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说的不错,他总算明白了,他修行《黄庭经》对了,道家贵生,《黄庭经》秉承这一点,这使他对长生有了基本的理解,《黄庭经》修炼身神,特别是内脏,在人体来说,也许人可以缺胳膊少腿,并不影响人的性命,但内脏一旦发生病变,这很麻烦,还有人的脑袋。

    《黄庭经》却从内脏和脑入手,炼其身神,实质是功能的具现,从长生角度来看,这完全正确,只有将内脏炼到完美,人的**才可能长存。

    而炼内脏很难,不像外部的肌肉,所以《黄庭经》采用存思炼神的方法,也许佛家嘲笑,这做不到空,但《黄庭经》一步一个脚印,身是渡世宝筏,身不存,对踏入修行途的人来说,不过是空谈玄理,道家首重在身,讲究今生成仙,而不问来生,这是古仙法的代表。

    子渊也过来了,一望之后,笑着对莫闲说:“恭喜,你神清气爽,应该是突破了,你修行黄庭大道,我们并不熟悉,但今日之你,已不同于日之前的你,刚突破,是不是巩固一下?”

    “修行之道,有张有弛,才是正道,这阶段我正常修行,过些日子,我再闭关。”莫闲笑道。

    “师弟,你这几日闭头,韦师弟和谢师妹可将事情安排得停停当当,特地安排几个人,把情报进行整理分析。”子渊说。

    “观主他们知道吗?”莫闲问。

    “他们蒙在鼓里,不过是些市井人。”子渊说。

    “正该如此,我们只要掌握大局就行,看来我要快一些,不然会被你们落下。”莫闲笑了。

    莫闲画了一些符,基本上是基本的符篆,威力并不大,好处是他们能被一般人使用,大多数是一些召唤阴魂的符,其他符没有一定功力不能使用,莫闲心隐隐想将那张先天符画出来,召唤平等王投影入人间。

    他深吸一口气,暗暗警惕,想不到那一日后,自己居然忘不了,还是平等王的蛊惑,平等王号称公平无比,自己难道禁不住诱惑?

    他一次次反省自己,将这个念头清出体外,他开始他的布局。

    大相国寺,知住是一个柴头,也就是管柴火的和尚,虽然是一个小小的柴头,与那些首座、堂主之类不能相提并论,甚至不如圣僧侍者,但好歹也是一个执事。

    大相国寺一天烧的柴很多,他只要稍微动一些手脚,便可以比一些和尚富裕,他不会法术,会些武功,他不知道上层的事,他做和尚,也就冲着和尚可以吃饱饭,结果不仅吃饱饭,还有一百多两雪花银。

    知住和米头知持相约上街,在街头上,一个年青人摇着扇子迎面走来,两个人不知怎么的跟在了此人身后。

    这个年青人正是莫闲所装扮,这两个和尚没有想到想到,有人打他们的主意,在人迎面相遇的一瞬间,两人看到年轻人轻轻的一笑,头一昏,不自觉跟着他走。

    莫闲以阴魂附体术,将两人不知不觉地跟他走,在僻静处,莫闲以**术给两人下了指令,便放两人自己回去,两人走时,身上已经有几张莫闲画的符篆,两人却忘记了莫闲,觉得一切如常,对僧衣符篆,两人也觉得一切如常。

    莫闲不碰修士,只碰这些人,在相国妫嗟的府,不知不觉,府一些小关卡也了莫闲的手脚,莫闲这是广布手脚,希望用不到他们,一旦用到他们,说明情况已经不妙。

    不知不觉间,一个多月过去了,大量情报汇总到五人手上,安都派现在真正可以说派,南宫鹤这一派虽然还嫌弱,但已有多名散修投入其下,甚至有华阳派的修士出入其,凌余行居然命大,逃出了天地玄黄阵。

    南宫鹤虽然厌恶道佛,但在大势面前,也不得不用这些修士,而阎罗殿和魔门虽然关注到这些,并没有过分注意,他们看不起散修,却没有想到,莫闲已经织就一张情报网。

    一条情报引起莫闲的注意,莫闲眉头紧锁,他和子渊说了一声,便出去了。

    韦清看了一眼刚才莫闲看的情报,上面不过是些修士的行踪情报,他没有留意,却忽略了一条情报:有女修带面罩,大相国寺似乎有人跟踪。

    下面是这个女修在什么地方出现,这条情报混在诸多情报之,一点也不起眼。

    莫闲来到城东,此地距大相国寺有几里路,在一个茶馆之,看到了绿如,她依然以面纱笼面,她身上气质却又发生了变化,媚态减少,多了几分清纯,莫闲很好奇,阴阳独尊姹女**是怎样改变一个修士的气质。

    他一眼看到绿如,绿如也好像心有灵犀地抬头,正好看见了莫闲,眼露出了惊喜。

    莫闲径直走进了茶馆,绿如也站了起来:“你怎么来了?”

