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和三位逍遥修士在虚空中,这三位逍遥修士就是仙盟派来的启动宙光笼的修士,宙光笼是一种奇特的法器。为了使用宙光笼,需要他们一齐搬家,从那颗卫星,也就是方舟星的月球上搬离,形成一个闭合的体系,不然的话,月球如果不在里面,随着时间的不同,月球与方舟星不一致,后果很严重,海洋的潮汐由月球控制,每日潮水的涨落都是定时的,一旦两者时间不一致,潮汐就乱的套,所以他们只好将实验室从月球搬离,落脚到另一颗直径只有一公里的不规则的星球上。

    好在方亦竹已经成功的进阶,在使用宙光笼之前,她成功的成为一个元神修士。现在就要会用这宙光笼,逍遥修士簿义看了看莫闲,说:“现在就开始罢,你那边元神修士准备好了吗?”

    莫闲点点头:“已经准备好了。”他们在真空中说话,本来应该没有声音,但各人都听得见,已经不是依靠声波在传送,而是一种心音妙语,信息量非常,莫闲的回答伴随着他的安排的图像。使用宙光笼决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一旦宙光笼启动,能量信息是否供应得上很关键,特别是时间加速得越快,就越需要的能量越多,这需要使用引力透镜聚拢阳光,以达到它的需求,虽然正常情况下,方舟星只得到太阳光挥的60亿之一,但当时间流逝增加数千万分之一,那么,它所需要能量是现在的数千万倍。

    莫闲经过了计算,要增加到五千万倍,虽然这种能量只占太阳的光挥的120分之一,但他们不得不利用法器形成引力透镜,来精确控制阳光,在广阔的天区中,收集阳光,好在器修们的法器很了得,智能算器更是精确的控制着这些法器。

    像这样细节问题,莫闲也好,实验室内中任何一人也好,都经过大量推演,数个月前就多次推演,已确保万无一失。

    逍遥修士簿义向三人发出心音,他作为主控者,早已进入那种物我一体的状态,包括空间和时间,都已与周围法器等物契合,时间表上的误差达到了细微的程度,精确达到了飞秒级别,也就是毫微微秒,1飞秒只有1秒的一千万亿分之一。

    从他的手上,飞起了一个透明的薄膜一样的东西,刹那间展开,另外两位逍遥修士同时诀印出,空间一阵涟漪起,莫闲只看到月球刹那间变成一个环,而方舟星也飞速转动起来,与此同时,天区之中,数束强光耀目而至,将那片区域照得雪亮。

    “幸不辱使命!”簿义说到,莫闲心中传来各种声音,那是关注的此方的研究员的心音。

    “一切正常,数据正常!”

    “地貌正常,波浪正常,达到目标!”

    “阳光正常,风雨雷电正常!”

    ……

    各种声音在莫闲的心中响起,莫闲脸上露出了微笑,太好了,时间加速成功,下面就是观察问题,在莫闲他们是一天,而在方舟星上,却是十几万年过去了,一天采集一批数据,这个密度对于生灵测定来说,却是正好。

    这个测定却出现一种有趣的情况,往往飞船一经飞入,很快就会出来,在外面看来,好像进去打了一个转,而事实上里面已经过了好长的时间,两种时间流速不同,以至于这批研究员都有兴趣进去体验一番。

    而莫闲却在悄然中迎来了他的黄庭之道又一次进阶,从胎仙层次到幻形层次,幻形者,身体各个身神都能随意幻出,不同时以前,身神也能显示而出,不过却是两种情况,一种以念头分身合上身神精神,另外一种情况,却是借他所合法宝显形,这两种情况虽然也能在身外显形,到底有所凭依,而现在却是真正显形,并能脱离身体长时间,更主要的是,他发现自己的黄庭之道与传统的黄庭之道有所不同,因为他对照了器修,特别是天演录,他发现自己的身神可以随意变幻,但只限于生灵,他明白是怎么回事,因为生灵在生命符箓上相通,只是表达不同,在自己肉体上,他还做不到这点。

    同时,他的执中炼体术,却进入炼筋层次,不再像以前,只是一层皮,他的体力已达到六十几龙,身体承受力也达到了五十龙的水平,只要他运起功,恐怕这个世界能伤害他的东西没有几样。

    更主要的是,现在他能不时感觉到自己的三千投影发出的呼唤,但并不能确定在何方,一时之间,也无法定位。算算来到这个世界已有十年,他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有时他也有思乡的时候,梁园虽好,并非久恋之家,但他在众多空间之中,根本不知家在何处。

    时间一天天过去,转眼之间,又一年过去了,对方舟星来说,已经过去五千多万年,现在单细胞的生物已出现,海洋之中,出现了大量的藻类,空气中含氧量在上升,许多细菌开始慢慢从厌氧逐渐地适应有氧,这一种时间内,每天都有人进入其中,对方舟星来说,每隔十几万年,就有一批来访者,当然,他们只是来观察,并不干涉生命的进化。

    在这一年中,大量数据和论文通过大千网流通到仙盟各处,仙盟中的人,也有大量关心生命进化的人士时刻注意到此处,莫闲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大名现在可谓如日中天,虽然他不喜欢出名,这点还是具有他做杀手时的习惯,不过这不是他所能控制的。

    有许多学者和学生都纷纷申请来此参观学习,但一般都为莫闲所拒绝,莫闲虽能主持这里,他不想借此获名,但还是阻挡不住各处的申请,压力也逐渐增大,莫闲苦笑,谁叫他不是逍遥修士。

    他拿起一份名单,申请的人很多,一般情况下他都挡了回去,他想,早晚都得接待人,看来仙盟上层也吃不消了,干脆,这份名单就批准吧,反正是一份临时来实习的名单。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