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你门的叛徒?我听说是你们先谋他,他才反出阎罗殿,某些组织,嘴上喊的好听,做的事却龌龊无比,暗杀就暗杀,以大欺小,还说什么清理门户。”九秋仙姑说着,手底却不放松,莫闲这时才看到,那火红的霞光是一根飘带,九秋仙姑起在空,飘带如蛇一样灵活,紧紧缠住寻香。

    寻香身边淡淡的粉红色云雾起,脸沉了下来,此时,莫闲看到九秋仙姑升起的山头上,一个女子喊道:“莫大哥,你快点走!”

    那个女子正是绿如,莫闲略微迟疑一下,缩地法使出,转眼和子渊他们远去。

    “你很好,九秋,你敢接我一招?”粉红色雾气更重,一股幽香悄悄笼罩了四方。

    “我当什么绝招,不过是勾引男人的香气,绿如,走!”九秋仙姑知道寻香的雾气利害,闻着不知不觉就会了圈套,她也没有把握,飘带一卷,直接把绿如卷起,回头就走。

    “那里走!”寻香当然不会放过她,一声娇喝,粉红色气雾陡然如箭,直向九秋仙姑射去。

    九秋仙姑一声娇笑,回首把手一扬,一粒豆大的绿光陡然飞射而出,寻香吓了一跳,阴雷,她知道阴九幽的阴雷名声在外,她急忙手一指,但豆大绿光并没有像阴雷一样暴发,而是陡然涨大,化作一个魔头,嘻着一张大嘴,直向寻香扑了过来。

    寻香结成降魔印,口念降魔真言,身上佛光四射,那个魔头一下子被压住,呜咽了几声,陡然暴发开,寻香急忙后退,再看时,人也没有影子。

    她知道,她被九秋戏耍了,九秋根本没有想与她磨蹭。

    九秋只是应徒弟的请求,救了莫闲一把,当然,这是有代价的,绿如答应九秋,老老实实地回山,最起码修行到第五层,才允许出山,而且在到第五层前,不得与莫闲再见面。绿如付出的代价不为不大,她回去后,请求师傅允许她再去看看姐姐。

    九秋仙姑答应了她,而莫闲并不知道,直到绿如离开了几天后,莫闲才从绿猗处得到了消息,莫闲暗暗下定决心,等眼前的事结束后,一定要上魔门。

    他经过了这次事后,特别是寻香的暗杀,心对阎罗殿更看透了,阎罗殿不会放过他,同样,他也不会放过阎罗殿,他与阎罗殿之间,完全是你死我活的关系。

    眼下,是怎样破坏阎罗殿的好事,大概阎罗殿也应该有所警觉,好在他与太子的事,很注意保密,除了他们五人知道,还有太子身边的人,就连观主也不知道,要想推算他的形迹,他有大千因果业力镜在身,估计也没有问题,要不然,太易门早就知道是谁杀害了梅半仙。

    算算时间,估计裕定帝大概还有半年的时间,他的身体就是有德妃的灵茶,也不会超过半年,太子已经有了替身,此事只有太子身边最亲近的人才知道,而太子尽量深居简出,对于此,太子并不是同意,但莫闲和一般修士谋臣都同意,其真实原因,除了绿猗知道,只有莫闲等有数的几人知道。

    只要在这个阶段,太子不出事,半年以后,两虎相争,莫闲准备做后面的黄雀,莫闲细细推演,孟夏和南宫鹤在其他手段无效的情况下,恐怕只有一条路,就是裕定帝一死,发动政变。

    如果这样,就让他们拼个你死我活,莫闲已安排下去,确保太子能登上大宝,太子的名分还是挺有用,要是只有阎罗殿一家,或者只有魔门,莫闲干脆保住太子而进行逃亡,但有两家,实力也很相近,这就给莫闲机会,对于政治方面,他也许不懂,但对于阴谋诡计,他玩得不比其他人差,加之他又处在暗处,有很大可能实现。

