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名分很大,但这个位子谁都想争,诸皇子之,谁都想得到,等待太子犯错,甚至有人故意设下圈套,让太子钻,好在太子比较谨慎,到目前为止,都没有入套。

    绿猗现在知道,她所对付的阎罗殿是多么庞大的一个组织,体现出的实力,要不是半途魔门插手,绿猗恐怕已经死无葬身之地。

    但魔门以她为棋子,她也知道,但无可奈何,心未尝没有心思,她一个人,只能做一颗棋子。

    现在太子示好,她心思活络了,给自己留条后路,狡兔尚且窟,绿猗并不呆,在和太子妃谈话,达成协议,两人谁也没有说破,却已经达成协议。

    那些宫女一方面是保护她,另一方面,也有监视的意思,当着她们的面说话,不得不谨慎,好在昨夜绿如已悄悄的来过,太子妃也知道,宫女们只是觉得太子妃示好。

    太子突然改变了,这一点出乎所有人意外,四皇子也好,六皇子也好,顿时感到压力,他们和他们身后的人忙了好多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而裕定帝明显地喜欢上了太子,让东宫的官员们感到了希望。

    阎罗殿的那个侍女失踪,但有人员失踪,他们归罪于魔门,只道妫嗟悄悄地在帮助太子,要是没有异心的妫嗟,倒有可能,现在的妫嗟,没有可能,但阎罗殿并不知道这一点,以为太子身后应该是妫嗟。

    莫闲虽然帮助太子,但他说实话,并不在行,说话糊弄一下,借助他知道信息与太子不对称,还能支撑下去,好在莫闲知道这一点,悄悄给太子塞了几个幕僚,行家的事由行家去做,莫闲想法很简单,要是他刺杀和打探消息,那是他的老本行。

    莫闲现在很清闲,他手上有着庞大的情报系统,虽然不专业,但莫闲却是一个行家,能从蛛丝马迹,分析出一些问题,这些情报,让太子掌握了先机,甚至让太子躲过二次故意陷害,还让始作俑者的四皇子不得不弃车保帅,但太子都不知道,这些情报莫闲是怎么知道的。

    自从子渊说出莫闲用心过巧,莫闲也端正了心态,他把这些事情看得清楚,得之不喜,失之不忧,以超然的心态来运作,他知道,自己的修行是根本,所以他一点也不敢马虎,每日在功前的反省已成为他的常态。

    这反而促进他的计谋,在不断反省学习进步,这一点是莫闲没有想到的。

    莫闲见一切走上正轨,他又一次闭关,这次闭关,是他修习纵地金光法,这是仙家法诀,不同于莫闲所习的大多数法术,莫闲以前所习法术,不外乎存思运气之类,甚至有一些调用阴灵,但纵地金光法却不同,它从开始炼时,就体会一种意境,有点像砍柴功。

    它不存在存思,而是直接炼神,神化入天地,寻找一缕光,身体融入光,身就是光,到达极处,身光不分,忽乎之间,身便在千里之外,在别人眼,只见一道金光闪过。

    它有四层,但各层之间,并没有名称,金书之,很直接,就叫第一层之类的,莫闲闭关日,日之,他所在房间之,白日像黑洞一样,但在夜晚,又悄然放射光华,众红色到紫色,最后一个夜晚,开始变成金色,别人都不知道他练些什么。

    这种法术,一经修炼,白日和夜晚异像频现,子渊和子常见识多,但也不知道他练了什么法术,到了最后一个夜晚,一道金光陡然从房间升起,一闪不见,这种异像惊动了许多人,但时间太短,多数人没有留意,修行人有些人认为出现了宝物,有些人认为是幻像,种种就法不一。

    释天和阴九幽正在功境之,眼前似有金光一闪,同时睁开了眼睛,两人陷入沉思,因为他们捕捉到一丝气机,但在什么地方,两人并不知道。

    “好奇怪,转瞬即逝,好像有人修成了一件了不起的法术,是什么人?”阴九幽不仅想起数日前感到那种气息,不由皱起眉头,这和数日前的气息是不是同一人搞出,如果是,他是谁?

