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数生物生生不息,由低级到高级,越是低等,越不会做梦,虽然方苞的梦的法则很厉害,却再也经不住如此多的生物,无限的信息冲入其中,与梦境结合,却生成光怪陆离的景象,一切都失去了控制。方苞脸色一白,口鼻之中,喷出鲜血。

    他形如厉鬼,面目狰狞,心一狠,身外梦境消失,他厉啸一声,现出一面镜子,千秋鉴,一派如梦的清辉现,在他的身外又形成一层保护层,如同一个光茧。

    莫闲笑了,他没有用什么法术,而是凭借肉体的强横,向前一步迈去,身体勾连世界的本源,虽然调动不足亿万分之一,但他体现出来的威能,已非化神修士所能想象,脚步落下,整个星球震动,身边的元气如凝,几乎一切外部法术在他身边数丈之内都不能起作用,身的身边造成了禁法区,镜光清辉,顿时被分开,莫闲一把抓下,手爪之上,清辉暴涨,隐隐之中,符箓出现。方苞眼看着莫闲的手掌越来越大,而自身却有心无力,身体似乎被一种奇异的力量束缚住。

    他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莫闲已一爪落下,符箓一下子镇压在他的百会之上,他的法力顿时被禁,委顿下去,甚至连他头顶的法宝千秋鉴都来不及收回体内,从空中跌落下来,莫闲随手一摄,将之取在手中,一手拿着千秋鉴,一手提着方苞,脚下一动,出现在众人面前。

    三位宗师正在焦急地等待,他们想的是这两人都是化神,可能长时间较量,他们得等等很长的时间,谁知眼睛一眨,方苞已经成擒。莫闲手一松,将方苞扔在地上,三大宗师都认出了方苞。

    “方道友,你怎么会在这里?”青竹客问,“难道你的弟子也被擒?”

    “我是为御林军而来,由炎日求我,我是想看一下,技不如人,以至被擒。”方苞羞愧的说。他并没有完全说实话,化神修士还有三人,其他两人他们不知道,而方苞却被华都国收买,一句话,现在,华都国妖王晋鹏更有底气,虽然方苞不一定听他的话,但总算有了点底气,他的野心更加膨胀。

    三大宗师脸皮微动,他们是的何许人也,当然从他的话中听得出意思来,冰天魔女转脸向莫闲说:“莫道友,能不能将御林军放出,我想看看他们到底是谁?”

    莫闲说:“当然,本来困住他们,是他们乱闯,既然道友求情,放出他们并无难事,不过,他们得哪里来哪里去!”

    “这个当然,我可以答应!”冰天魔女说,她越俎代庖,莫闲笑了,他看得出她与妖王晋鹏不是一条心,借助莫闲来给晋鹏系的诸人一个教训,好像莫闲是他们的朋友一样,而青竹客和烟霞烟子虽然与莫闲有矛盾,特别是青竹客,不过在此事上三人的态度一致。

    “那行,他们有五百人,一言不发就往我的阵闯,我不想让他们干扰我的正常生活,便将他们困在阵中,为了补偿他们,我将他们功法改进了,现在他们所修是我改进的功法,可比他们原来的强上许多,并且,我将他们分开,免处互相干扰,我可对他们没有做任何事情,他们出来,一样的生龙活虎,说起来,他们应该感谢我!”莫闲说着,手一动,五百士兵一下子出现面前,各人还保持各自的状态,有的正在打拳,有的在打坐,一下子都是出现在众人妖面前。他们出现,三大宗师没有看出他们是怎么出现的,心中一凛,知道莫闲在示威,即使莫闲借用了大阵之力,但事先一点先兆没有,这就太可怕了。而方苞由于法力被告封,更不能发现端倪,当众妖出现时,他心中也是充满了震憾。

    这五百人中,一百多妖认了出来,他们认识莫闲,他们主要是枭人,因为方亦竹擒拿他们时,他们有感觉,立刻跳了起来,张弓搭箭,对准了莫闲和方亦竹,而其他妖兵却不解地看着他们,连他们的将军亦是如此。

    “枭烈,这是怎么回事?”洞平厉声喝道。

    “将军,这两个贼子将我们困住,现在敌人当头,让我们把他们擒下!”枭烈眼睛望着莫闲和方亦竹,嘴中说到。

    莫闲冷笑一声,没有看见他动作,那一百个人感到身体一僵,接着弓弦呯的一声,一百弓的弓弦全部断裂,枭烈想发命令,可是根本发不出声,好像陷身于噩梦之中。

    “不知死活!”莫闲淡淡地说,“既然这样,那就给我站在这里,本来是想将你们释放,现在看来,还是要调教,不然不听话!”

    莫闲说着,方亦竹笑了:“他们就是蜡烛,不点不亮,既然如此,也好留下做标本!”别人不懂什么意思,莫闲懂,看了方亦竹一眼,这个女子真的不把妖当人看,动不动就想在妖身上动刀,虽说的是气话,但一个女子,说制作标本时一点情绪都没有,好像对待一般动物,要是他们知道什么是标本,不知他们有何想法。

    洞平大为恼怒,手摸着斧头,手上青筋直冒,冰天魔女看到这一幕,冷哼一声,一股冰寒顿时笼罩在洞平身上,青竹客一愣,他本想待洞平发难,再将洞平制住,因为他知道,洞平根本不是莫闲的对手,他对冰天魔女的出手有点例外。

    洞平身体一僵,立刻认出了她是冰天魔女,开始他并没有注意,现在一看,冷汗下来了,他不仅认出冰天魔女,也认出了青竹客和烟霞仙子,这三大宗师怎么和莫闲站在一边,旁边还有一个人,他是谁?好像有些眼熟。

    “冷道友,你看怎么办?你好心可人家不留情。”莫闲说。

    “方道友,我可是为你,你看怎么办?”冰天魔女回过头来,对千秋梦方苞说。

    方苞知道三人不待见他,他板着脸,淡淡地说:“你们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不要问我,我只是一个俘虏!”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