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信香起,莫闲救命会季满

 热门推荐:
    太子大喜,接过信香,说:“先生看我该怎么办?”

    “当局者迷,你经过这次危机,我且问你,皇上有没有对你生疑?”

    “父皇恐怕心有一根刺。”

    “不错,皇上不仅对你生疑,对四皇子也生疑,此事应该是六皇子所为。”

    “可是六弟这样做有什么好处,他背后不是有南宫鹤么?”太子话一问出口,知道自己问了一个蠢问题,还要问,当然是为了太子的地位。

    莫闲看他醒悟过来,笑道:“你明白了吗?他这是一石二鸟,让你和四皇子在皇上心留下一根刺。”

    “可是父皇不到五十岁,时间还很长,他为什么这么着急?”

    “他不得不着急,因为南宫鹤的背后修行者势力大损,你听说过南宫别院失了一把火吗?”莫闲问。

    “听说过,不过一把火而已。”

    “你错了,不是一把火,是他的修行者被妫嗟修行者袭击,措手不及之下,损失惨重,所以,他着急,越是这样,你越要沉着气,要做到外松内紧,皇上心的刺,只有让时间去淡忘,你一定要表现得和以前一样,到宫次数和频率与你之前保持一致,去德妃宫请安也要和以前一样,不要露出丝毫紧张。流言蜚语,你不要问,我会替你处理,我想四皇子也会如此做,你表现得越淡定,六皇子他们越紧张,让他们自己暴露出来。”莫闲说。

    “多谢先生指点,我一定会报答先生。”

    “你已经在报答了,保住德妃,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莫闲一笑,他从绿猗给他的情报,已知裕定帝身体出现了问题,他向子渊讨了一个秘方,给了绿猗,这是一个茶方,他知道恐怕是阎罗殿下手了。

    他的秘方也不能保住裕定帝,但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拖延,他对裕定帝不感兴趣,却对破坏阎罗殿的好事感兴趣。

    这一切,都没有对太子说,对太子说,根本没有用,凡人是无法发现阎罗殿的手脚,告诉等于不告诉,一句话,太子只是他的工具而已。

    两方为主,还有其他方混水摸鱼,但太子却成了两方眼钉,不是背后的两方,而是妫嗟和四皇子,对于妫嗟来说,他已准备在适当时机,发动政变,太子能在事先除去,再好不过,而四皇子上次举报,没有料到自己与太子都在裕定帝心留下不好印象,对太子,目前还动摇不了。

    妫嗟问自己的修士,季满笑了:“此事易尔,只要得到太子的生辰八字,或者我见到太子的面,我管教他至多二十一日之后,魂飞渺渺。”

    妫嗟笑道:“此事容易,你随我上车,明日在上朝途,见太子一面。”

    第二日,妫嗟和季满登车,放下车帘,吩咐御者:“上朝途,在朱雀大街等候太子的车驾。”

    “是,老爷!”御者应了一声,一拌缰绳,马车起步。

    他们起得比平时早,来到了朱雀街头,停下了马车,过了一会,太子的马车到了,妫嗟掀开了车帘,向太子打招呼。

    太子的车驾也停了下来,太子也掀开车帘,打了个寒战:“相国早,怎么这么凑巧,一起走。”

    太子不知道,他的真形已被季满所摄,妫嗟放下车帘,季满冲他点点头。

    太子自上朝回来,感觉身体有点不舒服,没有当回事,过了几天,头发昏,身体疲惫,老想睡觉,身边的修士惊了起来,这才认真的查起来,一查之下,太子了别人暗算,类似江湖上左道的魇魔术,但显然比魇魔术来得高明,甚至不知是什么时候的招。

    太子知道后大惊,立刻点起信香,信香一燃,莫闲立刻有知觉,在房间里直接一个土遁,出现在太子的房间,他一到,目光往太子脸上一望,吃了一惊:“太子,是什么时候的暗算?”

    他一开口,周围的人,还有太子妃,立刻觉得有希望,太子妃说:“仙师,在四日前,太子回到府,就有些愣愣的,估计从那时开始。”

    “太子那天做了些什么?”

