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还想说,突然绿猗和绿如一动,莫闲随即发现有人来了,绿如嘘了一声,随即身形隐去,莫闲也将身形隐去。

    却见绿猗身影一晃,莫闲陡然眼睛瞪大了,又有一个绿猗出现,随即明白,这根本不是绿猗,而是一个幻影,绿猗将身体隐去。

    佛焰兰陡然间怒放,在幻影身后,有着宫女太监,一起迎了过来,外面有人传:“皇上驾到!”

    那些宫女有两人明显有功行,居然没有看出来,幻影盈盈下拜:“猗儿恭迎皇上。”

    “爱妃免礼!”那个身着黄袍的人亲自扶起。

    莫闲身在一边,看着这一幕,心有些恍然,回过头,传声给绿猗:“这就是你的真相,不怕暴露吗?你是在玩火!”

    “即使暴露了,我用**术就行,皇帝是一介凡人,根本不会知道。”绿猗淡淡地说。

    “那么宫圣门的修行人,还有阎罗殿的修行人?”

    “他们不会识别出来,你是例外,如果不是和我妹妹一起来,你也不会觉察。”绿猗淡定的说,语气非常自信。

    莫闲心叹了一口气,他没有多想,他是亲眼所见,那两个修行人根本没有觉察,知道绿猗说的是真话。

    “好了,我会小心,你们来的不巧,我要进去了。”绿猗淡淡地说道,“好好待我妹妹!”

    “我会的,绿如是上苍对我的恩赐,谁也不能伤害绿如!”莫闲眼露出坚决之色。

    “最好如此。”随着这句话,绿猗的身影渐渐消散,绿如满脸幸福的倚在莫闲的身边。

    莫闲说:“走吧,暂时无法劝动大姐,看来我要介入其,朝派,都不能指望,妫嗟有异志,而孟夏已是敌人,南宫鹤势力太弱,也不会向后宫低头,得找一个聪明人。”

    “一切凭莫大哥的安排。”绿如如小鸟依人。

    事情千头万绪,莫闲本来的布局现在要改了,他最初只是游离在事态之外,人只要不犯他,他也不会犯人,只是为了遇仙宗的利益,对他自己来说,能够全身而退,建立情报网,还有布置后手,都是依据这一点。

    现在不行了,深深牵入其,他回想几日来的情报,又集合朝堂上的动态,他知道不能轻视人,能在朝堂上,绝对智力不低于人,莫闲不以修行者而轻视天下英豪,就固执如南宫鹤,也借其子建立势力,从什么地方下手?

    以武力肯定不行,天下修士那么多,光阎罗殿和魔门,超过莫闲的人就比比皆是,现在莫闲唯一的优势,就是遇仙宗在观望,阎罗殿和魔门既防范但又不太留意。

    是人皆有弱点,他们弱点不外乎他们的欲望,名利还有他们性格上的倾向,这一点对莫闲来说,可以利用,他当杀手时,对此有直观的了解,甚至嘲笑过这些人,现在想想,当时的莫闲何尝是个正常人。

    “我们走吧,你在什么地方落脚,是在客栈还是木兰院?”莫闲问。

    “都不是,我在安都租了一间民房,门的人不知道,我来看姐姐,不想给他们知道。”绿如说,把她住的地址告诉了莫闲。

    “恐怕圣门知道,他们没有打搅你,就当他们不知道。”莫闲笑道,上次去天荡山的黑地狱,结果白猿道人跟了去,虽然白猿道人救了他们,但有一点,说明绿如的一举一动,最起码白猿道人知道。

    莫闲没有问绿如,是白猿道人自己知道,还是魔门就知道,如果魔门知道,还纵容绿如这样,说明绿如的重要性比她自己了解得重得多。

    莫闲虽然想到这一点,并没有说破,这仅是他的猜测,他从最坏的情况想,杀手的习惯还在他身上,恐怕一辈子都洗不了。

    两人出了皇宫,凭他们的身手,宫虽有阎罗殿和魔门的人,根本没有觉查,他们出来时,夜已经深了,但太子府还有灯火,莫闲心一动,身影进入太子府。

    裕定帝有子人,公主五人,太子为皇后所生,但皇后已经去世,裕定帝再也没有立后,后宫有贵妃容氏主事,容氏以前最受宠,但自从淑妃入宫,便冷落下去,一度地位摇坠,但自德妃进宫后,淑妃将矛头指向德妃,容氏反而坐稳了。

