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刚大吼一声,勉强摆脱鬼帅的意志,身剑一体,惨烈的气息由然而生,直扑鬼帅,鬼帅把手一挥,轰的一声,一团阴雾将他击飞。

    万刚身在空,全身冷气如霜,张口喷出一口血,血已变色,面对鬼帅,他一招也没有接住,而剩下的人之,绿林高手更是不堪,鬼卒刀枪齐举,扎在身上,好像虚影一样,但这些凡人的武者,却陡然一声惨叫,直顶顶的倒在地上,生命已经消失。

    观主大喜,真传弟子画的符果然不凡,一时间,气势大盛,虽然对方人比他们多到二倍不止,但鬼帅一出,局势立刻扭转。

    季满一看,手诀一起,他第一次出手,他的出手看起来没有什么,但鬼帅的攻击却失效了,不仅失效,而且南宫一方,有许多人一声惨叫,倒在地上。

    而季满的一方,鬼卒明明刀枪砍在身上,却一点事也没有,伤害自然转嫁到对方身上,南宫的人立刻懵了,这是什么法术?

    “你们认命吧!”季满淡淡的说道,手出现一把桃木剑,这是他的法器,他看起来纤尘不染,一身白衣,在人群,显得鹤立鸡群。

    鬼帅将视线转向他,一股威压顿时压在他身上,他脸色一变,手剑一指,喝道:“朗朗乾坤,怎容你的存在!”

    桃木剑放出一线紫红的光华,含辟邪雷法,射到鬼帅的身上,轰的一声,暴起一团光辉,未等光辉过后,他哈哈大笑:“也不过如此!”

    他徒然感到不对,一股危险并未随雷火消失,而是随雷火消散,气势暴长,一只绿盈盈的大手临空抓了下来,不同于一般的擒拿手,而是对面鬼帅身子暴长,身高十丈,青面獠牙,眼冒着绿油油的光芒,两只手带着阴风,当头就抓到。

    季满急忙之间,用手剑一指身边不远的一个武者,这个时间,他也顾不得风度,奇怪的是,这回他剑上没有肉眼可见的光华。

    大手抓下,正抓住了他,一声惨叫,鬼帅手上的人变了模样,已成为那个武者,手还拿着刀,迅速干枯下去。

    在不远处,那个武者身子一阵变化,成为了季满,虽然有点狼狈,但逃过了一劫,观主见此,陡然叫了起来:“你是太易门的人?”

    观主认了出来,是太易门的替身潜行术,这种法术是一种奇术,观主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要在一定范围内有人,他就能瞬间变成别外的人,而别人却成了他的替死鬼,甚至在他被敌人抓住时,也能替换。

    季满借替身潜行术逃过了一劫,鬼帅却不放过他,脚一抬,直接踩了下去,季满对于鬼帅来说,只如一只癞蛤蟆,一脚下,正踩他,又是一声惨叫,又一名武者发现,人们发现,在鬼帅的脚下,人变了样,而在不远处,武者应该在的地方,身形一阵变幻,武者变成了季满。

    这两个武者都是季满的自己人,本来武者和修士来,依仗着修士,现在一看,哪有不明白,拔腿就跑,人一下子散来了,而观主的一方,人也往后退,眼睛看着季满,只觉得他是一个恶魔。

    季满一看,鬼帅将手的股钢叉抛了过来,直向季满直插过来,季满语气冰冷:“你不过一方游魂,居然两次逼得我差点出丑,就是泥人也有分性子,来得也,看我来收拾你。”

    话一说完,从身上取出一物,正是灵官锏,往空一抛,灵官锏起在空,滴溜溜的一转,放出万道毫光,形成八卦图像,迎着钢叉就打了上来。

    轰的一声,鬼帅的钢叉迸散,化作绿火星如流萤一样四散,天色渐晚,一天绿火如同放烟花一样。

    灵官锏击溃了钢叉,又升高了一些,带着无数毫芒向鬼帅轰去,鬼帅张口一喷,无数鬼头随着绿火向灵官锏烧去,空鬼声啾啾,气势惊人。

    两边的人发了一声喊,又冲撞在一起,法术的灵光伴随着刀光剑影相互纠缠,季满大战鬼帅,仗着灵官锏的威力,在鬼帅召唤出的无数鬼卒大杀四方,但鬼卒更多,加上鬼帅,一时僵持着。

