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江龙回过头,独眼放出恶狠狠的光芒,桀桀地怪笑道:“我说刚才怎么大胆,原来是炼家子!烦恼皆因强出头,小子,你死定了。”

    “这位侠士,多谢你仗义执言,还请不要插手。”郑大娘说着,解下身上的围裙,对过江龙说:“一切冲着我来,跟他们无关!”

    “好好!”过江龙看了莫闲一眼,眼光又集在绿如面上,眼露出一丝淫光,又狠狠地看了莫闲一眼,眼分明是说,小子,你跑不了。

    莫闲自从修行以后,身上气质完全变了,变得缥缈起来,反而将他一身武功给掩盖了,过江龙没有看出来,郑大娘也没有看出来,绿如本身就不精通武功,她完全走的是术法这条路。

    过江龙手大砍刀一举,九环响成一片,一刀劈下,郑大娘并没有拿兵器,手的捞饺子的铁笊篱斜斜封出,大砍刀虽力大身沉,却被笊篱带偏,大刀走空。

    不等他回刀,郑大娘照着他的头就打,莫闲见郑大娘下手一点也不含糊,不觉点头。

    绿如看到莫闲点头,问道:“郑大娘是过江龙对手吗?”

    “很难说,郑大娘目前占上风,但一个女子,在气力上先天不如男人,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拿下,时间一久,恐怕对郑大娘不利。”

    两个人你来我往,在一旁的郑大娘的女儿着急了,她也看出,郑大娘好几次差点得手,偏偏给过江龙躲过,时间一长,对她的娘不利。

    郑大娘又一笊篱,过江龙后撤了几步,过江龙也感到点子扎手,以前郑大娘使用蝴蝶双刀,现在居然使用一个笊篱,他不知道,郑大娘根本没有想到他来,蝴蝶双刀放在房间里,,只好以手上的工具迎敌。

    郑大娘武功明显比以前进步,但手兵器并不合手,战斗力只能发挥一个八成,现在看是占上风,心却暗暗叫苦。

    女儿回到房,出来时,手拿着蝴蝶双刀,喊了一声:“娘,接兵器!”

    说完,便将双刀扔了过去,郑大娘手一紧,笊篱一砸,将过江龙砸退,就要接住兵刃,突然身体往后一缩,却是过江龙甩出了飞镖,镖分支,一支甩向郑大娘,一支甩向她的女儿,还有一支,却甩向莫闲。

    过江龙不谓不毒,但他用错了地方,莫闲手一抓,身子根本没有动,已经接住了飞镖,随手甩出,速度却是他的十倍不止,只听到空气传来一声破空声,飞镖已突破音速,后发而先至,打在另一支上。

    那支飞镖却是针对郑大娘的女儿的,她是随郑大娘习武,可能没有经验,眼睁睁看着飞镖,一时忘记了躲闪,或者根本没有想到,过江龙会对她下手。

    莫闲肺神显示,降服了白虎,力气大增,不要看他弱,就是大力士在他面前,也不能和他相比,随手接镖,把手甩出,正好打在飞镖上,这份眼力,还有力道,可以说惊世骇俗。

    两镖相撞,过江龙发出的镖根本不能与莫闲相提并论,一下子被击飞,而莫闲的镖却透过墙壁,直接给墙上开了一个洞。

    过江龙随着后退,刀一转,一刀竟然砍向莫闲,他欺莫闲坐在这里,手上更没有兵刃,干脆先解决了这小子,谁叫他坏了本大爷的好事。

    莫闲脸上露出了讥笑的表情,右手伸出,明明白白,却正好按在刀的侧面,刀光陡然收敛,在离莫闲还有寸,停了下来,看起来并不快,却将雷霆万钧的刀势止住,这一手,和他当日手掌上停山雀有异曲同工之妙。

    莫闲以前是杀手,一身功夫本在过江龙之上,后来,更得到形意**拳,使他的武术方面的见解更深一筹,特别是山雀那件事,使他真正进入武术宗师之境,不过,他当时已经修行,他所练的白猿剑法,虽说是仙家秘技,但根本上来说,还是一种武术,如单论功夫来说,莫闲在江湖上来说,是数一数二的角色。

    过江龙见自己的刀居然停住,他心大吃一惊,隐隐觉得自己好像撞上了铁板,他急忙抽刀,他心只剩下一个念头,就是逃。

    一抽刀,却发现手刀粘在莫闲的手掌上,竟然抽不动,他当机立断,立刻放手,掉头想跑。

    刚掉头,一把刀压在脖子上,正是他的九环大砍刀,郑大娘看到一付奇景,过江龙放手,大砍刀在莫闲手上一转,刀已握在莫闲手上,而过江龙刚迈出半步,莫闲站了起来,手往前一伸,刀搁在过江龙的脖子上,过江龙僵住了。

    莫闲一声冷喝:“跪下!”

