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只得如是想,他虽然聪明,但并不是无所不能,这也是他给太子找幕僚的本意,以一人智对付众人智,总有疏漏的地方。

    莫闲手也是血腥累累,这是以前犯下的罪孽,修行以后,他基本上是心安理得,也许因为他所杀之人都有取死之道,但以前就不是,纯粹为了钱而杀人。

    莫闲在心忏悔,他知道这是他的罪孽,他一定要还,人如果有来生,会怎么样,记不住前生,纯粹由业力流转,最起码是佛教如此说,莫闲相信这一套说法,因为这是他能理解的最好的解释,但他也知道,天道幽远,什么事情都有可能,但目前的他,相信人生由业力推动流转。

    同时,他也相信,我命由我不由天,这两者对莫闲来说,并不矛盾,毕竟作为人,如果完全没有自主,那么宇宙也太没有意思。

    修行并不是修成木头,对周围一切,各人有各人理解,汇成大众的见识,对修行者来说,一切的知见都是营养,哲学思考,莫闲虽不知道这个名词,但也在无意之间,进行了哲学的思考。

    莫闲在思维深入,而季满和仲凯却来到了妫嗟府上,妫嗟一喜,季满带回来一位仙师,虽说是他师弟,但季满却认为他不如仲凯,证明仲凯比季满本事更大。

    拜见过妫嗟,季满对仲凯说:“师弟,你看怎样对侍莫闲?”

    “很简单,约战,与其使用阴谋,不如堂堂正正的约战,做一个了断。”仲凯有强烈的自信,据季满说,莫闲的身手虽高,但与季满在伯仲之间,就算他比季满高一筹,仲凯也有信心战胜他。

    “你有把握,一旦约战,不管哪方胜,因果就算了结,如果输了,梅长老那边不好交待。”季满担心道。

    “梅长老昏了头,为了一个家族不成器的弟子,居然要将对方抽魂炼魄,也不想想,对方可没有将他家族不成器弟子打得魂飞魄散,我去之后,杀了他,放过他的魂魄,事情了结,遇仙宗也不会因为一个弟子与太易门翻脸,梅长老那边,我去说。”仲凯摇头说。

    “那么,师弟你拿主义。”季满迟疑了一下,说。

    莫闲接到了挑战书,书说明挑战的原因,地点在离安都几十里外的安山,六天之后,太易门的仲凯迎战莫闲。莫闲看了一眼,点点头,算是接下了这封挑战书,来下书的修士回去复命。

    子渊说:“师弟,你要小心,这个仲凯,是太易门的天才,精通先天易法,据说他已到无物不卦的层次,对他来说,任何东西都是法宝,一草一木,一块石头,均是致命法宝,师弟你要当心,有什么地方需师兄帮忙?”

    “师兄知道他的详细资料?”

    “我没和他打过交道,但听闻一些,对了,太易门的情况还有他的情况,我干脆写下来,你好好揣摩一下。”子渊说。

    “我也将太易门的我所知情况写下来,我们两人加起来,应该好一些。”子常也说。

    “那就麻烦二位师兄了。”莫闲谢到。

    两个时辰后,两本带着墨香的册子送到莫闲的手,莫闲细细地看了起来,对此,他一点也不敢大意,这也算杀手养成的习惯,战斗往往是有准备的人更易于取胜。

    莫闲大体了解了太易门的风格,这一派并不擅长战斗,但仲凯是个例外,一般太易门以先天神课而闻名,虽不擅战斗,但一般门派对太易门很头疼,他们的战斗往往是多算胜,与人斗,斗智不斗勇,还是比较难缠。

    仲凯的风格也是如此,特别是子渊提到一个战例,仲凯以一棵小树为宝,镇压了一个化形妖物,他的卦无所不在,在任何环境,他都如鱼得水。

    莫闲合上册子,在脑海开始模拟仲凯的战斗风格,发现自己的确处于下风,诸天万物为宝,利用先天卦的力量,以物之间相生相克,这一点,倒有点类似他的砍柴功,不过砍柴功却是专破防御,而仲凯的法术却用于进攻。

    转眼间,六日已到,太易门仲凯约战遇仙宗莫闲的消息早就扩散出去,仲凯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要杀一儆百,别看太易门小,但太易门的实力却不容忽视。

