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渊刚说不好,乙木之气迅速急,转眼成柱,八根通天的大柱接引天火,刹那间,乙木之气转为丙丁之气,一遍烈焰腾空,直向心的莫闲烧去。

    仲凯覆手之间,化为传说的通天神火柱,要火炼莫闲。

    谢草儿急了,刚一动,季满阴阴的笑了,手出现一幡,长达丈二,一声雷响,谢草儿刚刚纵起,陡然听到雷声,眼前一黑,就掉了下来。

    韦清大惊,立刻纵身将谢草儿接住,怒目向他:“你这是什么意思?”

    “无他,两人决斗,以防其他人插手。”季满立在幡下,手大幡展开,愁云惨淡,似乎有无数冤魂在咆哮,观战的众人心,都不由得胆寒。

    在另一座山头,绿如急了,她从镜看到莫闲陷入火海之,身子就要飞空而去,九秋仙姑哼了一声,她感到身子无法运动:“不要急,你的小情郎不会死,指物为宝,居然做到虚空凝宝,但终究不如真的宝物,吓唬一下别人可以,可惜只是离火之精,而不能调用太阳真火。”

    子渊正在着急,他知道不能插手,不然就坏了规矩,正在这时,火的莫闲淡然的口音传了出来:“离火之精,也不过如此!”

    话音一落,火光骤然向他身上集而去,他的身边数尺之内,出现杆红幡的影子,间一个火葫芦,韦清陡然笑了:“莫师弟最不怕火了。”

    韦清想起来了,在黄花岗的云市的拍卖场,莫闲曾经拍得烈焰阵残图,说过他修炼了昧真火,和烈焰阵相得益彰,昧真火比离火高得多,恐怕会将离火作为营养吸收,偏偏仲凯用通天神火柱之宝。

    话音刚落,轰的一声,八根通天神火柱一根陡然崩溃,一缕剑光跃然而出,莫闲出来了,身边残影一闪,烈焰阵图归体。

    在圆光看到这一幕,九秋仙姑并没有觉得意外,而绿如却心放下了一块大石头,寻香以天眼看到这一幕,心一动,好像有些不对,是什么呢?

    她陡然想起,几个月以前,阎罗殿和魔门发生了数起冲突,起因就是阎罗殿的一处据点被昧真火烧得干干净净,当时,寻香并未到安都,但也听说了,当时阎罗殿寻找凶手,认定是魔门所为,当她看到这一幕,心不由怀疑,难道是叛徒莫闲所为?

    谢草儿睁开了眼睛,韦清说:“师妹,怎么样?”

    谢草儿摇摇头:“没事!”眼睛望着落魂幡,她吃了个暗亏,知道落魂幡是一件异宝,对方不以此宝对付莫闲,看来,仲凯有足够自信。

    仲凯番出手,都让莫闲破去,他的脸色一变,手出现一柄剑,是一柄铜钱剑,间以金丝为络,剑一握在手上,他的气势立变:“莫闲,我小看了你,你能逼我用铜钱剑,应该感到自豪!”

    他将剑横在眼前,口吟道:“铜钱眼看世界!”

    剑上一枚铜钱陡然发出金光,向莫闲罩来,在外人看来,只是一道金光而已,然后腾起黄雾,罩定当场,众人都不能观看,围观人群有高手,见此,立刻激发眼功,想看清楚黄雾发生了什么,满眼金光,一片模糊。但在莫闲眼,世界变了样子。

    世界变了一个模样,一切都变得金光闪闪,莫闲又一次激发砍柴功,符篆又一次占据了视野,是满眼的富贵凝成,而且有铜臭,人如不识,便会不知不觉身铜臭,最后全身化为铜像,富贵是世人所求,该宝却是投人所好,不知不觉之间,使人沉沦。

    莫闲既然看穿这一切,手剑顺势而出,一派剑光生成,众人眼,见黄雾陡然波动,剑气从此生出,眼看莫闲就要破出。

    仲凯冷笑一声,把剑一抛,铜钱剑上一百零八故铜钱刹那间齐放光华,镇在黄雾之上,这一百零八枚铜钱单独成宝,合在一起,威能大增,人生一百零八种欢乐与痛苦,在其体现得一清二楚,这也不是单纯的法宝,而是一种直接摧毁心志的方法。

    铜钱剑一出,各放金光,那么黄雾陡然收缩,向铜钱眼飞去,仲凯哈哈大笑:“诸位道友,我与遇仙宗的莫闲决斗已经落幕,莫闲已经尸骨无存,两派因果一笔勾消。”

    绿如看到此情,身子一摇,就要昏倒,九秋仙姑冷冷地说:“你倒是钟情,须知情之一字,是修行者大敌。”

    “师父,请你救救莫大哥,我答应你,从此不再找莫大哥。”绿如求到。

    “罢了,你这个丫头,你可想救莫闲?”

