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下来后,个人回到古槐观,谢草儿和韦清向莫闲汇报成果,谢草儿用利诱的方法,而韦清则是利诱加威吓,甚至动用了**术,一句话,一天时间内,莫闲已在安都布下一张大网,虽然所动用的皆是下九流的凡人,但修行者不会想到,身边的乞丐、流氓还有说书人,店小二,以及卖唱的艺人,都是莫闲的耳目。

    莫闲却进入子渊的房间,把自己人所作所为,细细告诉了子渊和子常,两人不是呆子,立刻想到其奥妙。

    “师弟,你要在世间,绝对是王佐之才。”子渊赞道。

    “不要抬举师弟了,我以前是个杀手,这一套玩得透熟,甚至连妓院都布上眼线,但对于修行者来说,没有必要在妓院布眼线。”莫闲说。

    “这就是你所说的后手?”子常问道。

    “不仅仅是,下面我还要特色一些人,必要时,对他们进行控制,要给他们一些符篆,甚至我会用鬼灵在必要时控制他们,希望用不着他们,如果动用他们,说明形势已经失控,对了,这个计划只有我们五人知道,不要告诉他人,连观主都不要告诉。”莫闲特意提醒他们。

    “放心,自从你说破了观主的用心,我们就防范着观主。”子渊正说着,陡然他的脸色变了,因为他发觉似乎有东西在监视他,好在他们很小心,说话都是传声。

    莫闲也发觉了,子常也发觉了,莫闲想起来了,在第一天来时,夏侯泉就提醒过他们,后来莫闲也曾有感觉,不过当时他没有发现,和今天这个感觉一样。

    子渊推开了门,入眼正是那颗古槐树,人的感觉消失,围着古槐树转了一圈,什么也没有。

    他们来没有多少天,发生了许多事,根本没有时间查,监视也就出现了两次,这是他们有感觉的,没有感觉的,不多有几次。

    从这次开始,他们有成把握,这应该是一种术法,而不是古槐观出了叛徒,但几个人都没有看出是什么。

    “子渊师兄,你知道监视类术法有几种?”莫闲问道。

    “监视窥听类术法,我知道的有圆光术、天视地听、天眼、天耳,还有预先布置类似阵法或者法器类,这是哪一种?”子渊皱眉。

    “还有阴魂类,如耳报神之类的法术。”子常说,“师弟不是炼有鬼灵,也可以去监视别人。”

    “这些法术,圆光术只能看见图像,不能听见声音,可以不考虑。”莫闲说。

    “也不对,世间传闻,江湖有奇人,会读唇语。”子常说。

    “说的也是,暂且不问它,天视地听,这倒是麻烦,天眼天耳,这些法术,它们施法无形无色,不像我们这里,我两次都是发现和古槐树说不出的关系,倒像法阵或者法术用品之类,而且在古槐树身上。”莫闲沉吟道。

    “让我们来好好找找,如果是法阵或者法术物品,我们应该找得到。”子常神色一动,神识在古槐树上下找着,连树叶都没有放过,然而,他失望了,什么也没有发现。

    他摇摇头:“什么也没有,除了树上有一些虫子,难道我们猜错了。”

    “等等!”莫闲灵光一闪,“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也没有!”

    “不是这句,是后面的一句。”

    “树上有些虫子,很正常啊!”子常感到莫名其妙。

    “虫子!”子渊和莫闲陡然眼放光,几乎同时叫了起来,莫闲说:“我记得有一种窥视法术,就是以虫子为媒介,既然没有阴魂,会不会是虫子。”

    他这么一说,子常也恍然大悟,他们忘记了一大类法术,是蛊术,道佛正法占大多数,可是蛊术也很可观,他们都听说过,以蛊虫监视别人的事。

    子常重新放出神识,这回他终于发现了端倪,有几只很小的虫子体内有极其微弱的波动,他不问是不是,手指一弹,微微红光闪过,哧的几声,冒起了淡淡的青烟,几只异常的虫子变成了灰烬。

    他们不知道,在大相国寺,还有相国府的后院偏僻处的一间房里,有数面镜子,陡然间,镜子破碎,大相国寺的一位僧人眼睛一眯,古槐观居然发现了,这等事也发生在妫嗟府的偏僻处。

