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亦竹到这时才明白,她说:“你说这一切都是金乌皇的实验场,我们无意中闯入别人的实验室中?”

    莫闲点头:“正是,这一切都是有人设计,我们第一天降临登陆,就感觉到不对劲,空气中充满了帝流浆,妖大规模出现,时间不足十万年。”

    “金乌皇真是大手笔,要是我有这么一颗星球实验室就好了!”方亦竹感叹到,她只是感叹,莫闲心中一动,却在细细想这种可能性,这倒是通向造物主的方式。

    “这是一个不错的想法,回去之后,我想向仙盟申请经费,在目前能到达的星空之中,符合条件的星球是否有,要有的话,培育生命倒是一种选择。”莫闲沉吟着。

    方亦竹大喜:“你是否需要助手,我来当你的助手!”

    “如果我申请到资金,那么就聘请你为助手。”莫闲笑到。

    他们走得很快,不到半日,便到了登陆艇所在之处,白雪皑皑之中,登陆舰被一个微型禁制掩住,众人上了登陆艇,发出了信号,登陆艇并没有显露痕迹,直接隐形升空,在一个月亮背面,和母舰会合。

    在九里镇中,三派的弟子在等待他们的师傅,对于芸香来说,她并不赞成师傅如此做,但她的话没有什么效果,她只好屈从,而修杰和凌听白心中很赞成,但他们也很担心,因为他们和莫闲相处十几日,莫闲给他们的印象太深了,特别是莫闲战胜四位化神宗师的事,给他们的心灵之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们担心,即使请来了另三位化神高手,恐怕也不是莫闲的对手。而其他妖修却很高兴,特别是被莫闲随手扔入大阵中的妖,他们巴不得莫闲倒霉。

    三天后三个人陆续回来,回来最早的是青竹客,他请来的千秋梦方苞,方苞听说对付莫闲,当即就答应了,他对莫闲擒住他,心中充满了愤怒,特别是莫闲还当着三妖的面,这个面皮丢大了。

    第二个回来的人居然是冰天魔女,随同他一道来的有三人,一个是残阳客尹其雷,还有二人是妖婴高手,目前卡在化神关前,实力已真逼化神,三人并不在冥苍山,残阳客尹其雷,三人是冰天魔女在路上遇到的,听冰天魔女一说,残阳客尹其雷立刻心动,便和他的两位朋友过来一见。

    残阳客尹其雷修行是太阳真火法则,却带有残阳的意味,他的太阳真火法则本来不纯,他另辟蹊径,带有了些许死亡法则,所以他的太阳真火已不能称为太阳真火,而是残阳真火。

    烟霞仙子反而是最后一人,她负责请暗月行者合行葭,他修行的暗月阴魂功,一身鬼气森森,他领悟到的是幽冥法则,从法则掌握上,他是功力最高,但偏偏为残阳真火所克制,而对其他人,却是战力最高的一个。

    六个化神宗师聚在一起,商量了一会,最后决定还是先看一下大阵,再决定怎样破阵,但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大阵已经消失,他们很轻松的就到了当日莫闲所处的位置,当他们找到时,三大宗师心中暗惊,因为此地距昔日大阵边缘足有一百多里,但当日三大宗师跟着莫闲走,不过一会,便到了。此时,他们才知道,莫闲对太宇之术玩弄了极点,在他们眼中,简直无法想象。

    他们自身如果处于莫闲的当日,对自己来说,一百多里路程不是不能在很短时间内赶到,但他们做不到在外人没有感觉下,神不知鬼不觉将别人带到这里。自己遁术很容易做到这一点,但仅仅是自己,不能让别人神不知鬼不觉地带着人经历这件事。

    千秋客方苞眼睛幽深,但神情有些恍惚:“他们去了哪里?”

    “不知道,他们走得很突然,一点先兆也没有。”青竹客说。

    “不对,也不是没有先兆,他们说过,十五天后就会走了,我当他们说的玩的,毕竟这个大的大阵,光拆解阵法,恐怕需要多日,但不料他们说的是真的,这么大的阵不知道他们怎么拆解了,难道还有痕迹,我们是不是找找,说不定我们能看见阵法的痕迹?”冰天魔女沉吟道。

    她这么一说,其他人难免动心,说实话,他们对覆盖几百里的大阵还是很有兴趣,据他们所知,正常阵法大的不过几里,能够到达十里以上,那阵的复杂程度就超乎想象,几百里的大阵,他们都没有想象过,阵的复杂程度已超过他们的想象。

    如果这里的大阵覆盖几百里,并且能有人布置出来,肯定掌握一种方法,是他们没有掌握的技巧,说不定会留下痕迹,如果找到,对他们的阵法水平又是一种促进。

    但他们注定失望,痕迹是有,但都是他们留下的,莫闲将众妖困在阵中,众妖自然要反抗,难免不会留下痕迹,按理来说,从这些痕迹应该看得出一些东西来,但这需要完善的思维方式和相应的高知识,偏偏他们不具备这个条件,即使看出痕迹,也得不到有用的东西。

    他们寻找的布阵法器留下的痕迹,但越敬修的大阵偏偏没有这些,而是完全借助自然的能流和信息,在广阔的虚空中构建,而且时间也短,只有十五日,尚不足在阵中形成相应的结晶,如果阵在此地运行一个十年二十年,会有少许物质在此中高能作用下,会变得灵气异常,形成结晶。

    他们很疑惑,看大阵存留的痕迹,一点也不像常规阵法,他们不知道的越敬修是在算学的空间基础上形成的,根本是阵无定形,随周围的情况而变,契合自然,并不是他们所熟知的阵法,就是莫闲在未接触算学之前,对此也无可奈何。

    他们在这里忙碍,注定他们是白忙活一场,不过,因为莫闲他们在此和化神修士做了一场,特别是和方苞做了一场,使他心中顾忌,不知道莫闲到哪里去,却无意间保护了羽人,方苞没有向羽人下手,还有一个原因,是他还处于恍惚之中,他已尽量压制,甚至不惜动用一种秘术,强制将伤势压下去。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