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心不服,得想办法驳倒莫闲。

    莫闲早就把那件事给忘了,一个女子,信佛的女子,并无半点修行,口说得天花乱坠,只是口头禅,莫闲见过一凡居士一家,也因诅咒见过禅宗高僧德林,半山寺的主持,他们给莫闲的印象朴实无华,从不夸夸其谈。

    莫闲见过他们,自己也在佛道上有独特见解,更接近禅宗,已属于“眼前半波明月,心上一方天地”的人物,有了自己的道的人,他对佛祖说经的理解,已超过一般僧人,正如佛祖所说:他这一生,从未说过佛法,如有人说他讲过佛法,是谤佛!

    名相已无意义,世人不知实质,执着名相,所以佛祖才会如此说,彻底打破人的一点心头妄想。

    而南宫嫣与他是两个世界的人,表面上执着佛法,实质上她执的不是佛法,而是她心妄念,能够驳倒父亲这位大将军,却让莫闲数语之,说得哑口无言。

    她没有认识到这一点,却认为莫闲胜之不武,不知道莫闲根本没有把她放在心上。

    坠儿的小动作,她看在眼,心却好笑,还是顺着坠儿,去见识一下所谓的观主,他这回做了大量的准备,把道家经,也就是《老子》、《庄子》和《列子》(《道德经》、《南华经》和《冲虚真经》)通读了一遍。

    读经最怕带着情绪和别的思想去读,有一个禅师给别人倒茶,那人说,禅师,你倒满了,溢出来了。禅师笑道,是啊,你的杯子是满的,我怎么倒茶?

    而她偏偏是带着佛经的思想去读,而且,是带着自己执着佛经的思想去读,让她觉得荒诞无比,老子居然说绝圣弃智,而庄子更是“吾生之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矣”,人怎么弃绝智慧,佛经上说,力量不能永恒,唯有智慧可以。

    她见到观主,说:“小女子近来读道经,有些不解想请教师父?”

    “你读了什么经?”

    “《道德经》和《南华经》,还有《冲虚经》”

    “不错,你有什么疑问?”

    “老子说: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人在世间,自有道德标准,不失德,怎么会无德?”

    “小姐误解了,道祖的意思是:上德之人,不在形式上表现有德,而下德之人,却在形式上表现为有德,内心并没有道德。”观主解释总的来说,并没有什么错,他对道上理解,实质并不如莫闲,只是常人的解释。

    “由此看来,道经实不如佛经,佛经之,导人向善,而道经之,尽是诡辩。”南宫嫣说道。

    “小姐,请不要侮辱道家。”观主苦笑道。

    他目前和南宫家在一条阵线上,不好直接翻脸,又对一个女孩家,所以他捺住自己的性子,他本来就不是对道家哲理很通,他能来是因为他是遇仙宗的外门弟子。

    南宫惛出来做和事佬:“老神仙,你不要生气,舍妹就是这个性格,父亲都被她弄得没有脾气。”

    观主笑着说:“我看小姐很博学,辨经这种事,我老了,该由弟子来做。”

    “那天来的莫仙师在哪里?”南宫嫣问道。

    “小妹,你要干什么?”南宫惛皱起眉头。

    “我想跟他一辩!”

    “小妹,你一个女孩子家,辩什么经!”南宫惛不悦地说。

    “坠儿,我们走,去古槐观。”

    “小姐!”坠儿为难了,转念一想,她正要见见莫闲,她心压着事。

    “你是走不走?我们去古槐观上香总行了吧!”南宫嫣说,南宫惛也巴不得南宫嫣再吃一次亏,省得整天佛挂在嘴边。

    见小姐出了门,便叫几个家人暗保护,也不阻拦。

    谁知才出了门,走不多远,梅半仙便出现了,见到车辆来到,看见坠儿丫环,便开口说道:“难!难!难!只怕心思空白费!”

    “停车,是谁?”南宫嫣问道。

    “小姐,是梅半仙,上次是他推荐了古槐观的人。”丫环坠儿小声的说道。

    “是个相士,对了,你为什么说难?”南宫嫣没有拉车帘,而是隔着车帘问道。

    “小姐是到哪里去?”

    “我去古槐观去上香。”

    “恐怕不仅是上香吧!”