    他这一声,语气已带法力,江湖人士,往往悍不畏死,属于亡命之徒,莫闲根本没有想留他性命,但还有用他之处,所以这一声喝,过江龙本来想硬气,却像心灵之响了一个霹雳,不由自主跪了下来。

    他这一跪,绿如是知道怎么一回事,而郑大娘母女俩却不知道,眼不由鄙夷起来,看向过江龙的眼神都带有不屑。

    莫闲转到他面前,淡淡的说:“过江龙,江湖人不欺负孤儿寡母,你不但欺负,而且,别人已是归隐江湖,江湖事江湖了,你还对我下手,幸亏我有两下子,不然就被你害了,你说,我应该把你怎么样?”

    “哼,我认栽,没有什么话说的,要杀要剐,随你的便,我要皱一下眉,不算好汉!”过江龙头一倔,眼睛望着莫闲,突然发现自己怎么跪下,就要起身。

    他没有留意,莫闲的眼睛陡然间像黑洞一样,他还没有起身,感觉自己神智一迷,直愣愣地呆住了,莫闲却笑了。

    他在不知不觉间,已经使用**术,神识之,早就下了命令。

    绿如知道这一切,她笑了:“莫大哥,放了他吧,我们来吃水饺,不是来杀人。”

    “既然绿如妹子为他求情,就放他一马,还跪在这里干什么,还不滚!”莫闲一声喝,过江龙满脸惭愧地爬了起来,连刀都不要了,消失在人群。

    郑大娘和女儿来到跟前,“谢谢两位出手,我都走眼了,倒不知两位高人。”

    “郑大娘,我可不会武功,莫大哥虽然懂一点,也没有什么了不起,我们来此可是为了吃饺子,大娘,不嫌我做主,放了过江龙就好。”绿如开口了。

    “要吃饺子,尽管说,以后常来,过江龙放就放了,不必在意。”郑大娘说。

    吃过饺子,天色已晚,他们一边走,一边谈,现在还有行人,不方便进入皇宫,两人就闲逛着。

    “绿如,绿猗小姐是否愿意脱离皇宫?”莫闲问道。

    “姐姐就是倔强,惠明伤了她的心,阎罗殿又毁了我们的家,姐姐是个死脑筋,不报仇不肯离开皇宫。”绿如叹了一口气。

    “绿猗小姐很了不起,她成功了挑起了圣门和阎罗殿的对立。”莫闲叹道。

    “阎罗殿很庞大,以前我不知道,现在算是知道了,姐姐却成了圣门的一枚棋子,抽身已不可能,只能走下去,我想劝姐姐及时抽身,对付阎罗殿,最起码要保存自身,来日方长!”

    “我会尽自己能力帮助你,再说,我与阎罗殿有着不死不休的仇,即使我想放弃,阎罗殿也不会放弃,因为我使它们面子大失。”

    时间不知不觉流逝,夜更深了,打更的更夫已经打更,两人身影一闪,出现在皇宫内,对于皇宫,莫闲没有来过,但绿如却是常客,皇宫守卫不过是世俗的武者,根本不能发现两人。

    不过,他们还是很小心,淑妃却是阎罗殿的棋子,对于她的保护,阎罗殿可是用心良苦。

    莫闲知道这一点,绿如早就告诉他,一般来说,双方的人都不惊动宫侍卫,严守各自的范围。

    他们两人看到佛焰兰盛开,一大片佛焰兰将德妃的住处围住,莫闲现在算是看出来了,这是一种阵法,**阵,但其似乎有一种诡异,一股幽香缠绕,连莫闲都看不透,但奇怪的是,阵法并没有启动。

    他不知道,佛焰兰对天狐来说意味着什么,这一点,绿如都没有告诉莫闲,这个秘密,天狐一族守得很死。

    他们刚出现在**阵,绿猗就感觉到。

    “姐,莫大哥他也来了。”绿如轻声的说道。

    绿猗也出现在莫闲面前,莫闲居然没有看得出她是怎么来的,只觉得一阵香风,人便出现。

    莫闲虽觉得奇怪,不过他没有惊诧,这是别人的秘密,他从未将佛焰兰和这件事关联起来。

    绿猗福了一福,莫闲连忙还礼,绿猗说:“多谢你们来看我,绿如,你不要介入此事,和莫闲找一个阎罗殿找不到的地方,不要问世事,阎罗殿由我来对付。”

    ;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