没有料到,莫闲人居然在释天的打击下,挺了过来,虽然是他的一个分身,但也不是那个人所能抵挡,但眼前的一切,却出乎他的意料。

    他惊讶,释天更是惊讶,他脸一变,手上出现了一张弓,此弓为歌利王弓,传说歌利王残暴无比,曾切割释迦牟尼的前身,此弓恶业满盈。

    他拉开了此弓,嗡嗡声响起,一支光箭现行,实质上是业力的聚积而成,一松手,箭化作一道流星,直射莫闲。

    箭未到,莫闲就感到无数业力如山一样,将他死死缠断,要是此箭射了莫闲,歌利王那永世不尽的恶业将会将莫闲拖入真正的无间地狱,永世不得出头。

    莫闲想躲,可是无路可躲,这支箭世间人根本无所避,眼看莫闲就要坠入无间地狱,就在这时,他丹田龟壳动了,轰的一声,出现在他的头顶,黄光和大地相勾连,一层层泛起,不仅将莫闲护在此,连韦清和谢草儿也护在其。

    箭一下子射在黄光之上,箭崩解了,空出现一个黑暗的漩涡,连接着幽深的地狱,无数鬼魂似乎想爬出地狱,却像下饺子一样,落向更深处,无尽的吸力想将莫闲连同龟壳一起拉进无间地狱。

    龟壳的黄光流转,间出现一条冥河的虚影,一见冥河,漩涡一下子变成了业力,溶解到冥河之,冥河之上,出现了一只冥河龟的虚影。

    “你怎么有冥河龟壳?!”释天叫道。

    而阴九幽却陷入沉思,过了一会儿,他笑了:“有意思,一个小家伙,居然有这样的天生之宝,而且祭炼的方法也确当,看来暂时没有事了,真是出乎意料,不过,这样更好,让他们绊住释天的一个分身,效果出乎我的意料,该我出手了。”

    莫闲一下子明白过来,他冷笑一声:“我为什么不能有冥河龟的壳?”

    他没有正面回答释天,难道要解释他是从阴风洞得到。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