    遇仙宗这边只有五人,但还是有些朋友,华阳宗等等门派都派人来古槐观问讯,莫闲却没有消息,他将太易门的册子总共看了遍,并不是粗看,而是看过一遍后,停了下来,但脑推演,他也知道,仲凯肯定有人所不知的底牌,要不然也不会约战,他有底牌,莫闲也有。

    第日一早,莫闲出发了,子渊等五人一起出发,来到相约地点,是在半山腰上,对方早就在这边等着。

    仲凯身边站着一人,正是季满,他身后还有数人,却是投靠妫嗟的修士,在另一边,有许多修士聚在一起,莫闲从认出几人,是各派的修士,甚至其有魔门和阎罗殿的人。

    莫闲看了一会,其没有绿如,她应该来,但却没有来。

    莫闲不知道,在另一座山头,绿如现在站在她师傅九秋仙姑身边,噘着嘴,她不是不想来,却被她师傅抓住,在她们的眼前,悬着一个圆光,上面显示的正是约战的场景。

    而在另一个的山头方向,阎罗殿的寻香却用天眼观看。

    仲凯说:“莫闲,你杀害我门弟子,现在闲话少说,我也不问是非,但杀害了就要付出代价,今日在大庭广众之下,你与我门的因果作一个了断。”

    “你门弟子番二次算计我,也好,借此机会,了结因果,让我的剑来说话!”莫闲说。

    说完之后,呛的一声响,背上阴符剑飞出,落在手上。

    “你不配我拔剑,先接我一招!”仲凯说,手一指眼前一块石头,石头飞起,放射出宝光,在空越来越大,如山一样,向着莫闲压了下去。

    “指物为宝!”周围旁观的人窃窃私语,而莫闲眼深处出现了符篆,抬头望去,在他眼,形状已褪去,看到了符篆勾连,但与平常不同,居然是山的卦象为艮,并且地脉相勾连,他隐隐的悟,此块石头临时被仲凯赋予山的威能,勾连地脉,借地脉之力压了下来,的确有一山之力。

    但因为借地脉之力,而起在空,破绽很多,莫闲笑了,手阴符剑一抬,一道剑气出,,并未击在石头上,而是击在虚空处,虚空之,顿时一震,石头化作山形,却被这一击,山形顿敛,依旧化为一块石头,掉落下来。

    随后,莫闲将剑一转,拔剑式出,人化入剑光之,一道白练直向仲凯杀去。

    仲凯没有料到自己的一招就这样被破解,他不指望一招胜敌,指物为宝之术,所临时成宝,质地并不怎么样,完全可以硬抗,或者用法宝对攻,不想莫闲一剑,正击在他的关键上,地脉的通道,他强行用法力构成通道,源源不断地脉之力,而他的法力只是一个媒介,事实上莫闲是与地脉作战。

    但莫闲却攻击了通道,使他产生一种莫闲能够看到通道的想法,此想法一起,他脸色一变,而莫闲的剑光已到。

    他身形往后一退,袖子连挥,在他的面前,在他面前的地面上,陡然间升起树木,迅速长大,变成一棵棵参天大树,散发出浓郁的乙木之气,坚硬无比,居然是乙木之宝,众人倒抽了一口凉气,而且,树木无风自动,青光枝叶纷纷向莫闲的剑光缠来。

    但一遇莫闲的剑光,好像雪花向火一样,纷纷崩解,散成乙木之气。众人眼一瞬间很疑惑,甚至有人眼露出贪婪,他们想歪了,以为莫闲手的阴符剑是一件上佳的法宝,才显示出如此品质。

    在另一座山头,九秋仙姑眼却放出光芒,她看得出,并不是宝剑,而是他的剑法,他使用的是白猿剑法的基础篇,但已经不是白猿剑法,而是另一种剑法,究竟有什么古怪,九秋仙姑不禁陷入沉思。

    而她身边的绿如,小拳头紧握,暗自替莫闲加油,眼睛紧盯着图象,恨不得莫闲一剑就将对方解决掉。

    乙木之气崩解,但仲凯反而露出微笑,他抬头望了一眼天空太阳,手一指太阳,天空出现了变化,太阳变成二个,而乙木之气却已成环,迅速成形,而天空太阳落了下来,下有乙木成环,上有大日如火压下,子渊脸色一变:“不好!”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