    “太子早晨上朝,还是好好的,等到了晚上,就显得有些不对劲,太子说他的身体有些不舒服,我以为他是受了风寒,服侍他吃了一些药,指望他一夜过来会好一些,谁知他越来越嗜睡,申道长今天看过,说是了暗算。”太子妃说。

    “是了暗算,对方颇为高明,按情况看是四天前的事,是谁做的,那一天什么人送太子去朝会?”莫闲问。

    “随太子去的人都叫进来,甚至有修士在暗保护,仙师要问,快去传来。”太子妃也着急,不一会,人就传了进来,御者,还有随车的护卫,以及修士都来了。

    还没得及问,太子醒了,看见莫闲在身边,叫道:“先生救命!”

    莫闲安慰说:“你了暗算,不要紧,只要找出谁人所为,那就没有事了,你是四日前招的,你在当日,和什么人接触?”

    太子费力地回想,说:“四日前,我参加朝会,和大臣们都会了面,不知道是谁,那会是谁?”

    “太子,那日最早的一个人不是相国妫嗟吧,太子您还掀起车帘,和他打招呼,妫嗟车上坐着两人,当时我眼角余光看到他,并看到好像什么东西一亮。”御者说。

    太子也想起来了:“他车上好像有一个人,没有看清,当时我哆嗦一下,以为是车帘掀起,外面比较冷的缘故。”

    “是了,看来太子在那一瞬,被人摄去真形,这种法术应该和魇魔术类似,得有人的生辰八字或者人的真形,看来,暗算太子的是妫嗟。”

    “这样说来,妫嗟有很大嫌疑。”在场的修士点头,至于为什么,就不是他们所考虑的。

    “你们好好照顾太子,既然知道是谁,那就好办,我去去就来,只要取回他法坛上的草人或傀儡,法术自然破解,想不到,居然有左道人士插手。”莫闲说完,身体一幻,借土遁而走。

    他直接去了相国府,在后院之,他感到一股阴晦的法力波动,有人开坛作法。

    季满在相国府后花园,选了一块地方,建起法坛,台高尺,上用符印口诀,依次而用,结一草人,草人身上书太子名讳姜弥庸叁字,头上盏灯,足下盏灯,上盏名为催魂灯,下点盏名为捉魂灯,脚步罡斗,书符结印焚化,一日叁次拜礼,连拜了四日,太子已昏昏欲睡。

    此法是桃都狱所传,唤得星落魂术,它的简化版本,流传在外,是为魇魔术,大干天忌,施法过程,会有人劫,但季满并不害怕,他自视甚高。

    他于台上立天地人杆幡,虽不是什么大阵,但人一到,也可抵挡一阵,有时间让他出手。

    他刚刚拜完,心一动,他在袖占了一课,脸色一变,他感到有人来,但在为课,却一片茫然,好像这个人并不存在。

    他惊了起来,这种卦象与杀害师侄的卦象一样,他不知道为什么,要么身上有一种宝物,能够蒙蔽天机,要么这个人道行很高,但道行很高,应该不问世事,能为太子驱使,可能性很小,剩下一条,就是来人身上有重宝。

    刹那间,他的眼睛亮了起来,能蒙蔽天机的宝物,对太易门来说,可以说是证道之宝也不为过。

    太易门精于卜算之道,要是换一个人,不会留意微小的征兆,更不会因此推算,太易门因为这一点,能够趋吉避凶,只要是太易门的真传弟子,都会这一手,因此,太易门人虽少,但在江湖上行走,很少有不幸殒落的弟子。

    他参拜已结束,却在装模作样地参拜,莫闲已到,看清楚了形势,在尺主台上,那个草人很醒目,头顶盏灯,足下又盏灯,台上还竖立着杆幡,气息隐隐,一个人下载在参拜。

    莫闲很小心,不会因为他参拜,就以为他没有防范,往四周一探,情况一切正常,一切正常就是不太正常。

    莫闲没有立刻出来,他从阴珠唤出鬼灵,卷起一阵阴风,直向草人卷去。

    季满虽然在参拜,神识在时刻关注着一切,忽然见阴风卷起,他猛然抬头,手一指才幡,才相应,光华暴闪,顿时困住了鬼灵,鬼灵左冲右突,不能冲出光华范围。

    莫闲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身剑合一,一道光华,直指季满,季满冷笑道:“正要你来!”

    灵官锏陡然出现他的头顶,万道毫光一起,汇成八卦,而他的手,却出现他常用的桃木剑,剑一指,喝了声:“幻!”

    他将莫闲拖入幻境之,这门幻术非同小可,不同于一般幻术,由八卦所成,天地水火山泽风雷,形成一个类似真实的世界,他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