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阴符剑陡然出现在手上,更令人想不到的是,他左手印诀一起,那些散落在四周的灵贝顿时灵光散出,灵力开始运行,这是基础阵法五行阵。

    莫闲曾经与子常请教过阵法,虽然没有什么高深的阵法,子常却将基础阵法教给了他,布阵本来是很难,但基础阵法,又用灵贝布置,是子常与他说过的。

    灵贝内蕴灵力,本身是阵法师教徒弟时常用,不过灵贝布阵,作用并不大,仅用来演示,真实实战的阵法,要么是由专门炼制的阵旗,要么是阵图,很少有人用灵贝布阵,事实上,不止是灵贝,凡蕴含灵力的东西,都可以用来布阵。

    就是这演示效果的五行阵,五彩光华一起,他感到身子一沉,眼前出现幻像,虽然很快就看破,但已经迟了,一道剑光已从天而降,他死不瞑目。

    莫闲收剑,随手一摄,地上的灵贝飞起,他看了一看,摇摇头,灵贝已经大失灵光,看来,灵贝只能用一会,就会失去灵力。

    看着地上尸体,莫闲手一招,将他的乾坤袋取走,手往下一压,就回头而走。

    在他走后,一阵风吹过,尸体变成了灰烬,他的姓名莫闲都不知道,也没有必要知道,莫闲只要知道他怀有恶意就行,一定程度上,他还是保留了杀手的一些特征,虽说他也明白,天地之大德曰生,但他却不迂腐。

    莫闲回到了古槐寺,谢草儿和韦清已在那里等待。

    见到莫闲到来,韦清问道:“师弟,那人跟着你,是怎么回事?”

    “一个小贼而已,已经打发了。”莫闲淡然的说。

    韦清和谢草儿明白了,不再发问,莫闲回到自己房间,将那人乾坤袋打开,见里面两人件法器,一件吴钩状,一件环状,他没有多留意,继续翻看,其他是丹药,还有一些灵玉,还有一张不知什么兽皮的纸,上面写着几个字,还有一些线条,看样子是一幅地图,可是莫闲并不认识这种字,莫闲并未多关注。

    他见其没有特殊的东西,便收了起来,他从自己的乾坤袋取出那本书,他在聚宝会上买的《神行术》,花了十个灵贝,要是世俗的轻功,那他就吃了大亏。

    但他的心灵提示,要他买下,他就买了下来,可能其有什么机缘。

    他取出此书时,一张纸也被他带了出来,这不是一般的纸,而是一张玉纸,莫闲一下子想了起来,这张纸是当日收取无间祭坛时,他用泥犁珠想污损祭坛,结果反而变成献祭,他当时没有时间看,事后就把这件事忘了。

    现在无间祭坛在他师傅手上,而这张纸却在他的乾坤袋。

    他一把接着这张纸,这张纸很沉,一点也不像一张轻飘飘的纸,倒可以扔出去砸人,却像纸一样柔软。

    这张纸上只有一个符篆,莫闲只看了一眼,便觉得头发昏,眼前幻像丛生,差点没能移开目光,而且,符篆还在缓慢的变化,这是一个先天符篆,它的功能是什么?

    莫闲定了定神,抱元凝一,这才向那个符篆看去,目光才接触符篆,脑幻像丛生,仿佛世间毫无生趣,种种苦,无有穷尽,都扑面而来,要将他淹没。

    他有一种冲动,仿佛不受控制,他的手抬了起来,不自觉地动了起来,手指在无意识间临摹着,法力向潮水一样涌出。

    他一点清醒,硬生生控制住自己的**,手指停在半空,指尖上只临摹了分之一,四周如暝,种种不类人形的细小恶鬼,似乎要挣脱控制,从符篆跳到世间,一个伟大意志降临,神威如狱却又冰冷彻骨,他脑多了一串信息。

    他浑身汗出如雨,在他修行后,他几乎不可能这样,但这一次他大汗淋漓,甚至连心灵深处都充满了敬畏。

    好在他的道心经过考验,敬畏心一生,心傲气顿生,有谁能令自己屈服,他下意识了挺直了腰杆,硬生生控制数了自己,生命的尊严不容挑战,这是一个修者的底线,不论对方何等强大,自己何等弱小,生命一切平等,佛家说众生平等,道家有“我命由我不由天”,如果失去此心,神通再广大,也不是一个合格的修者。

    信息刚灌入他的脑,那个意志就如潮水一样退了下去,也许因为莫闲只临摹了分之一,一切都退去。

    但已惊动其他人,子渊、子常、韦清和谢草儿闯入门,子渊急切的问道:“莫师弟,发生了什么事?”