    就算不实现,与他来说,也是无损,但对不起太子,太子恐怕已经不能怪他,死人是无权利说话,只要两家任一家成功,太子的下场恐怕只有死亡。

    莫闲尽量防止这种情况出现,在事情没有发生之前,什么都有可能,何况据莫闲的推演,太子的很大的机会。

    季满心很不满,对仲凯的不满,早知道是这回事,说什么也让他约战莫闲,现在倒好,明面上已经不好找莫闲,为了给师傅一个交待,只能在暗地里出手。

    但季满还不能说仲凯,毕竟他也同意的,虽然仲凯他会和梅长老说,但梅长老是他们的长辈,季满一脸苦笑。

    他眼珠一转,他知道裕定帝的身体,他远远的看过裕定帝,大概还有半年性命,管他是谁下手,到时候,妫嗟会和孟夏有最后一场较量,那么,在那个时候,太子肯定会跳出来,太子一出,莫闲上次来抢草人,说明他与太子一脉有关,到时候,我再趁机取他的性命。

    季满在这边做着白日梦,他不知道,莫闲也在规划半年后的决战之局,打定主义要做一只黄雀。

    一伙人的到来,让安都的形势更加复杂,智通法师携徒来到安都,智通从黑地狱得救,但郑国他是呆不下去了,他虽然修为被封,但体力却甚于过去,法力被封,不是不存在,古华寺被烧成了焦土,上座部的祖庭,只剩下他们人。

    智通法师很豁达,他用心教导着两人,四处游方,决心重建古华寺,他整日里笑呵呵的,居然有信众跟着他出家。

    经过了一场法难,智能法师的佛法修行更上一个台阶,虽然不能使用法力,但奇怪的事,一般人见到他,心莫名就觉得心安,暴戾全消。

    他到安都,是因为他想来,他觉得安都有大机缘,他要在安都之化缘,当他踏入安都,心顿觉安都暗流汹涌,这是一种心灵的感觉,他却微笑踏入安都,好像佛陀当日踏进鹿野苑,一切那么安祥自得。

    “惠海,你可知道,安都之,满眼尽是什么人?”智通不紧不慢地问道。

    “师父,满眼都是凡人,他们为名利所缠,师父想来化缘,重修古华寺。”惠海合什回道。

    “惠明,你的眼是什么人?”智通又问道。

    “师父,我的眼他们分为两类,一类信佛,另一类不信佛!”惠明合什回道。

    在他们身后,还有几个初剃度的人,智通又面向他们,问出了同样问题,几人面面相觑,一个小沙弥说:“师祖,我不知道,人就是人,怎么划分?”

    “广度说的不错,在我眼,他们都是未来的佛子,佛法度众生,其实无众生得度,因为在佛的眼,一切相不存在,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之类,佛法惟自悟,方可得度。”智通说。

    “师祖,那们我们来此做什么?”广度迷惑了,他还小,根本不理解这一切。

    “人总要做事,我们来此,带着佛祖的教诲,点醒世人,让他们觉得一切皆苦,生是苦,老是苦,病是苦,死也是苦,从而发菩提心,自愿求悟,方能得度,你明白了?”智通笑道。

    “师祖,我懂了,他们在梦,而我们却来打破他们的美梦,使他们觉察到,从而能自己醒悟,我发愿,愿一切众生得度!”广度认真地说。

    “好,我且问你,如果有人执迷不悟,侮你,打你,甚至要杀你,你该如何?”

    “我就忍他,用心感化他!佛祖曾被哥利王切割身体,但佛祖无我相,人相,心无怨恨,我也要向佛陀一样。”广度一脸虔诚地说。

    “不错,你自己认识到这一点,千万不要忘记,你们众人听清楚了?”智通对身后各人说道。

    “师父,古华寺被毁,师父身受凌辱,难道要放过阎罗殿吗?”惠明说道。

    “痴儿,你转世归来,还看不清吗,我在之前,会有怨恨,现在没有了,这是我的考验,也是古华寺的劫难,我在黑地狱就想明白了,遇到阎罗殿的人,能规劝的就规劝,不能规劝的,送他去轮回,总有觉醒的一日,佛祖也有大愤怒,你是我门的护法,你的路与广度不同。”智通叹道。

    听到此话,惠明算是放下心,他觉得师傅还是从前的师傅。

    一群和尚惹人注目,智通双手合什,向路人问路:“施主,贫僧有礼了,请问,这安都内,什么人有钱?”

    “要说有钱有势,除了皇帝,当数相国妫嗟,大将军南宫鹤,还有上大夫孟夏,下来么,太子也是仁义乐施。”路人说。

    “多谢施主,走,我们去太子府?”智通说。

    “师祖,我们为什么去太子府?”广度问道。

    “太子是一国的未来,又仁义乐施,我佛教要发扬光大,借助太子,是个不错的选择。”智通笑道。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