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左拐右拐,很快就看到一个背影,正是那个侍女,她警觉地向四周看看,见没有人,手结印,喝了声起,脚下风生。

    御风术,莫闲知道这个法术,绿如却莫名其妙,莫闲传声:“这个女子,刚才在太子府,她躲在假山背后,把太子的话听得一清二楚,恐怕也看到我们,现在半夜更出来,看来她是潜伏在太子府别派的人。”

    绿如这才明白:“你要怎么做?”

    “先看看,看他背后的主子是谁?”莫闲道。

    说着话,两人也不御风,而是使出了缩地成寸,两个人的缩地法并不相同,莫闲是从飞天步转化而来,因机缘巧合,他看破了大地纹理,而形成缩地法,而绿如却是御魔而得,实质上绿如的身法更高一筹,阴魔出入无间,已不止是缩地法。

    侍女不知被人盯上,穿过几条街巷,直接进入一个院子,院子似有禁制,光芒一闪,莫闲和绿如待她进去,才现出身形。

    绿如见到金色光芒一闪,微微一笑,身体走出了两条阴影,转眼间汇成黑暗,直接透过墙壁,莫闲身边阴珠一闪,一个鬼灵化作一条淡淡的黑烟,还没有进去,就听到里面有人喊道:“是什么人?”

    莫闲一怔,被发现了,之于怎么被发现,他不知道,心一凛,门开了,几个人走了出来,莫闲和绿如也没有躲藏,大大方方地站在那里。

    “你们是阎罗殿的人?”莫闲看到其有几个头陀,淡淡地问道。

    “你是什么人,不对,你是叛徒莫闲!”为首黑衣头陀一愣,借助灯光,看到莫闲的脸,莫闲听到这话,知道他们是阎罗殿的人,一笑之下,陡然出手。

    莫闲根本不讲究什么道义的话,他是杀手出身,上来直接下了辣手,几个头陀眼前一亮,突然置身于火海之。

    这是莫闲得到烈焰阵残图,传说是仙家真君所摆,流落到人间,虽然莫闲只得到了四分之一,但对方也不是神仙一流,残缺的烈焰阵一出,内藏火,有昧火、空火、石火。火并为一气。有首红幡虚影。若人、仙进此阵内,幡展动,火齐飞,须臾成为灰烬。纵有避火真言,难躲昧真火。

    这本身与莫闲的昧真火催发,虽然莫闲昧真火只是小成,但借残缺的阵图催发,几声惨叫,人已化为飞灰。

    莫闲根本没有留手的准备,狮子搏兔用全力,对方没有想到,莫闲会这样狠快,几个人转眼化作飞灰。

    “此没有外人,只有几个和尚、头陀和那个侍女。”绿如说道。

    “将你的阴魔收回。”莫闲淡淡的说道。

    “好。”绿如二话没有说,就见二个阴影退了出来,归于自身,莫闲却下了辣手,烈焰阵一下子将所有房子围住,根本不给他们机会,火焰一过,听得几声惨叫,所有一切都消失了,只留下一遍空地。

    莫闲这么做,是知道他们是阎罗殿的人,防止侍女将消息透露出去产,逃掉一人,都有可能,另外,他对阎罗殿根本没有好感,杀死阎罗殿的人,心理上也没有负担,他不想再慢慢的一个个杀死他们,能省力就省力。

    莫闲做后,看到绿如望着这一片地方,房屋早就变成烧窑一般,人连骨灰都没有留下,绿如心有些不忍,莫闲说:“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莫大哥,我知道,当日我的族人,就是这样被烧死的,不过是被凡火而矣。”绿如低声说道。

    莫闲没有想到,惹起了绿如的伤心事,他说:“死者已矣,我们生者在世,更要珍惜,死去的人希望看到一个乐观豁达的你。”

    “我知道,所以姐姐不想让我牵连进来。”绿如说。

    莫闲安慰了她一阵,为绿猗而感慨,这个女子知道这一切,身负仇恨,却又把希望留给她最关心的人。

    “走吧,我们在这里不能久留,阎罗殿恐怕要来。”莫闲说。

    两人离开了此处,过一会,有人来到,看到这里已经变成一片白地,他阴沉着脸,感受着这一切,好像是昧真火,他想不起来,安都还有哪个会昧真火,他没有想到莫闲,昧真火不好炼,莫闲要不是借助残缺的烈焰阵,也不能有如此大的威能。