    阴九幽心重视起来,看来安都城,还隐藏一个高手,他从气息得到结论,不知已错了十万八千里。

    那日莫闲无意引来平等王的投影,平等王投影可以说世间绝顶高手,阴九幽自叹不如,他没有想到,是莫闲弄出来。

    他吩咐下去,给他细细查访,看看到底是什么时候人。

    释天那时也是发布了一条和他类似的命令,结果安都城内,两派为了一个子虚乌有的高手,让两派心惊不已。

    莫闲不知道,莫闲出了房门,他现在不怕释天和阴九幽,他的功行远不如两人,莫闲没有想过,目前的他会超过阴九幽,两个人虽是镇压一方的高手,但莫闲打不过,可以随时脱身,仗着纵地金光法,二个人想追也追不上。

    在这几日,妫嗟发现梅半仙不见了,梅半仙并不是魔门人,而是妫嗟自己所招,妫嗟虽然借重魔门,但内心也防着魔门,天下奇人异士很多,不一定是魔门,他得培养自己的势力,对于他这种人,很难真的相信人。

    梅半仙是他所招的异人,据梅半仙说,他是太易门的人,出来历练,一见妫嗟,见他是一个明主,故来辅佐他,还介绍了几个人,都不是魔门人,对妫嗟来说,他背后势力的建立,都与梅半仙有着不可忽缺的关系。

    妫嗟自从有了异心,就积极培养自己势力,甚至手伸到了军,但军以南宫鹤为主,对于不能掌握军队,对他来说,是个心腹大患,在暗,收买绿林好汉,悄然间,他的势力已然成形。

    但就在这关口,梅半仙却不见了,妫嗟大为恼火,派出手下打听,哪里有消息,他只好硬着头皮,去见阴九幽。

    他婉转的表示了自己的意思,阴九幽开始没有留意,当听说梅半仙是太易门时,倒有些吃惊,太易门是一个隐门,行踪诡异,一般不与人争斗,听说他们在易道上有独到之处,更可怕的是,他们的神通也很诡异,可以截断人的气运,甚至转嫁人的气运。

    如果梅半仙真是太易门的人,诡异的消失倒让人奇怪。

    莫闲不知道,他对付梅半仙,无意却做对了路子,他一出手便用缚龙索捆住了梅半仙,这一手恰恰阻止了梅半仙的神通的发挥,不然的话,鹿死谁手,还真说不定。

    阴九幽答应来推算一下梅半仙的下落,梅半仙他见过,见其功行不到金丹,没有留意过他,听说他是太易门的人,便对妫嗟说:“我来推算一下,不过,太易门精通推算,我可能推算不出来。”

    说罢,他袖占了一课,眉头皱了起来:“梅半仙已经死了,但什么人是凶手,好像对方掩盖了天机,你认识不认识太易门的人,问他们一问,说不定他们能推算出来。”

    妫嗟摇摇头:“我并不认识太易门的人,对了,梅半仙给我介绍了几个人,这倒可以一问。”

    妫嗟回去后,便着人请来这几人,一个是多臂熊罗太,一个是善面罗汉黄勇,一个是血手观音毛玉环,一个是粉面郎君李上群,一个是一截剑万刚。

    妫嗟问道:“请各位来,是因为梅半仙下落不知,据圣门人说他已死,我想问一下,你们谁知道梅半仙的师门人?”

    一截剑万刚说:“我认识梅半仙的师门,他曾经带我去过,我去一趟太易门,把他的情况告诉他的师门。”

    “有劳了,梅半仙为了我的事业,现在生死不明,你问问他的师门,梅半仙是否还在人世,如果不幸,他为何人所杀,请太易门的高人推算一下。”

    “我知道了,要是我知道,肯定与他报仇。”万刚说完,回身就走。

    “等等,你到账房那里拿些盘缠。”妫嗟说。

    “不用了,我去去就回,大概二日,太易门在一座仙山,唤作罗翠山,人迹罕至,我以飞剑之术才得以往来,我去也!”说着,一道剑光闪过,人已不见踪影。

    一截剑万刚御剑而行,花了一天时间,到了罗翠山,在山门前落下,有人喊道:“来人止步,这是太易门的山门,不欢迎外人!”

    ;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