    而太子为第二子,生性柔弱,裕定帝正年富力强,虽早早定下太子,国本已定,以安天下人之心,轮到太子继位,恐怕十年二十年指望不上。

    诸位皇子也在蠢蠢欲动,太子的母亲先去,失去了一大靠山,太子也是战战兢兢,好在没有大错,裕定帝是一个念旧的人,暂时没有想到废太子,但太子整天有着大祸临头的感觉,在太子位上,没有错也有错。

    莫闲正在考虑从哪个方面下手,看到太子府,他心一动,想到了诸皇子,现在四皇子和孟夏走得很近,而六皇子却与南宫鹤走得很近,可以预见,将来会在他们之间为帝位有着一场夺嫡之争。

    而太子却是柔弱,整日战战兢兢,不敢结交大臣,他明白,他所在的一切,都有眼睛盯着,正因为如此,他目前还是一个太子。

    莫闲进入太子府,对他们两人来说,侍卫如同无,绿如很好奇,莫闲怎么进入太子府。

    太子并没有睡,而是在院子看着天空的星星,太子妃叫他,他长叹一口气。

    “你为什么叹气?”太子妃问道。

    “恐怕没有哪个太子像我这样,整日提心吊胆,要是母后在,也许是另一副模样。”太子到底不甘心。

    “父皇能将你摆在太子位上,说明父皇还是看好你。”

    “你一个女人家怎么知道,皇子们眼巴巴盯住那个位置,我一点错也不能出,世人都笑我但小,可他们怎么知道,我既然不出错,皇子们也会让我出错,前些日子,相国妫嗟要我上表,找淑妃的麻烦,我没有答应,与相国闹得很不愉快。”

    “相国也是为了国家。”

    “相国为了国家,不见得,要不然,他也不会进献德妃,现在老四得到孟夏大夫的支持,老六得到了南宫鹤将军支持。”

    “你不会说服妫嗟?”

    “你以为我不想,但我不能,其他皇子可以,但我不成,暗结交大臣,都得小心,父皇年富力强,目前不允许出现一个强势的太子,如果我一改变,就是我的死期。”

    他们没有料到,他们的讲话被至少个人听见,两人是莫闲和绿如,还有另一人,是一个侍女,莫闲和绿如本来没有留意,但她留意到莫闲和绿如,莫闲是什么人,有眼光看他,心灵之立刻有所觉察,这归功于他开了千窍穴,对外界信息变化比一般修士敏感得多。

    莫闲留意到她,居然是个修士,她是谁?是阎罗殿的,亦或魔门,还是就是太子府上,这一条可能性最小。

    当莫闲听到太子这么说,不由对太子刮目相看,外面的传言不可信,不知其他皇子品性如何,流言往往与事实相差甚远。

    莫闲没有惊动他们,太子也不知道事实的真相,虽然他很聪明,但没有接触到那些修行人,也不可能想像出来,居然围绕大安皇宫,会出现这样的事,前朝也好,历史上没有一个朝代发生这样的事。

    那个侍女看到莫闲和绿如,但没有想到自己暴露,莫闲和绿如悄悄得退了出来,临走之前,一个鬼灵远远的监视着那个侍女。

    绿如很好奇莫闲这样做,一退出来,她便问道:“莫大哥,你这样做有什么用意?”

    莫闲笑眯眯地对绿如说:“我说过,派势力都不可相信,孟夏不用说,妫嗟只是把你姐姐当作棋子,南宫鹤恐怕视你姐姐为妖妃,你姐姐在宫虽有妫嗟支持,但不能信他,我考察诸皇子,是为了你姐姐选一条退路,你姐姐也该建立自己的势力。”

    “莫大哥,你是为了姐姐,选择了太子?”

    “还没有选择太子,太子很聪明,但限制也多,不过有一点好处,目前势力没有,大家都把目光聚在他身上,以为他没有秘密,运作得好的话,也可以让诸皇子形成灯下黑。”

    “怎么运作?”

    “我还没有想好,太子仅仅是一个人选,诸皇子除了四皇子和六皇子外,其他皇子我也要偷偷的考察一番,选定一个人。”莫闲说。

    绿如好看的大眼睛眨巴着,也陷入沉思,她在想怎样才能帮助姐姐。

    莫闲陡然身子一振,那个侍女出了太子府,莫闲笑了。

    ;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