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走了,季满他们走了,当季满自以为是认定莫闲不是凶手,再留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南宫鹤的异人被打残了,只剩下大小几个人残延苟喘,季满果断撤走,到现在为止,观主都不知惹了谁,不过他记住了几个人,虽不认识,但打听一下,就知道是谁势力。

    莫闲还在那里,他回味过来,梅师侄恐怕是梅半仙,但对方已走,他总不能追上去问一个明白。

    他杀梅半仙,就连谢草儿和韦清都不知道,他还保留杀手的一些习惯,但要不是他身怀大千因果业力镜,他的所作所为,也瞒不过太易门。

    太易门,自己是否运气不好,怎么惹上了太易门,莫闲想到,要是时间会倒流,他还会杀了梅半仙,对方两次暗算计,对莫闲来说,已经有足够威胁。

    大火还在燃烧,莫闲心思一动,存思内神化为雨神,召唤外神,天空阴云密布,禹步作法,雨从天而降,火渐渐小了。

    观主欲哭无泪,后悔没有听从莫闲的话,事前一点防备也没有,不然损失绝对没有这么大,他在这里,尝到了权力的甜头,想想有四十号武者和修行者听他指挥,他感到自己这一步走对了,谁知在一晩之间,人员只剩下大小几只猫。

    南宫梓匆匆赶到时,莫闲人已经走了,望着断壁残垣,他的脸阴沉如水。

    这一来,等于南宫鹤的势力再也没有能力和妫嗟、孟夏在高端力量上相抗衡,南宫梓咽不下这口气,但必须咽下。

    莫闲已经回到古槐观,在古槐观的古槐树下,五人聚在一起,子渊说:“看来上了莫师弟的话,现在只有两家对抗,不知结果如何?”

    “实力对两家来说,都差不多,妫嗟野心已起,魔门在背后推波助澜,要论总的实力,阎罗殿强一些,但魔门不是没有胜算,魔门行事,直指目标,现在的几个人,他们的命运关系到最终成败。”莫闲说。

    “什么人?”子渊问道。

    “难道是阴九幽和释天?”谢草儿说。

    “不是,他们虽然能决定这几个人的性命,但关键不在这两人身上。”莫闲说。

    “有太子,还有四皇子、六皇子,是他们吗?”韦清说,他近来和谢草儿搞情报,虽然不用他们分析,有专人做,但耳濡目染,倒是眼光不同。

    “不止,太子、四皇子是其两个,六皇子经今晚一战,基本上失去了资格,还有人,首先是裕定帝,他虽然被蒙在鼓,他的话还是有用,其次是德妃和淑妃,她们暗地影响裕定帝,这五人决定着胜负,虽然他们不知道。”莫闲说。

    “这五个人是凡人,一个修士就能置他们于死地,他们怎么能决定双方的胜负?”子常问道。

    他们还不知道,其绿猗是修士,莫闲说:“这五个人,身在局,而我们身处事外,他们的生命将决定成败,阎罗殿看四皇子,裕定帝从阎罗殿来看,恐怕已成为障碍,再加上德妃的存在,淑妃不是唯一能影响裕定帝的人,我要是阎罗殿,下一步就要对付裕定帝。”

    “你说,他们会杀掉裕定帝?”

    “可能性极大,修士下手,可以让他身体一天天衰弱,方法很多,别看他只不过是五十岁不到。”

    “而淑妃是阎罗殿要保的人,但却是妫嗟要杀的人,但只能在暗地里下手,不一定能得手,妫嗟有异志,魔门帮助下,虽难,但还是能。”莫闲说。

    “魔门要杀淑妃,不是一个秘密,但阎罗殿也不是一个弱者,淑妃的宫女恐怕已换得差不多了,都变成了阎罗殿的女修,很难。”谢草儿说。

    “不错,比起要杀裕定帝,淑妃更难杀,同样,德妃也是一样,魔门肯定保护她,阎罗殿要杀她,同样是很难。”莫闲说,他心有话,绿猗是一颗棋子,她自己也是一位修者。

    “剩下的两位,太子身边有修士,是莫师弟亲自安排,而四皇子身边恐怕也有修士,却是阎罗殿安排的,想取两人性命,不是那么容易。”子渊说道。

    “不错,太子现在有名分,东宫属官也各尽其职,四皇子却没有名分,这两个皇子都有危险,太子更大,本来我不想介入,选另一个皇子,考察下来,还是太子,四皇子已经被阎罗殿选,阎罗殿好眼光,四皇子实际上被太子强,其余皇子只有六皇子,可惜投靠了南宫鹤,剩下的只有太子。”莫闲苦笑。