    “师父,我一定要救莫闲。”

    “你可知道,你练的阴阳独尊姹女**后,你就不能有夫妻生活,我圣门随心所欲,但一切都以成道为念。”

    “知道,师父,可我放不下他!”

    “傻孩子,仲凯以为他收了莫闲,却不知道,莫闲应该受了潜虚子的真传,潜虚子的砍柴功可以说是一部奇功,不知道他是怎么悟出来的,莫闲以砍柴功破了仲凯的种**,瞒得住别人,却瞒不过我,别人以为莫闲是白猿剑法,却不知道他是以白猿剑法为表,而真正发挥作用的是砍柴功,放心,铜钱剑虽然很厉害,却对付不了你的情郎。”九秋仙姑叹了一口气。

    正在这时,明明黄雾已经缩成小小的一团,眼看就要投入铜钱眼。突然间,小小的黄雾之,飞出了细细的剑气,黄雾迅速扩大,轰的一声,黄雾消失,连带铜钱剑突然散了,络住铜钱的金丝不是普通的金丝,而是逆火寒金的金丝,坚韧无比,纵在火烧上个天夜,金丝依然依然寒气逼人。

    按理来说,金丝不会断裂,却在一瞬间断裂了。

    数十种不同气息搅成一团,这些气息是仲凯在世间观众生的欢乐痛苦,收其信息能量,炼入铜钱之,以八卦为基,具现出来,人在其,可以说不知不觉,就魂飞西天。

    自从炼成后,只动用过次,对于一般对手,他从来不用此剑,只用他的指物为宝就行,却没有想到,居然会毁在莫闲手上。

    说是毁在莫闲手上,也不对,是莫闲引发其种种,各种力量具现出来,引发了冲突,才毁断寒金丝。

    仲凯哇的一口血喷了出来,脸上却异常兴奋,他是一个高傲的人,他也是一个痴迷的人,在此期间,他发现种种力量具现出来,却发生了冲突,在莫闲之前,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做到如此,他的脑,许多想法一并涌出,恨不得马上去把想法变成现实。

    莫闲一出现,剑诀一引,一道剑光直射他,他手忙脚乱,身上衣服飞起,化作罗网,一边大叫:“我认输!”

    莫闲一听这话,身形一退,罢如江海凝青光,季满的脸却沉了下来,他手落魂幡一动,想摇,但眼前这么多修士,他暗叹了一口气,没有摇动落魂幡。

    仲凯一认输,对于莫闲来说,因果已了,但是不是真了,最起码他们不会在明面上来对会自己,而仲凯却一下子扑到场,把铜钱剑残骸收起,手拿着寒金丝,丝毫不在乎别人的目光,苦思冥想起来。

    莫闲看到他这种样子,心明白了,他是一个痴迷的人,这种人很可怕,并没有什么对错胜负的概念,一心痴迷于某事,他是痴迷于法宝,所以他才创造性的开创了指物为宝的法门。

    这种人也好对付,莫闲看罢一笑,周围的修士们纷纷离去,莫闲也准备离开,就是这时,异变突生,一缕音乐响起,莫闲一听闻到,脸色大变。

    因为在他听来,乐音带着庞大的杀意,一到他身边,就如银瓶乍破,声音陡然高升,显然是一个声攻的高手,发出了一击,锁定的莫闲。

    莫闲身前出现了另一个莫闲,一触这个声音,陡然破碎,化为黑烟,这是他的替身鬼灵,代他受了一击。

    莫闲没有想到,有人会在这时偷袭,而且是用这种方式,偷袭者不在这里,但莫闲也没有能力找到偷袭者,不是没有能力,而是根本没有机会找到此人。

    对方一击,被莫闲用鬼灵挡下,但鬼灵却濒临崩溃,莫闲脸色一变,并没有受伤,琵琶声又起,莫闲这时看清楚了,因为偷袭者现身,是一个女子,现出法相,一个少女,体态丰满,飘带飞扬,凌空飘荡,极为优美,是乾闼婆,背弹琵琶,虽在另一个山头,但法相的目光锁定自己。

    还未等她再拨琵琶,一阵火红的霞光从对面山头升起,直击法相:“寻香,你们阎罗殿这样不要脸,居然对一个后辈下手!”

    另一个女子发声,寻香琵琶一转,音乐响起,红霞居然一顿,寻香开口:“九秋,不关你的事,我清理门户,你少管闲事!”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