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把他的东西整理了一番,手指一弹,一点昧真火弹落在尸首上,随后一阵风,将灰烬吹得无影无踪,大千因果业力镜一闪,将此地因果变乱,随手收了阵法,身影往地下一钻,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个大活人,就此消失无踪,连他的师尊都推算不出,他到底怎么了。

    莫闲做完这件事后,返回古槐观,杀之以除后患,并不是梅半仙有多么恶贯满盈,世间许多人,并不是恶人,但因为利益的关系,惹来杀身之祸。

    莫闲坐在床上,他仅仅是调息,并未进入功境,他在思考,他已决定,天黑以后,去一趟太子府。

    在太子的潜意识,他种下一颗种子,他思考怎样对太子说,对于自己的事情,说还是不说,他思前想后,决定还是说。

    太子是一个聪明人,那晚能说出那样的话,弄些谎言来糊弄他,以后得为这些谎言而付出代价,莫闲是个修行者,如果太子出卖他,他有办法将今晚的事让太子忘记,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将步骤又想了一遍,其种种尽量考虑到,莫闲起身,和子渊打了一声招呼,便走出古槐观,他先去绿如那里,今晚的事牵涉到她,让她一起去。

    在夜色,更夫已打初更,太子府,太子还没有睡,他再思考目前的处境,他知道自己的事,宫庭内部已无人背后支持,裕定帝目前还没有在意继承问题,他的地位诸皇子都在觊觎,能防贼一日,但无防贼人千日的事。

    白天那位仙长说得对,柔弱不争,对于常人来说,也许有用,但对于他来说,他根本没有资格这样做,除非他愿意放弃皇位,但他不会放弃。

    他一个人在院子,他心有着一种冲动,好像今晚有什么事要发生,他如果去睡觉,将抱憾终身。

    他不知道,他的潜意识那粒种子在提醒他,他只觉不能睡觉。

    他正在思索着,眼前人影一闪,他刚要叫,来人嘘了一声,他感到声音很熟悉,仔细一看,居然是莫闲,莫闲身后还跟着一位女子。

    莫闲把手一拱:“方外人见过太子!”

    他身后的女子福了一福:“见过太子!”

    太子连忙还礼:“先生不用多礼,这位女士是谁?”

    “她是我的好友,也是皇上德妃的妹妹绿如。”莫闲抛出一个大炸弹。

    太子一下子惊呆了,他记得德妃的妹妹在德妃进宫的日子失踪了,听说是阎罗殿干的,没有想到,居然这样出现在眼前。

    “太子,我在那一日遇到高人,收我为徒,姐姐也不知道。”绿如说。

    太子有些迟疑,莫闲笑道:“我们远来,难道不应该请我们进屋坐坐!”

    “姜弥庸失礼了,里面请!”太子姜弥庸脸上微微一红,幸亏在黑夜,没有人注意到。

    有仆人进来,太子摆摆手,他们无声的退了出去,待他们退下,太子亲自倒茶,说:“先生教我,我该怎么办?”

    “太子虽然贵为太子,目前朝势力可知否?”莫闲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

    “弥庸虽愚昧,也对此略知一二,相国妫嗟、大将军南宫鹤和上大夫孟夏足鼎立,相国妫嗟,目前没有支持任何皇子,大将军南宫鹤倾向于六皇子,而孟夏则支持四皇子,而父皇却做观其成。”

    “这是表面现象,那宫势力如何?”

    “宫两妃争宠,德妃外有妫嗟,淑妃外有孟夏,而只有南宫鹤没有宫势力支持,南宫鹤在军有庞大势力,朝堂上却是最弱。”

    太子说道,他没有提自己,有点不好意思,莫闲笑着说:“你太子位名器很重,诸位皇子都觊觎,你尽量不犯错,低调而小心,这点要是遇到贤明君主,倒可以自保。”

    “父皇很贤明!”

    “你错了,你看到的是表面,包括你所分析的,只浮于表面,连你的父皇都不知道,你父皇为德妃而打击阎罗殿,却不知淑妃正是阎罗殿的人,而妫嗟之所以有信心与阎罗殿对抗,他背后有圣门的人,而南宫鹤以其子南宫梓拉拢古槐观,也是基于这个考虑,恐怕只瞒往你父皇。”莫闲淡淡地说。

    太子虽然聪明,但不知道大安国已成为两派争斗的场所,听了这段话,他不敢相信:“先生,这是真的吗?”

