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道士一看,连忙说:“不是这一回事,到后面没有人打搅,显得清净。”

    小道士倒会说话,坠儿一听,立刻说:“小姐,后院好,没有闲杂人员。”

    坠儿倒是好意,自南宫嫣得罪了观主后,她想到了莫闲,觉得只有莫闲,也许能改变小姐,她是故意说好话。

    太子妃笑了:“既然来了,我们就去看看。”

    太子倒没有说话,他心也对这个让南宫嫣吃亏的人感到兴趣,个人带着一些护卫来到了后院,莫闲背对着门口,在看着那株古槐树。

    听见有人进来,莫闲回过头,一礼说:“贵人驾到,世外人有礼了。”

    他没有依常礼见太子,一个世俗人,在此状况下,应该跪拜,莫闲只是作揖而已,只跪天地父母与师长,不拜人间君王,这是一个修行者应有的风度。

    南宫嫣明显不悦,但莫闲不会看她的脸色,太子倒是不动声色,看着那株古槐树,说:“这就是那株闻名的古槐树?”

    “不错,古槐观因此得名,人生在世,不过黄粱一梦,诸位请坐。”莫闲做了一个请,众人落座,韦清和子常因事外出,子渊和谢草儿在场,也落了坐,道士们倒茶,其余人都站在太子等身后,莫闲看得出,这些人身怀武功,也难怪,太子的安全第一。

    莫闲喝了一口茶:“不知太子,还有南宫小姐光临,有什么见教?”

    “我来么是听南宫小姐说,你欲与她辩经,特邀请我来做个见证。”太子含笑地说。

    “辩经?是辩道经还是佛经?”

    “当然是佛经,上次给你糊弄过去,转移了话题,这次没有那么容易。”南宫嫣说道。

    莫闲摇摇头:“南宫小姐,我并不擅长这一点,佛祖经,微言大义,纵是高僧,也不敢说他能精通佛理佛经,我一个修行道德的人,怎么敢说与小姐辩论佛经!”

    “莫闲,你不敢就说一声,推托干嘛,难道就不屑与小女子一谈!”南宫嫣有些恼怒,也难怪,莫闲话有话,含有暗讽的意味。

    太子和太子妃饶有兴趣看着两人,子渊和谢草儿却是一脸微笑,只有南宫嫣有些恼羞成怒。

    “辩经得有主旨,是就佛经论,还是其他,望小姐赐教。”莫闲见差不多了,他与南宫嫣相辩,目的并不在南宫嫣身上,而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要不是太子前来,他都准备给南宫嫣一个闭门羹。

    “就你上次所说,佛经是在说谎!”南宫嫣气呼呼的抛出了问题。

    “南宫小姐,从不信者眼,佛经是在说谎,因为人或眼见为实,或听从他人描述,他人描述的人必须是信得过的人,要么是史书记载,但其难免有谎言,佛经多荒诞不经之论,对于不信者,是在说谎;而信者,却是另一回事,我并没有说,佛经是撒谎,佛祖看破一切,世间或世外,对他来说,他眼所见,耳所闻,的确如西方净土,因为佛祖已无恶意,一切对于我们来说,负面的东西,在佛祖身上并不存在。”莫闲说。

    的确,对于佛经的描述,世人分为不信和信两种,对于不信者,一切都不用说,不信自然无以明,这是修行界常用的一句话,而对于信者,又可分为两种,一种是信仰,佛既然神通广大,当然一切都是真的,这算是一种迷信,但迷信不一定是坏的,而另一种,则是觉悟后的信,正如佛经所言:“如来是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不诳语者,不异语者!”

    有个故事说明了这个问题。

    一位将军问禅师,什么是天堂,什么是地狱?

    禅师曰:“滚一边去!”将军大怒,拿刀便要动手!禅师又曰:“此乃地狱!”

    将军一听,立即放下屠刀,深感惭愧;禅师乃徐徐曰:“此乃天堂!”