    他看一圈,知道自己方面的人,恐怕已经丧生在其,连尸骨都没有,昧真火很霸道,几乎无物不燃,不将人化为灰烬,火不会停止。

    他手上出现一个传音牌,对其说了几句,便一闪不见踪影。

    释天正在大相国寺养伤,那一战,他虽然脱了身,也成功保住了血狱瓶,却负了伤,损失了一个分身,以大光明云术逃了出来。

    他不是不想报复,但对手却没有负伤,阴九幽果然利害,要论真正本事,两人却在伯仲之间,但释天过于相信自己,而阴九幽却是从一开始就取得优势,他一点点地积累优势,最后取得了胜利。

    有阴九幽在,报复只是一个笑话,要报复,先要拖住阴九幽,他自视甚高,又不好意思向其他人求救。

    故此,虽然咬牙切齿,暂时没有什么大的动作。

    他收到手下的传音,告诉他一处被烧,所在人员殉职,是昧真火所为,但不知道是谁。

    他一怔之下,口气有一种冰冷的怒气,他首先怀疑是魔教所为,想趁他养伤,讨些便宜,他冷冷的说:“给我敲打一下木兰院!”

    手下明白了,也认为是木兰院所为,当夜,木兰院的几处下属的分坛火起,受伤数人。

    他们反而把那个地方是什么人给选择性忘记了,对上层来说,他们的存在,本就无足轻重,但他们不自觉间,忽略了一件事,这件事就是不是由魔门引起的,魔门成了最好的目标,等到事情平复之后,他们才发觉,太子府的暗探消失了。

    阴九幽得知是大相国寺所为,冷笑了一声,既然你敢撕破脸,那就陪你玩玩,一时间,只要入夜,安都的火灾特别多,魔门和阎罗殿都在放火,双方有数个据点被烧,一时间,普通百姓不知道,只是觉得火灾特别多,连裕定帝都大发雷霆,痛斥了安都治安的大小官员。

    随着时间流逝,这场由莫闲引起的误会才渐渐平息下去,阎罗殿和魔门大概发现出气差不多了,自己也禁住这样损失下去,才收手了。

    好在双方都是面子上的事,没有扩大,高层人员一个也未露面,那些人死了就死了。

    莫闲回到古槐观,时间已经深夜,其他人并没有睡,见莫闲回来,才松了一口气,各自散去,并没有多问。

    莫闲接下来的日子里,依个皇子府进行了探查,个皇子,只有太子没有结党,他小心翼翼,但在莫闲看来,他小心并不是麻烦不找他,不过现在裕定帝年富力强,还能震住诸皇子,裕定帝目前不想换太子,所以他才得已苟喘。

    最终决定还是由太子下手,其他皇子,只有四皇子和六皇子已隐隐见爪牙形成,剩下的皇子虽然结交大臣,有些班底,但不能与二人相提并论,太子虽然没有势力,但大义在,还是有些号召力。

    比起其他皇子,最起码名份上比较强。

    现在就是引太子入套,太子很循规蹈矩,他是一个聪明人,但太谨慎,最好由他亲自上门,在安都,古槐观虽然小有名气,但没有像玉佛寺和大相国寺那样,甚至不如木兰院,坐等肯定不行。

    至于其它手段,莫闲倒是想弄,但安都现在高手如云,弄什么鬼魂之类,他没有阎罗殿那样的威名,估计很快就会被人铲除,为他人作嫁衣。

    他想来想去,决定还是晚上去一趟,敞开天窗说亮话。

    但他还没有行动,梅半仙那里的阴魂传来一个消息,他只差大笑,天助我也。

    是什么事,话还从南宫嫣说起,自从她好了,古槐观受到韩老夫人的重视,又加上观主和南宫梓结盟,古槐观水涨船高,不自觉的,观主有些飘飘然。

    坠儿,也就是南宫嫣的丫环的意无意将小姐往观主那儿带,坠儿这丫环却是明白人,小姐迷信佛,眼看和老爷越来越僵,不如用道家道理来唤醒她,她并不知道什么,但莫闲上次把小姐说得哑口无言,她心认为,古槐观的道士是有办法。

    梅半仙却在暗盯着,不要看他平时打卦卖相,事实上他盯住各方面的动态,为妫嗟立下了不少功劳,见到此,眼珠一转,计上心头。

    ;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