    “太子敌人是阎罗殿?”子常问道。

    “不止,可以说,天下皆敌,阎罗殿当然想取太子性命,在没有遇到我之前,太子韬光养晦,人只以为太子柔弱,但近来太子显露光芒,阎罗殿想取太子性命,妫嗟也不能留太子,甚至南宫鹤也不能容太子。”莫闲说。

    “照这么说,这五人的确能决定他们的胜负,不管他们在背后斗生斗死,在明面上,这五人其有人死去,的确影响两家的大计,但孟夏和妫嗟不是更重要?”子渊问道。

    “不错,但这两人,恐怕身边早就严密布空,根本不能下手,我们及其他人如果下手,就会暴露,此两人动不得,要动他们,恐怕等最后的结果出来。”莫闲说。

    “他们两家什么时候动手?”子常问道。

    “他们两家目前还不会大动,南宫鹤基本上已淘汰出局,动手的不出我所料,是妫嗟的人,魔门没有出去,阴九幽比我预料得更难缠,是由太易门季满带队,什么时候太易门和妫嗟在一起?”莫闲说。

    “太易门,难道他们推算到妫嗟真有天子之命?”子渊说。

    子渊一说,几个人脸都不看,莫闲更是难看,自己机关算尽,冥冥难道自有天命。

    他长出了一口气,脸色总算恢复了:“我们道家,向来主张,我命由我不由天,就算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们也要做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成败并不重要,只要我们人还在,我们就不算输。”

    谢草儿说:“不管怎样,我相信莫师兄,莫师兄,你能不能说说,两家动手要什么契机?”

    “五个人当有一个人死了就是契机。”莫闲淡然的说。

    莫闲这边在讨论,大相国寺,释天与客人在交谈,一点也看不出他曾经受过伤。

    人们只以为释天的天部在管安都的事,但要见到这个人,一个美艳的女子,八部天龙乾闼婆部的首领寻香,恐怕就会重新考虑。

    “乾闼婆部的诸多女子和紧那罗部的女子进入宫,现在不止是淑妃的宫,连带其他几妃的宫,都有她们的身影,可惜的是,唯独德妃绿猗宫没有人,你们准备得怎么样?”释天问。

    “乾闼婆部的女子身有香气,会诸多魔舞,是不是趁着大臣们欣赏舞蹈之时,控制他们?”寻香问道。

    释天摇摇头,说:“现在不是时候,裕定帝先前我们指望他在丽姬的诱惑下,能够信奉佛教,在全国推行,谁知魔门居然弄出个绿猗,妫嗟和他们勾结到一起,裕定帝首鼠两端,他不是佛国的人,现在我们选了四皇子,乾闼婆部和紧那罗部的佛女们,想办法让他早登极乐。”

    “很好办,保证让他无声无息,又快快乐乐的去,纵是修者也不会发现任何异样。”寻香笑了。

    “还有就是太子,现在和德妃走的很近,让他沉迷于酒色,犯足够的错误,能让裕定帝剥夺他的太子位,这样,四皇子名正言顺登上太子位,以四皇子的聪明,再上他又加入阎罗殿,对教主建立佛国很有利。”释天沉吟道。

    “太子身边有修行者插手,是一些门派的,有道教也有佛门那些背弃了佛陀教诲的家伙,估计是太子自己招揽,太子是个人才,可惜他与四皇子生在一起,他只能淘汰。”寻香说。

    “能不能你的人打入太子身边,凭你的人,太子很容易沉迷到美色之。”

    “可以试试,太子毕竟是个凡人,我担心不容易,是因为他身边有修行人,最重要的是,该怎样对付魔门,阴九幽这个人很奸诈,你在他手上吃过亏。”寻香说。

    “不错,我是吃过亏,不过,阴九幽没有想到,我受的伤远没有我表现出来的重,在当日,我表现出受了很重的伤,之后,我收缩战线,放弃了一些据点,装作自己受伤很重。”释天笑道。

    “妫嗟据我观察,他心有异志。”

    “你怎么得出这样的结论?”

    “他身边不仅有魔门,还有其他门派,今天晚上,魔门备战,但出人意料的是,妫嗟居然将南宫鹤的修行者几乎一网打尽,另外,妫嗟勾结绿林强盗,要是没有异志,怎么会如此?”寻香笑道。

    “这我倒忽略了,他有异志,我们对付他,可以名正言顺,我正愁没有名分对付他,现在好了。”释天笑道。

    ;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