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之后,手出现一印,随手祭起,在天空之,化成一座大山须弥山,山下一半是火,另一半是水,轰然压下。

    此印叫须弥印,虽然不是真的山,但其声势也够吓人,并且有水火,水火交炼,一般宝物,经过四十九日锻炼,也就成灰。

    莫闲的龟壳勾连着大地,虽然有阵法相隔,却联系上一丝,借大地的伟力,倒不惧他的须弥山,但水火交炼,如果真的被他炼到四十九日,恐怕黄光会耗尽,但莫闲没有办法,只能硬顶。

    一时间,他们人在黄光之,陷入水火交炼之,头顶上有大山,也不能移动,莫闲盘坐下来,身心和龟壳化成一体,他相信,不会这么长时间,估计布阵的人很快就会出手。

    阴九幽却让其他人掌握主旗,他自己进入阵,来此的阎罗殿的八部天龙的天部众,已经消灭得差不多,而阴九幽却一个人也没有丧失,虽然天部众很凶,但来此参加聚宝会的修士数量上远远多于天部众。

    修士死伤惨重的代价换来了天部众几乎全灭,阴九幽很满意这个结果,现在该收拾释天了,天地玄黄阵应该困不住释天。

    “你终于出现了,阴九幽,想不到会是你,我早该想到,除了你,别人不会想到如此方法,你借刀杀人,今天来此的我的部下,恐怕死得差不多了,我本来感到奇怪,为什么你们没有和我竞争血狱瓶,现在明白了,原来你在这里等我。”释天还保持着面六手的模样。

    “血狱瓶,不过是件镇狱之宝而已,我倒想见识一下梵天大梦诀。”阴九幽看起来很慵懒。

    “听说你修行的是九幽不战诀,既名不战,何别来送死。”释天看着阴九幽。

    “九幽不战诀,并不是你这种人所能想像,不战之名,天下法诀,的谁能与之相战,天下之大,唯我寂寞,故名不战。”

    “废话真多,私下设立阵法,驱使无辜者,你要战便战!”释天不屑地撇撇嘴,他的梵天大梦诀已无声的展开。

    这是一种精神上的力量,把对方拉入自己所主持的梦境,修至极点,梦境天地将转虚为实,真实转为一个天地,有着不可思议的功能。

    阴九幽感觉到身边的变化,他与大阵的联系断开,甚至感觉不到大阵,进入一个独立的空间。

    主阵之人觉得释天和阴九幽的气息消失了,在这个天地间消失。

    阴九幽懒洋洋地体验着这一切,在他的身边,一股“夫唯不争,天下莫能与之争”的韵味在酝酿成,他的九幽不战诀展开,九幽之,不争之德,在大梦诀之,完全遗世而独立,两不相伤,不怪阴九幽有足够的信心,不惧任何敌人。

    他笑了:“梵天大梦诀也不过如此!”

    他出手了,懒洋洋地取出一颗阴雷珠,往外一抛,绿油油的火焰爆发,如同山岳一样,无数魔影在火焰现身,咆哮着,向四周席卷而出,就算是一座山岳,也会在绿火彻底崩解。

    释天一下子散开,面六臂,化为完整的人,一个人脸上似喜非喜,一个人脸上似怒非怒,一个人脸上似哀非哀,个人分立方,手结印,梵天大轮印,梵天开天印和湿婆毁灭印。

    各放光芒,分立方,在虚空镇压住阴雷的爆发,一个宏大的声音响起:“梵天灭世!”

    刹那间,他的梦境空间出现了灾变,无尽的火雨,滔天的洪水,大地开裂,从天外吹来青黑色的罡风,把一切都搅得粉碎。

    随着空间的粉碎,天地似乎不存,只有释天依然如故,他的具身体飘浮在空间,好像一切都是幻影。

    连阴雷爆发产生的绿火都在其搅得粉碎,但阴九幽却像处在被遗忘的角落,他的身边空间似乎是另一重空间,看着天地破碎的样子,一点也影响不到他。

    他懒懒的声音响起:“梵天大梦诀不过如此,如果你就这些本事,那就请你归位。”

    他的身体猛然一振,慵懒的表现一下子不见,细长的眼睛冷森森的,眼睛也眯了起来,像鹰一样,盯住释天,释天顿时感到一股冷意直攻心脾。

    释天的修为,即使天寒地冻,冰封千里,赤身而处,也不会有丝毫凉气,但就是这一眼,他彻底感到一种冷意,不是**上,而是心灵上,这是心灵方面出现了破绽,从而感到凉意。

    与此同时,四周一下子暗了下来,九幽地狱降临人间,不是九幽地狱,而是它的投影降临人间,其种种法则规律,完全迥异人间,一道道九幽精神所化的九幽魔头,或者说,九幽精灵蜂拥而出。

    释天知道不好,大意了,被他慵懒的神情给骗了,个身影一闪,合在一起,手结不动明王印,舌绽春雷:“临!”

