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是妖王晋鹏请来的,你怎么能不管呢,莫道友,你说呢?”冰天魔女掉过头对莫闲说,莫闲知道她想将自己拉下水。

    他笑了:“当然,你说你是俘虏不假,但我们之间没有别的恩怨,不过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我不想与任何人为敌,也不想惹事,但不怕事!”

    莫闲说着,手一动,解开了方苞身上禁制,方苞暗运动了一下,见并没有什么事,他一拱手:“我技不如人,以后当奉还!”

    莫闲没有当回事,他只是来考察,而且器修也不是他们所想象,如果不再过几十年,器修不知又会到何种地步,毕竟器修是一种群智,而方苞他们却是个智,本来就不对等,现在莫闲已经超过他,越往后,只有差距越大,这一点,方苞是万万没有想到。

    “我等着你,现在你不是我的对手,将来也不会是!”莫闲说。

    “我们走着瞧!告辞!”他一扬手,一股旋风将五百人人卷起,飞入他的袖,莫闲一愣,接着他的胎仙反馈给他信息,他本来以为这是传说袖干坤,但胎仙却将这种技巧弄得一清二楚,这不过是太宇之术的一种运用,他以梦境开辟了一个简单空间,人进入到其,实质上对人伤害比较大,好在都是妖物,自身都是修行,所以才相安无事,莫闲可以做得比他更好,根本不像传说袖干坤,但也是太宇之术的一种运用,如果再完善一下,跟洞天法宝相结合,未别弱于袖干坤。

    莫闲见他收了五百妖兵,随手将千秋鉴抛给了他,这件法宝莫闲基本上已经摸清,他能使人坠入其而不自觉,说白了,幻术多于实际效果,所以莫闲才轻易破开,当然,只针对莫闲而点,换一个人,没有莫闲的身体强度,更不会勾连世界的本源,那么,破开它的防御却是很难。

    方苞接过千秋鉴,一抱拳,身体陡然不见,已潜入梦境当,凡有智能生命做梦的地方,他都能出入,不过他的代价也比较大,往往有较长一段时间内神情恍惚,分不清现实还是梦境,正常情况下,他不会应用这个神通。但今天他使用了,莫闲若有所思见他消失,看来,能够修行到化神的修士,都不是简单的修士,莫闲虽然战胜了他,但对方还是有独到之处,居然凭借心力,以众生梦境为引,脱离大阵,这种方法,莫闲还是第一次见到,给他一个极大的提示。虽然这种方法消耗心力太多,事后肯定精神恍惚,有大量的后遗症,但一般阵法还有法术神通却很难防住他,可以称之为梦遁。

    莫闲借助胎仙,在心灵深处开辟一个虚相空间,开始推演这种奇特的遁法,他像一台多进程的计算机,在表面上看起来,完全没有丝毫推演的痕迹。

    方亦竹一皱眉,她居然没有察觉方苞是怎样消失,不要说她,就连大宗师,也是如此,方亦竹问莫闲:“他是怎么走了?”

    莫闲知道她的意思,这个大阵,覆压数百里,一般遁法已失效,就是化神修士也望阵兴叹,但方苞居然脱离大阵,不由方亦竹不问,不仅是方亦竹,周围的妖都竖起耳朵,包括大宗师在内。

    方亦竹没有指望莫闲会回答,偏偏莫闲知道,由此可见,胎仙的强悍,胎仙本质上算是仙,已非人类,之所以称之为胎,说明他的柔弱好似胎儿,他在战斗力上就差得多,但也比一般化神强,而他真正强悍的地方,是他得以仙人角度来看待问题,就像一个正常人类,看待世界,人在体力上比不过狮子老虎,但人的聪明却不是狮子老虎所能比拟。

    “他修行功法很特别,好像与生灵的梦境上关。”莫闲说,烟霞仙子点头说:“他修行的是千秋大梦诀,这也是他的绰号为千秋梦的原因。”

    莫闲点点头,接着说:“他的功法很特殊,以梦境为主,一切攻击也是如此,当然,他的遁法也是如此,我给他的遁法起了一个名字叫梦遁,只要世间有生灵做梦,他能借助心力凭别人的梦为凭依,借机遁走,这就是大阵防不住他的原因,不仅大阵防不住,一般法术神通都防不住他。”

    “那他不是可以通行无阻,为什么在之前能被大阵困住?”方亦竹又问到。

    “这是他在危急时才用的技能,而且,有缺陷,施展此法,消耗心力太多,一般生灵消耗心力太多,会加快衰老,甚至会一夜白头,他消耗的心力远在一般生灵之上,我想此法之后,他肯定有一段时期精神恍惚,说不定还有其他症状,所以他不到最危险时,不会施展梦遁。在之前被我所擒,那是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会落入我手,而我当时制服他事出突然,他没有反应过来,等他明白,却又被以符镇住了泥丸宫,功力并封。而这时,虽然没有置身于危险当,他对我制服他很不服气,所以才不想我打开大阵,干脆以梦遁而走。”莫闲分析道。

    “原来如此。”方亦竹心一轻,不是大阵没有用,而是敌人功法太奇怪,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并不意外,她倒是对他的功法很感兴趣,可是人已走,她望向莫闲,莫闲知道千秋大梦诀么?即使他不知道,应该知道一些特征,如果知道一些特征,那么,就可以根据这些特征,来逆推功法,就算和原来版本不一样,只要有效果就行,如果能借助此方法,来深入人的潜意识,那么会将人类对精神方面理解向前推进一大步。算了,等众妖走后,再私下里问莫闲。

    大宗师第一次听莫闲来剖析千秋大梦诀的梦遁的缺点,深感震惊,人心思不同,但有一点是共同的,就是对莫闲起了深深的戒心。莫闲只跟方苞一交手,便推出这些结论,不怪莫闲会修改自己弟子的功法!(。。)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