    “在诸皇子之,我都考察过,因为我要保一人,所以才介入其,可叹的是,除了修士,没有知道这一切。”

    太子是个聪明人,莫闲意思他立刻明白过来,不过他也有保留,他说:“先生要保的是何人?”

    “是德妃!”

    “德妃,她不是有相国妫嗟,背后有圣门的人?”太子眼,她的地位很稳固。

    “你不知德妃的身世,德妃在未进宫之前,是书香门第,后来因阎罗殿灭门之仇,得遇相国,进入宫,谁知陷入漩涡之,圣门和阎罗殿不过以她为棋子,故此,她的妹妹和我相了你,太子殿下,不知你意下如何?”莫闲说道。

    太子问道:“先生,我自身难保,怎么能救助他人?”

    “无妨,我自找你,早就为你想好,你身处其,不知自己实在宝山之。”

    “我不答应的话,先生就不会将要讲东西告诉我?”

    “不错,既然无缘,那你今晚的所有一切,都像一场春梦,这也是我夜里来的原因。”莫闲说,他没有说的是,如果那样,他会让太子忘记了这一切,不仅是春梦一场。

    “我答应,计将安出?”太子一咬牙,答应了下来。

    “好,我没有看错人。太子,阎罗殿和圣门以及天下修行门派,最终目的是有朝一日,升入更高的层次,所以,他们不会以人间为意,所以大安只是他们的争锋场,而不会是他们的猎物。”莫闲到现在,还不清楚,阎罗殿的目标是建立人间佛国,他以遇仙宗和其他门派的作为而想。

    太子苦笑道:“这标准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莫闲说这番话,还有一个用意,就是安太子的心,说明自己不会控制太子。他说道:“世间事,更多是世间人所为,由于修行势力介入,你要把握自己的名分,不能再低调下去,但也不要急于求成,变化不能过大,在宫,你要找一家势力,这个我替你安排好了,宫德妃淑妃两人,你与德妃联手,一方面,德妃会替你说好话,另一方面,宫动态你能及时掌握……”

    莫闲侃侃而谈,在内事安排之后,又在外事上安排,依据东宫属官,本来东宫属官均属年轻官员,有老成的官员把握,是太子将来继位的班底,但太子因为韬光养晦,官员也很低调,几乎看不出他们的表现。

    现在该他们行动了,但要注意一个度,将自己定位在附属的位置上,影响到皇帝权威的事情,尽量不去做。

    太子要行动,得由一个切入点,莫闲建议他拉拢一些不得志的官员,和一些贵族子弟,形成一股势力,又不引人注目。

    第二日,太子和太子妃入宫,太子妃和德妃谈得很开心,而太子却在跟裕定帝见面,裕定帝很奇怪:“庸儿,你怎么有时间来看朕?”

    “父皇,弥庸不孝,过去沉迷在母后病逝的悲痛之,昨日看书,见《论语》关于孝道的说法,深有感触,故此想起父皇,今日一早,就来看父皇。”

    “你看的是哪一句?”裕定帝问道。

    “弥庸看到了这一句,子曰:‘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太子说。

    “我儿长大了,你母后能有你这个儿子,在九泉之下,也感到欣慰。”裕定帝哈哈大笑,“你应该都承担一些国事!”

    “父皇,国事上有父皇把握,弥庸倒是想认真看看,见识父皇的治国之道,越咀嚼越觉得有味道,父皇,诸侯势大,父皇一直要削诸侯的权限,儿臣只怕自己画虎不成反类犬!儿臣还是从小事做起。”太子说。

    “好,你说说看,从什么小事做起?”

    “国内之,国泰民安,儿臣还是多跟大臣们学习,如果一定要儿臣做事,儿臣倒是想了解一下全国的形势,或者教育礼节方面的事,父亲可以酌情安排!”太子没有想进吏部,而是户部或礼部挂职,这是莫闲教他的,因为这二部能接触实情,又不太容易给人结交官员的印象。

    “那么,你就到礼部挂职,明天会有圣旨下,我儿长大了,哈哈!”裕定帝开怀大笑。

    ;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