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回到母舰上,各个小组大部分回来,飞船依然停在月球背后的虚空之中,风擎苍听说莫闲回来了,立刻过来,详细的了解莫闲是怎么见过金乌皇的一幕后,叹道:“想不到太阳上还会诞生生命,不用说,他不是碳基生命,他是一种什么样的生命?”

    “我没有查看,但我知道他并不是一种基于原子分子的生物,看样子他更像一种场态生命,在太阳表面那么高温下,所有分子原子都将以等离子体存在,唯有磁场等场态才能保持常态,我推测他是一种场态生命体。”莫闲说。

    “场态生命体?我们推测仙人神人应该是一种场态生命体,金乌皇是场态生命体,那他就天生应该是仙人级别!”风擎苍说。

    “仙盟是怎么划分仙人和人?”莫闲对此很感兴趣。

    “不好说,自从元力尊者登仙,当时仙盟还没有成形,只能据一些人的现场观察,隐约之间,人的肉身好像能量化,也就是场态化,后人根据这一点,得出一个模糊的结论,就是仙人应该是能量场体,如果金乌皇是场态生命,那他生命的形态就是仙人的状态。仙人可以入水火而焦不溺,入金石而无碍,人不能做到的,对于仙人来说,只是平常。”风擎苍说。

    “这倒说得过去,唯有场态生命,可以真空中,也可以在恒星的能场中存活。那么仙人的生命符箓是什么样子的?”莫闲问到。

    “这就说不清了,毕竟谁也没有让仙人当实验品,就是想,也没有地方去找仙人。”风擎苍苦笑。

    “宇宙的奥秘无穷!”莫闲叹到。

    他们在船上,将采集的标本等分类,同时按自己猜想,各人做着试验,方亦竹拿着显微镜再观察三位宗师的生命符箓,各人有各人的事,莫闲却没有做实验,而是在思考。

    他思考的事情比较多,一定程度上讲,他体内就有仙人,他的胎仙已具备一些仙人的特征,当然只是在思维上一定程度类似仙人,就这一点,让他比周围的人占据了优势,甚至他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不通过正常的途径获得知识,就像他接触到标本,他的脑中灵光一闪,好像前因后果一下子明了,他感到风擎苍说的有一些道理,但仙人绝对不是他说的那么简单,不仅是生理上的变化,更重要的是心灵上进化,仙人应该是精神和物质二元中混而为一,风擎苍只说了物质上,而没有接触到心灵层面,这是一般器修必须面对的。

    在众人忙碍中,十几天过去了,所有小组成员都回到了考察船上,他们相互交流着所见所闻,交换着标本等物,船上倒是一片热闹。

    在虚空中,一条线条流淌的飞船突然出现,它是仙盟中最好法器之一,昊天船,三位逍遥大师在船上,他们是三个基本领域中杰出的修士,万灵学派国手妙医屠呦、物性量子论的波动天尊薛定一、物化集大成者天序圣者门杰,三人在船上就已经反复研究过风擎苍传过来的信息,对于屠呦来说,这个发现令万灵学开辟了新天地,一个恒星生命体,大大出乎最出格的想象,她本来以为恒星上没有生命,因为恒星上能量太暴烈,根本不适于生命的诞生,偏偏出现了生命体,而且还是高等的智能生命,对万灵学完全是一个冲击。

    她想起了仙盟中一个秘密,关于元力尊者艾流遁登仙时的一种说法,她可以肯定,金乌皇是一个场态生命体,对于场态生命体,仙盟并不是没有认识,人的灵魂就可以算是一个场态生命体,不过人的灵魂对仙盟来说,研究得并不彻底,而且此种生命体能量级别很低,人一旦去世,往往不及对它进行研究,便投入另一个空间,这种空间不同于附生在大空间上的小空间,而是一种生人根本无法进入的空间,一个几乎与宇宙大空间并行的空间,不少器修坚信这就是阴冥地府。

    加之对人的生命研究,可以算是仙盟一个禁忌,就连自愿者都不准用,仙盟只是观察到灵魂存在,而对灵魂根本不加干涉,毕竟涉及到对生命的尊重。

    关于仙界,元力尊者就是登仙而去,但他所处时代还没有仙盟,以至于仙盟根本没有他的资料,有的只是传说,古修说天有天庭,地有地府,对于器修来说,只是三个大空间,而非传统意义上的天庭地府。

    现在出现了金乌皇,这个消息立刻震动了仙盟的高层,仙盟考虑再三,决定派三大基本派别各出一个逍遥修士,组成联合访问小组,去见金乌皇。

    屠呦对万灵学的研究,特别是对动物系和微生系研究绝对不作第二人想,薛定一不仅是波动量子论做出杰出的贡献,他还是焚阳系的大师。现代的天序表就是门杰所发现,他对于物化方面的研究也绝对是一流,这三个人各有所长,囊括了基本教派的精华,绝对可以满足金乌皇的好奇心,同时,三人也会对金乌皇从各自角度进行评价,给出中肯的建议,仙盟在这一点做的很好,这也是仙盟能够在数百年来越来越兴旺的原因。

    三人对这次发现者莫闲也有所了解,对付天魔暗黑王时,莫闲就曾经同他们并肩战斗过,除了屠呦,但屠呦与莫闲接触得更早。

    两艘飞船对接,三人已经等不及了,不等两艘船对接,身体已出现在莫闲所在的船上,对于他们的出现,并没有人奇怪,修士们只是地看见时才恭敬地施了一礼,三人也点头回礼,当他们看见莫闲时,屠呦眼睛一亮,脸上荡起了笑意:“莫闲,你这次立了大功,必定能清史留名!”

    莫闲不亢不卑施了一礼:“前辈见笑了,我也是碰巧,本来以为在月球上会有生命,不想被移到太阳上。”

    “不要客气,听说你得到了一个玉箴,想让我看看么?”屠呦说到。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