    “我在安都已一个多月,执行门派任务,近来圣门和阎罗殿闹得很凶,遇仙宗在安都有一座道观,古槐观,派我来看看。”莫闲说,坐了下来,绿如也坐了下来。

    “姐姐卷入其,我放不下她,故来看看,正想晚上进皇宫一趟,你就来了,你怎么知道我来了。”

    “有人看见你,还看到大相国寺的人跟踪你,我怕你经验不足,就来了。”

    绿如心暖洋洋的,她知道莫闲是关心她,悄悄地说:“我早就知道了,那两个人已经被我解决了,人家不比以前,在江湖上这么些年,也算见识了江湖上的风险。“

    “小心些为好,你杀人有没有人注意到。“

    “没有人注意到,我是在僻静处才下手,莫大哥,晚上陪我去一趟皇宫。”

    莫闲点点头:“你这次来安都,你师傅知道吗?”

    “知道,她叫我去妫嗟府上,我没有听人,妫嗟那个老家伙,见到我是一付色眯眯的样子。”

    “那么圣门知道你来吗?”

    “他们大概不知道,在安都,目前由阴九幽主事,他可是一个很利害的人,上次白猿爷爷用的阴雷珠,就是他所凝练的,天下阴雷珠虽多,但没有一个人能比上他。”

    “我知道。”莫闲说,他没有说魔门上次暗算他们的事,那次事件,并不是针对莫闲,而是将整个参加聚宝会的人都选入其,不得不说,阴九幽好大的气魄。

    在绿如面前,莫闲很放松,也没有什么心机,两人一边喝着茶,一连聊着,把他们自分后的事情一一向对方倾述,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

    “我带你到一个地方,那处的水饺特别有名,我们去吃水饺。”绿如把莫闲的手一牵,快步向外面走。

    “好啊!”莫闲应道,在这个时候,两人完全忘了自己的身份。

    两人转过几条巷子,在一家小店面前停下,绿如走了进去:“大娘,来两碗水饺!”

    一个年妇女听到绿如的话,口应到:“是绿如姑娘吗?你有好一阵没有来了。”

    “大娘,我这段时间不在安都。”绿如说,大娘忙着下饺子,小店并不大,生意却很好,莫闲却发现,这位大娘手很稳很快,应该有不弱的功夫在身。

    “两位,慢用!”一个年轻的女孩端着水饺,长得和大娘很相像,应该是母女,从她的走路上,还有她端着的碗很稳,莫闲看得出她是一个练家子。

    莫闲用筷子夹了一个水饺,沾上醋,送入口,一股鲜美之意在口绽放,虽是普通的白菜肉饺,白菜的香甜和肉的鲜美让莫闲食欲大开。

    “果然如你所说,不想在这小巷之,竟有如此美味。”莫闲赞道。

    “当然,你看是谁推荐的。”绿如得意地说道。

    “郑大娘,想不到昔日江湖上鼎鼎大名的玉罗刹,今日竟然在这小巷卖水饺。”一个声音响了起来,莫闲看到一个独眼龙走了进来,手拿一把九环大砍刀。

    他进入店,见店有食客,大砍刀往一张桌子上一放,喝道:“散了,快散了。”

    食客一见,纷纷放下碗筷,避让不迭,他们看见明晃晃的大砍刀,谁也不想把性命丢在这里面。

    只有莫闲和绿如无动于衷,一个江湖人而已。

    独眼龙见莫闲绿如还在低头说着话,没有理睬他,他感到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挑战,把桌子一拍:“那对鸟男女,耳朵聋了吗?”

    莫闲一抬头,刚要说话,郑大娘说话了:“过江龙,不要冲着客人,当年饶你一命,你还敢来,再说,我已退出江湖,不再管江湖事。”

    “我的一只眼睛就这么算了,哪有这么便宜。”

    “我的丈夫也死在江湖,我找谁算账,你不过伤了一只眼睛。”

    “当年你丈夫伤了我一只眼睛,他死了,你替他还,不然的话。”他转以过脸,看到那个年轻的女子,“这是你女儿,怪水灵的,你给大爷暖被,大爷就铙了你。”

    他淫笑着说,话还没有说完,莫闲开口了。

    ;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