    而观主一方,却节节败退,南宫家的别院燃起大火,已有二十几人战死,观主心发苦,这时,莫闲已到,但并没有立刻投入战场。

    他和韦清、谢草儿暂时隐身在一旁,两方的人已纠缠在一起,人心都没有立即现身的念头,只要保住观主就行,不是他们冷漠,而是他们目的不同。

    莫闲看到鬼帅大战季满,鬼帅渐渐占了上风,他身边似乎有无穷无尽的鬼卒,困住了季满,但季满神通很诡异,往往使鬼卒们发生混乱,他手桃木剑一指,鬼卒往往互相残杀,虽然一会之后,鬼卒便清醒过来,一会儿,如果不出意外,这种形势还要持继一阵子。

    就在这时,鬼帅突然散了,鬼卒也随之散去,如风卷残云一样,莫闲一见就知道不对,召唤的人死了,心暗怪观主,怎么不保护好这个人。

    莫闲一到,就知道不是观主召唤,而是另一个修士,估计是观主也知道要损耗寿命,挑了一个年轻人,但莫闲没有想到的是,观主根本没有告诉他的后果,结果那个修士糊里糊涂的就上了当。

    万刚早就看到了那个修士,知道是他召唤了鬼帅,他在与鬼帅交手,一招也没有挡住,直接给鬼帅拍飞了,受了伤,但季满挡住了鬼帅。

    万刚冲入人群,几个修士拦住了他,他如疯似虎,过了一会,他这边有几个修士上来,逐对厮杀,他得以脱身。

    他一脱身,那截断剑化作一条长虹,将正在一旁的那个修士一分二段,修士一死,召唤失去了源头,鬼帅的投影立刻消散,所有由召唤而来的异像消失。

    季满脱身而出,他掸掸身上的尘土,又恢复一身干净,缓缓走来:“你们还不投降,你们看看,到现在,你们还剩下几人,你们刚才发出了求救信号,救兵呢?”

    莫闲听他这么一说,冲着谢草儿和韦清点点头,个人突然现身当场:“你们是什么人,竟敢对南宫将军的别院出手?”

    观主身体一软,差点坐了下来,他累得够呛,拼命支撑,要不是他发出了求救信息,他一把老骨头恐怕早就瘫下来,总算等来了救兵。

    望着突然出现的人,季满笑了:“就你们人,我以为是什么人!”

    粉面郎君李上群和一般修士哈哈大笑,李上群说:“我来拿下他,看他们还有什么话说。”说完,肩膀微晃,一只半月形法器陡然飞起,闪着耀眼的黄光,直扫莫闲。

    韦清大怒,飞剑出现,在空拦住,莫闲脸一沉,左臂轻轻一扬,一道淡红色光华直扑李上群,一声响,将他捆翻在地,他一捆翻在地,法力受到压制,天空半月形法器立刻光华淡了下去,韦清飞剑一击,轻松将之击开,跟着剑诀一指,飞剑已落到他身上,一声惨叫,顿时毙命。

    双方人没有反应过来,等众人明白,李上群已横尸当场,莫闲心一乐,看来韦清在实战已看清楚,心狠手辣,不过,我喜欢。

    等对方明白过来,立刻发怒,诸般法器打了过来,而观主他们立刻迎了上去,莫闲却没有动,眼睛始终望着季满,他明白,这是对方的头,刚才能在鬼帅的攻击下能不败,说明其能力。

    只听到一声惨叫,谢草儿和韦清又见功,谢草儿一剑斩了多臂熊罗太。而且韦清虽没有斩杀对方,却将一截剑给挡住,而且隐隐占上风,遇仙宗的真传弟子果然不是浪得虚名,与同等的人比起来,要比散修厉害得多。

    季满动了,一出手,便是灵官锏,灵官锏在空一横,放出万道毫光,形成了八卦之形,向莫闲就镇压下来。

    莫闲眼出现了符篆,阴符剑出现在手,剑气斩出,说也奇怪,一剑却将八卦分开,斩到灵官锏上,灵官锏爆出了一团亮光。

    季满急忙收回了灵官锏,看了一眼,见没有受伤,心放下了下来,他后退了几步,桃木剑出现在手上,喝了一声:“住手!”

    众人一怔,两队人马分开,南宫这一边,只有十二人,修士只剩下五人,而对方却有五十多人,虽然大部分是武者,但修士的数量也有近二十人。

    “你有没有杀害我梅师侄?”

    “梅师侄?你是谁?”莫闲一愣,他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梅师侄就是梅半仙。

    “我是太易门的季满。”季满眼睛紧盯着莫闲,见莫闲一怔,眼露出了谁是梅师侄的样子,他失望了,看来他不是凶手,这也是他自视过高,以为自己能看出端倪,他不说梅仙侄,而说梅半仙,莫闲立刻就明白是谁,但一说梅师侄,别人怎么能知道梅半仙是你的师侄。

    ;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