    在觉悟者眼,何处不是菩提!心无恶念,眼就没有恶,因为佛说一切唯心造。

    “你是认同我的观点了,佛经道理本就放之四海皆准的真理。”南宫嫣说,她虽然不确定,但感到自己胜了,莫闲自己找了个理由,把他以前所说的话圆了过去。

    莫闲笑了:“你还是不理解,也罢,金刚经云:佛实无有法可说,若言佛有所说法既是谤佛,佛无我相人,人相,众生相,寿者相。”

    莫闲意思很明白,佛法只是一条通往自我超脱的路,没有一种真理是放之四海皆准的,佛法是一种内求法,十二因缘,生死轮回,从无明起,行、识、名色、六入、触、受、爱、取、有、生到老死,这是顺观流转门,无明和行是过去因,感现在果;识、名色、六入和受是现在果;爱、取、有是现在因,感未来果;生和老死是未来果。十二个环节前后之间互成因果,互为生灭条件,是涉历过去、现在和未来世的总的因果循环链条。

    注意一点,这一切都建立在唯心意识上,逆观还灭门是老死入手,逆推其因,直至无明灭尽,一切都不假外求,唯有觉悟到这一点,佛法是个人解脱的法门,大乘佛法虽说广度众生,还要自己觉悟。

    说佛法是真理,这句话没有错,但说放之四海皆准,就不行了,橘生于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世间没有一种真理能如此,要说有,大概只有用运动的观点看事物,事物的变是永恒的。

    “你套用《金刚经》话,不是证明了我的观点?”南宫嫣说。

    莫闲哑然失笑:“你所讲的佛经,不是佛所讲佛经,字虽一样,但内里相差十万八千里。”

    “你胡说,佛经说戒,你曲解佛经,不怕下阿鼻地狱?”

    “下地狱并不一定是坏事,地藏王菩萨说,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佛讲的地狱,并不是由佛祖所控制,也不是由菩萨罗汉所控,而是自我愚昧的心,或贪婪的心,或嗔心,而造作恶事,自己感应而得恶报。佛祖度人,能度的人自然得度,一句话,地狱只在你心头,净土也在你的心头。”莫闲说道。

    莫闲的话更近禅宗,禅宗主张不立之字,以心传心,因为其不立字,故此无败,在禅宗,甚至出现所谓的狂禅,丹霞天然说:“佛之一字,永不喜闻……吾此间无道可修,无法可证。一饮一啄,各自有分,不用疑虑。”并曾取木佛烤火。他们认为平常心就是佛心,每个人都要自作主人公,做惟我独尊、不受外惑的人。

    显然,莫闲这种说法得不到南宫嫣的认可,她话音一转:“佛与道,道不过修成天人,还在六道轮回之,你修道,追求长生,纵得长生,福报一尽,还是转入轮回。”

    “我修道,真正的佛教人,也许不会像你所说,道只讲今生,不求来世,修道者,逍遥世间,长生久视,自古以来,佛道互相诋毁,这些事情,不是你所能了解。”莫闲淡淡地说,一个凡人女子,却枉论佛与道,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不用说莫闲,谢草儿和子渊也皱起眉头,自古以来,佛和道争执就不断,自几百年前,佛和道相互借鉴,关系早已不是旧日的恩怨,但佛道之争,由来以久,道家说佛家仅是性功,只修祖性不修命,只得阴灵坚固,而佛家却说道家执着我,我执不去,何已成大道。

    佛和道在数百年前,就有人提倡教合一,虽然根底不同,但都在吸收对方一些理念,玄学化佛宗,甚至禅宗和空空是大道的道家都是明证。

    佛教天人与道教的仙人,还是有所区别,天人者,六道轮回的果报之一,先天为天人,但道家仙人大多数是自己所修。

    “你能说佛经是谎言,我看道经也荒诞不经,仙人怎么能够让一个地方风调雨顺。”南宫嫣又说,“人是人,除非有意,怎么能在无意之间,影响周围?”

    莫闲一听就知道她说过庄子,这是庄子一个寓言,藐姑射之山上有仙人,相貌非凡,吸风饮露,游于四海之外,其神凝,使物不疵疠而年谷熟。

    莫闲看了一眼南宫嫣,看到她身边太子和太子妃正笑眯眯看着,陡然冷静下来:“庄子本多寓言,以寓言而说至理,对常人来说,并不当真,而对我们修行者来说,却是真实不虚。”

    南宫嫣说道经荒诞不堪,莫闲却以寓言说,这是世人皆知的事,太子是个聪明人,见南宫嫣数番责难,莫闲依从容以对,光这份气度,南宫嫣已输,但南宫嫣是太子妃的朋友,又是大将军南宫鹤的唯一女儿,与南宫鹤并不对付,不然,凭南宫鹤支持六皇子,太子就心不舒服。

    ;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