    “你怎么知道,我明白了,你会算命,我去与人辩论佛经,你看看我会赢吗?”南宫嫣也没有把握,毕竟上次输在他手上。

    “我来算算,车上有少女,是为困卦。困,亨,贞,大人吉,无咎,有言不信,你的辩论恐怕对方不会相信。”梅半仙念念有词,手指捻动,似乎说得头头是道。

    “那怎么办?”

    “很好办,困卦,有大人吉,无咎,只要找大人就行。”

    “那谁是大人?”

    “在国都,大人当指国君。”

    “国君,根本请不动,还有谁?”南宫嫣犯愁了,她一介弱女子,要请国君,当然不可能。

    “还有一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就是当朝太子。”

    “当朝太子,我和太子妃是朋友,去请太子妃说说看,说不定有可能!”南宫嫣说道,她昏了头,竟然相信他的话。

    “本人愿助一臂之力?”

    “你能有什么办法?”南宫嫣不相信。

    “我有一法术,只需一道符,他们肯定来!”梅半仙说。

    “真有这样法术?”

    “也罢,上次我没有办法对付恶鬼,这次我有办法。”梅半仙说着,从身上掏出一道符。

    坠儿接了过来,梅半仙说:“只要将这道符在太子妃面前一晃,太子妃肯定答应,太子妃答应后,你便将符给她,一切事都能搞定。”

    “走,我们去太子府上。”南宫嫣说,她没有留意到,自从梅半仙出现后,街上便没有了人,梅半仙一走,街上又行人如潮,她没有留意,坠儿没有留意,赶车的没有留意,但莫闲却通过寄居在幌子上阴魂注意到这一点。

    他冷笑了一声,随手从阴珠派了两个鬼灵,让它们跟着南宫嫣,他知道,那肯定是有**作用的符咒,居然打主意到太子头上,看来他们向太子下手了。

    南宫嫣果然去了太子符,当太子妃一见到符咒,眼睛一下子定住了,随后笑着接过了符咒,她们不知道,在她们不远处,鬼灵看到了这一切,鬼灵看到了符咒,等于莫闲看到了符咒,果然不出所料,甚至比莫闲预料的还要糟,这是一道**杀亲符,太子如果看后,在潜意识,便伏下一个魔头,必要时发作,他们竟然用这样的手段,看来妫嗟已经在行动。

    太子妃进去没多久,太子出来了,看起来一切如常,但符咒却不见了,鬼灵跟了进去,发现符咒一下子燃烧起来,飘出一缕黑烟,还未扑到太子身上,一阵阴风过,黑烟顿时消散不见。

    莫闲以鬼灵之身,扑灭了魔头,隐隐似有鬼叫声,但太子在那一瞬间,神智却已被迷,他了**符,但并未身魔头。

    南宫嫣一见,真的把太子给请出来了,很是高兴。

    莫闲也在冷笑,梅半仙,好手段,在闹市行法,没有一个人留意,街上那些人,都对梅半仙没有印象,却对南宫嫣记得清清楚楚,如果太子发作,他可以脱身而出,而南宫家却将陷入危机之,好一个一石二鸟。

    梅半仙在第一次打他的主意的时候,莫闲就已经在他身边伏下暗子,现在居然又算计他,莫闲不是一个宽容的人,番二次的计算他,就是泥人也有性子,在莫闲心,他已经是一个死人。

    现在没有时间,等有时间,就是他的死期!莫闲心杀机涌动,他杀机一动,罗刹的影子又开始动了起来,诅咒又一次出来作怪,不过,这回连发作机会没有,刚一露面,莫闲身体微微一幻,体内真火也一动,刚出头的部分,便化作灰烬,剩下的部分缩了回去,和莫闲的心灵结合在一起。

    莫闲没有想到,昧真火居然能炼诅咒,他本意是自身如幻,躲过这一劫,莫闲已很熟悉,不到内景层次,还是不能除掉诅咒,但现在,发现昧真火有这个作用,对付起诅咒来,他又多了一个手段。

    莫闲坐在院子里,静候他们到来,谢草儿很诧异,平时莫闲很少拿一张椅子坐在树下,还摆了几张椅子,今儿怎么了。

    正在诧异,前殿的道士来了,施了一礼:“仙师,太子他们有请!”

    “他们来了,让他们来后院,要么不要来。”莫闲淡淡地说。

    “这!”道士有些迟疑。

    “你就对他们这样说,我一个世外人,不拜王侯,再说,来的虽是太子,但主要是南宫嫣,她要辨经,就要后院来,古槐树,你又要见证一场世间的风云。”莫闲看着古槐树,感叹道。

    ;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