    “师弟,你手快了!”子渊叹道。

    子常一下子明白过来,不好意思地说:“我一时忘记了,没有留下对方的气息。”

    莫闲笑道:“不要自责了,这只是一种可能,我们还是小心行事,说到机密事,还是传音为上,或者用阵法掩饰,不知道我的布置有没有被对方察觉。”

    “没事,对方即使知道,也不能把那些人怎样,他们只是一个凡人。”子渊说。

    “我还是回去画一些符篆,备用,我这几日可能是要闭关,有些事你们辛苦一些。”莫闲说。

    “你放心,尽管闭关,还是以修行为主,你好像要突破了,是吗?”子渊问道。

    莫闲点点头,他前日在天地玄黄阵,肺部之神现形,虽然情景与黄庭经有些不同,但自从他开了千窍,他知道自己与正常黄庭经有些不同,他现在正在巩固,以求肺部之神彻底显形。

    他进入自己的房间,布置好四象阵后,垂帘内视,《黄庭经》又默默地在内心流淌:

    肺部之宫似华盖,下有童子坐玉阙。元之子主调气,外应岳鼻齐位。素锦衣裳黄云带,喘息呼吸体不快。急存白元和六气,神仙久视无灾害。用之不巳形不滞。

    随着心内默诵的经,当诵至上一段时,肺部之神,元之子现身,身着白衣披黄带。莫闲知道,白色是肺的本色,肺属金,故身穿白衣,而金由土生,故披黄带,他坐在玉座上,身边白气如云,这是应有之象,《黄庭集注》上讲,元之子,坐肺宫,现形为童子,实是肺的功能的具象化,故身着白衣而披黄带,肺部之神一现,肺的功能得到根本性的提高。

    《黄庭集注》上首炼肺部之神,在于呼吸是一个人的根本,人的性命只在呼吸间,佛祖传安般法于子,也是强调这一点,所以《黄庭集注》上也以呼吸的重要器官肺入手,就是此意。

    但元之子的身下的玉座却化为白虎,这是《黄庭集注》上所无,而且拚命地想将背上的童子甩下,莫闲在天地玄黄阵已经经过一回,知道要降服白虎才成。

    肝藏魂,肺藏魄,特别是魄,为阴性能量信息之聚合,道家贵生,炼魂洗魄,莫闲身开千窍穴,天地间,阴阳信息通过千窍穴聚于一身,远比百六十窍穴利害得多,而魄主死,魂主生,故此,在他身上,出现了元之子骑在白虎身上,他要成就肺部之神,必先降服白虎,其凶险,远比只有元之子大得多。

    元之子右手举住小拳头,左手抓住白虎的顶瓜皮,一拳接一拳,而白虎却仰天长啸,身体上下颠簸,拼命想把元之子甩下甩下去。

    莫闲顿时觉得肺部天翻地覆一样,平时他的呼吸已经足够长和缓,现在却觉得呼吸急促,好像没有修行一样。

    甚至他的鼻如火一样的在烧,他顾不上许多,一张口,长吸了一口气,将一口唾液分成口咽下,咕嘟有声,暂时缓解鼻火烧一样的感觉。

    同时,急忙存思童子身边的白气如云,调和体内六气,一丝丝雨丝洒到元之子和白虎身上。

    童子一见到雨丝,精神大振,这是体内白元调和六气所成,而白虎似乎很痛苦,猛然一声长啸,风从虎,一股暗灰色的气雾成风,莫闲不自觉地张开了嘴巴,一股灰气从他口,还有两个鼻孔喷出,达到了丈许远。

    风腥臭无比,这一喷出,鼻孔间的火烧的感觉立刻消失,再内视体内,白虎已然降复,元之子安坐在白虎背上,肺部一片清凉,莫闲感到天地间空气从未有过这么清新,他闻到一股腥臭味,睁开的眼睛,苦笑了一声,急忙下座,把门窗都打开。

    “好臭!”谢草儿过来了,捂住鼻子说,“你闭关有天了,出了什么事,这么臭?”

    莫闲走出房间,天地间空气是如此新鲜,他的肺已经脱胎换骨,将新鲜的空气输送到全身,细胞充满了活力,他甚至感到,自己的力气提升了几倍。

    “师妹,我将肺毒素排了出来!”莫闲说。

    ;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