    他的目光望到了莫闲面前的这张玉纸,眼光一接触那个符篆,目光一凝,脸色大变,好不容易才移开了目光:“这是什么符篆,这么邪门?”

    莫闲定了一下神,苦笑道:“这是我无意得到的,一张玉纸上,只有这个符篆,我一见它,目光就不由自主受它吸引,脑也出现了生无趣,这是一个先天符篆,如果掌握,可能我会多一个神通,却后果严重,它需要灵魂献祭。”

    他这么一说,几个人失去了兴趣,他们都是修士,没有走到绝路,也不会用灵魂献祭的方式换取能力,特别是道家修士,向来主张“我命由我不由天”,便相继告别。

    莫闲没有说实话,但他所说基本上是事实,不过没有将脑的信息告诉子渊,因为太让他震惊,他不知道的是,平等王一丝神念投影,却让阴九幽还有养伤的释天大为震惊,不知道安都怎么出现这样一个顶端的修士。

    这是一个召唤无间地狱的管理者平等王的先天符篆,可以使平等王一丝神念投影到人间,挟带着阿鼻地狱的部分威能,一经出现,周围顿成无间地狱。

    平等王司十殿阎罗的第九殿,佛经说,凡犯**罪者死后经平等王审判,坠入无间地狱,但这十条大罪,倒有**条与佛教有关,比如杀阿罗汉、破坏佛像等,但莫闲从脑信息得知,平等王等十殿阎罗,虽属佛教从神,但事实上来历悠久,是一尊古老的神祇,甚至是先天神祇,众生坠入阿鼻狱,完全是自身业力所成,根本不是杀阿罗汉之类的大罪。

    破坏佛像更是可笑,如果说杀阿罗汉是杀人,与杀一个外道罪行是差不多,而破坏佛像则是损坏人类的产品而已,有业力,与损坏其他东西一样。

    不要小看平等王一缕神念,一入人间,立刻引发异相,威能可以说,已达世间所能容忍的极限。

    但这一切不是没有代价,先天符篆召唤平等王的投影入人间,每一次都代价巨大,他是一个无利不起早的角色,要用大量灵魂献祭,或者相当于灵魂的东西,甚至以自己的灵魂献祭,来换取威能。

    莫闲知道没有白吃的午餐,他在心,基本上已将这个符篆放弃了,他不会修这个符篆,威能虽大,但后果更可怕,孰轻孰重,他当然分得清。

    莫闲把玉纸收了起来,说实话,对玉纸他感兴趣,可是对玉纸上的符篆,他敬而远之,不过这个符篆在触发前,倒是阴人的东西。

    他不敢用意识查看玉纸,他不能确定会不会引起后果,在没有把握前,他不会再动玉纸。

    刚才弄出了那么大的动静,虽然现在他看那本《神行术》,不应该再弄出什么动静,他还是布置了阵法,他布置的是四象阵,一种基础阵法,布阵也是用灵贝,将气息掩住。

    他翻开了神行术,他不放过一个字,虽然知道这里面恐怕没有他要找的东西。

    现在的莫闲,看一本武林秘笈,眼界自是不同,甚至能找出其不足之处,神行术实质上是一种陆地飞腾术,炼到深处,可以赶上飞驰的骏马,并能长时间保持。

    日行千里,对此术来说,不是虚谈,仅到此为止,它不过是世俗间数一数二的轻功,并无神异之处。

    他记住了内容,完全可以复述,他自修行以来,记忆力便不断上升,虽说没有达到过目不忘,但也差不多了。

    他是一字一句地看,看得异常仔细,所以他居然记住了,他又看了一遍,对自己记忆力感到一丝诧异,看来,修行能不知不觉改善一个人,莫闲对修行更深了一层了解,不是纯粹为了战斗,而是一种全方面的提升。

    他记住了全,手诀一动,一团水生成,浇在书上,书页湿了,莫闲翻开了书,内容并没有变化,但他惊异发现,纸张虽然湿了,并没有像一般纸一样,而是依然保持完整,好像不是纸做的,而是绢一类所做。

    他可以肯定,书肯定不是绢一类,完全是纸,应该被人用心念所洗炼过,既然纸已经洗炼过,但怎么会用来记录区区的神行术?

    他一咬牙,干脆用火来灼烧,他点起蜡烛,将书页放在火焰上,令莫闲没有想到的是,纸居然毫无损伤,纸即使经过心念洗炼,也抵不住火,但它在火焰根本没有事。

    没有什么变化,连字都没有变,他一狠心,一口昧真火喷出,呼的一声,整个书籍燃烧起来。

    ;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