    须弥山的虚影出现在他的头顶上,同时急招另一分身,他已顾不上找莫闲的麻烦,莫闲正进入定境,凭龟壳来硬抗须弥山引起水火交炼。

    陡然间头上一轻,他一愣,却见须弥山带着滔天的水火冲天而去,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估计是释天遇到了对手。

    须弥印冲天而去,大阵不能阻,一刹那,大阵出现了破绽,莫闲觉察到这一点,大地本与他的龟壳相勾连,大阵出现了破绽,龟壳像吃了大补丸一样,黄光猛然增强。

    莫闲大喜,他的土遁术使了出来,本来他不能带人,但在外壳的帮助下,谢草儿和韦清只觉眼前黄光大盛,接着一暗,一阵天旋地转,出现在一个地方,已离开了黄花岗。

    土遁并不远,仅仅离开黄花岗一里多,但足够了,已经脱出了大阵,回头看时,那边雾气弥漫,一遍混沌。

    接着雾气飞出数十道光华,都是困在阵的修士,借着一刹那的机会,逃了出来,是是莫闲能抓住机会,其他修士也敏锐感觉到了这一难得之机。

    要是由阴九幽掌控主阵旗,修士们根本没有这个机会,阴九幽将主旗交给了身后一个人,到底有些不熟,出现了破绽。

    天地玄黄阵,突然雾气大作,隐隐似有无数声音,风声、雷声,还有厉鬼的嚎叫声,莫闲刚要走,几个人落到了跟前,身上带着伤,一个人望了莫闲一眼,莫闲感到他怀有恶意,他自从开辟了千窍穴后,对外部的信息比以前敏感得多。

    他不认识这个人,怎么会有恶意,莫闲思忖着,他暗自留心。

    那些人看了人一眼,随即就走,谢草儿说:“我们也走,这个地方不能久呆。”

    莫闲点点头,和韦清、谢草儿返回安都城,他发现,自己被一个人跟踪了,那个人正是先前对莫闲怀有恶意的人,不过,他离得很远,莫闲还是看见了他。

    莫闲一扯韦清,低声说:“有人跟着我们。”

    嘴往后面那人的方向一努,韦清和谢草儿都看见了,韦清眉头一皱:“他难到是阎罗殿的人?”

    “不像。”莫闲说。

    “我们分开走,看他跟着谁,在安都内,人比较多,他不会出手。”韦清说。

    这个建议正合莫闲的意,莫闲一转身,向右走去,而谢草儿和韦清也分开了,果然不出莫闲所料,对方跟在莫闲身后。

    看来对方是冲着他来的,但自己究竟什么地方得罪了他,莫闲也摸不着头脑,他没有向人多的地方走,反而向偏僻的地方而去。

    莫闲也是艺高人胆大,既然自己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了此人,不如干脆将他引到僻静处,看看是怎么一回事。

    莫闲这一走,显然出乎他的意料,但却正合他的意。

    莫闲又是一拐,不仅没有进城,反而出了城,闪身进入一处树林。

    他鬼鬼崇崇地跟进了树林,却失去了莫闲的踪迹。

    正当他失望之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你跟着我,干什么?”

    话音是从头上而来,他一抬头,看到莫闲正站在树枝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虽然没有拔剑,但莫闲却已经锁定他。

    他笑了,身上气势陡变,一路攀升,莫闲神色变得严肃起来。

    “朋友,我最近手头紧,想借二花花。”他说。

    他这一开口,莫闲愕然,居然撞上打劫的,莫闲以前听说过,修行者当各色人都有,相不到自己遇到,他不是没有怀疑他说假话,但看他的样子不是在说谎。

    “你既缺钱,那我就给你两。”莫闲说着,从乾坤袋取出一百灵贝,随手抛给他,但抛得却不准,散落在地上。

    “你打发叫花!我要你的乾坤袋!”他冷笑着,他气势一涨,莫闲就软了下来,以为莫闲好欺负,嚣张的说到。

    ;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