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笑了:“有准备羽人与无准备的羽人不同,这里是他们的家乡,只要得到高端战力,我想他们不必害怕任何人。”

    “师傅,不如我们与羽人交好。”芸香着急的说。

    “多嘴!”冰天魔女训斥到,芸香一开口,莫闲略加思索,明白了其中关键,他现在对事理可以说有一种直指本质的能力,这种能力其他修士也具有,随着他们修为越来越高深,这种能力也越来越强,这算是一种智慧。

    看来晋鹏与三大宗师间关系不太好,也难怪,晋鹏据芸香他们说,是一个成就妖婴的大妖,偏偏三大宗师是化神,由实力带来的好处就是三大宗师明面上还遵循妖王的领导,但一旦触及自身利益,三大宗师就根本不听他的,事实上,晋鹏没有实力,才容忍他们,权力对妖也一样。

    现在晋鹏能下达命令,灭掉羽人部落,那么有一天,当他的实力足够强大,他也会对三大宗师下手,他们现在与羽人交好,实际上给晋鹏一个提醒。

    莫闲不由地笑了,他说:“你们要交好,这不关我的事,我只是临时困住他们,等我的同伴到来,我就要走了,到时候随你们怎么办。”

    “你的同伴?”

    “他们见过,我们一共九个,这里是临时落脚点。”莫闲一指芸香他们说。

    冰天魔女转过脸,芸香说:“我见过他们,他们在我们被困住第二天就走了,据莫前辈说,十五日后,他们会回来,到时就释放我们,将我们困在这里,说是我们闯入大阵之中,给我们的惩罚,这里大阵覆盖了几百里。”

    当她话一说,三大宗师吓了一跳,他们知道此处有一个大阵,只以为最多不过十里左右的大阵,这还是建立在莫闲实力基础上,毕竟在他们眼中,莫闲也是化神修士,如果精通阵法,十里左右阵法还是能布置的,不料竟是覆盖几百里的范围。

    正说着,莫闲陡然抬头,他眉头一皱,什么时候化神不值钱了,阵外又来了一位化神,这妖很鲁莽,看也没有看,直接闯入阵中。

    方亦竹也向那处看去,芸香看到了,问到:“出了什么事?”她与莫闲和方亦竹相处了十几日,加上他们对她有指导之恩,她见到有异,忍不住问了出来。

    “有一个化神修士闯入阵中,他是谁?”方亦竹说着,手一划,面前出现了一面镜子,镜中出现一个男妖,身材粗矮,一双耳朵大异于人,方亦竹的镜光才现,他似有所感,向这边望来,眼中诡异发出幽黑的光华。方亦竹眉头一皱,身体晃了一晃,镜光散去,居然被他发现。

    “他是千秋梦方苞,他怎么来了?”芸香叫到。芸香一叫,三大宗师都皱起眉头。对于方苞,莫闲从与他的俘虏交谈中提到,只知道他是一个独行客,其他的事并不知道。

    方苞一到此处,没有留意,陷入阵中,幻境丛生,他立刻的明白,自己陷入阵中,他聚起精神,身边似如梦幻泡影一样,在他身边一丈以内,如黄粱美梦一样,生命如果不小心入其内,立刻进入梦境。

    就在这时,他似感觉到有人在看他,他一抬头,眼中幽幽,隔空就已发出法术,大梦千秋诀中吸字诀,方亦竹借一晃身躯,摆脱了梦境,镜子也散掉。

    “道友何人,何别做那藏头露尾的事?”方苞冷冷地说到,看起来他的声音并不高,却清清楚楚传到各人的耳边,如在众人的耳边说。

    莫闲笑道:“道友不请自来,闯入我的阵中,并不认错,反而怪我,倒是歪理一大套,道友为何事而来?”

    “我是为失踪的御林军而来,你是此处,放出御林军,撤消大阵,一切都好说,不然的话,休怪我不客气,破你大阵!”方苞说。他一边说,一边用神念四处打探。

    “口气不小,就算你是化神修士,落入我的阵中,也不要想脱身,以大阵胜你必你不服气,也罢,我会你一会!”莫闲轻声的说,但声音却像惊雷一样,在方苞耳边轰鸣。

    莫闲说完,身体一幻,人出现在方苞面前,方苞眼睛不由一抽:“你是化神?”

    “不错,我是化神。你要文斗还是武斗?”

    “文斗又如何,武斗又如何?”

    “文斗就是你站在这里,你打我三拳,我打你三拳,谁先不支,谁就算输;武斗么,就是各展神通对攻,谁先支持不住,谁就算输!”

    他看了一眼莫闲,说:“那就武斗!”要文比,看起来公平,但莫闲既然提出,肯定有把握,他又不呆,所以他选择了武比,武比反而使自己和对方在同一起跑线上,不管对方有什么诡计,实力是决定一切的基础。

    说完,一连串的幻境彻底铺开,大梦千秋诀又一次展开,营造梦中世界。莫闲当然看得出他的所作所为,微微一笑,头顶兆景又一次显示,双螺旋光带展开,无数生物咆啸而出,冲入梦幻泡影之中,两方均是精神为主,方苞想把莫闲拉入他的梦境之中,但莫闲在双螺旋光带的作用下,将身边一切都定住,包括他虚幻的梦境。

    “你的法术对我不起作用!

    “是吗?煮熟的鸭子嘴硬!”方苞冷笑到,梦境陡然一变,莫闲只觉得温香满怀,温柔乡中,英雄志消,好利害!不知不觉间,莫闲便中了招,双螺旋光带居然没有防得住,梦境得隙便入,这里隙缝不是物质世界的,而是在精神世界。

    “你太小看我,世事于我如虚幻,何别你梦中相求?”莫闲眼睛一迷糊,陡然眼睛清明,他修的天演录,却是一种奇功,一旦自己吃亏,天演录便自动运行进化,莫闲不时也极注重修心,虽然他的梦是很美好的,但莫闲一颗心却向大道而行,虚幻终是虚幻,一切都不长久。而莫闲的天演录中诞生的生物,却是洪流一样,冲向方苞。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