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主却到介子壅那儿,他先前手下有凌余行带着几人,可惜的是,除了凌余行命大,其余的人都已丧命,他认为劝说介子壅很有把握,却不知道,莫闲在他之前,早已做好了工作。    介子壅很干脆,说:“要我去也成,需要南宫鹤亲自来请!”    修士,特别是介子壅这样的修士,有自己的骄傲,不把世间王侯放在眼,故此,提出了这个条件。    观主一噎,他自己一点把握也没有,南宫鹤厌恶道佛,是人所尽知的事,就连观主他们,都是其子南宫梓所招,平时也见不到南宫鹤,如果说,要南宫梓亲来,观主是有把握,但介子壅说的是南宫鹤,观主就没有把握。    到底南宫鹤爱面子,再说他看不起道佛,最终没有来,观主也有点不好意思。    介子壅日后,出现在相国府,他大摇大摆,来讨还公道,季满和一帮修士引他到城外偏僻的地方,介子壅大展神通,褰虹旗大战落魂幡,季满不是他的对手,落败而走,吃龙邛圈一记,只打得骨断筋折,介子壅趁势斩杀善面罗汉黄勇,击伤了一截剑万刚,这一战,介子壅气势如虹。    而仲凯途杀出,虽不敌介子壅,但救人却是可以做到,介子壅看着他们逃走,也没有追。    莫闲没有去看,但谢草儿和韦清却在现场,回来之后,韦清更是赞不绝口,说如何如何解气。    莫闲有些后悔,早知道过去看了,而介子壅却摇头说:“季满的落魂幡却是利害,要不是我的褰虹旗也是秘法炼就,估计我会吃亏,你们遇到季满,小心他的落魂幡!”    谢草儿落起她在前些日子,吃了落魂幡一个亏,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幸亏季满当日,不便于大庭广众之下就下毒手,谢草儿才逃过一劫。    听介子壅说起落魂幡,不禁点头,莫闲听了好奇,问:“前辈,那落魂幡有什么玄妙?”    “据我观之,落魂幡根据阴阳之理,阳气一动,雷惊天地,人闻之,心胆俱丧,落魂幡的幡为阴兽噬魂的毛所织,上用符印,按才,理八卦,展开时,人闻雷声,魂魄离散,跌倒在地,任他宰割,终是有道真修,也禁不起此幡。”介子壅说。    “如何破之?”谢草儿问道。    “此一幡,除了像我一样,功力胜于他,又有褰虹旗之类法宝护身,神魂坚固,才能摆脱落魂幡,不然的话,除非得到光定魄珠这样宝物,才能幸免。”介子壅道。    几个人苦笑,光定魄珠,传说的至宝,据说是海精怪的本命珠,受日月星光所感,千万个精怪,不会出一颗光定魄珠,世上大德高僧云岩法师有一颗,不过云岩已经坐化,那颗珠子也不见踪影。    “有没有其他方法?”莫闲问道。    “有,不等他摇动幡,雷声未响之时,你先把他杀了。”介子壅说。    “大家注意点,惹不起还躲得起,我们这里有介前辈守着,谅他们也不敢前来。”子渊笑着说。    “当然,我在这里,他们不敢来,他们当日杀我的同门,虽然各为其主,但不给他们点报应,他们只说我华阳宗是好欺负的。”介子壅说。    正说着,有道士传讯,有人来找介子壅,莫闲往门口一瞧,笑着说:“介前辈,是您的晚辈来了。”    介子壅也反应过来,整个安都,恐怕只有凌余行这个人,华阳宗这次来了人,因受观主的招揽,投向南宫鹤一方,但另外两人,在上次袭击遇难,这才引起介子壅前来。    凌余行进来后,先拜见介子壅,再向莫闲他们问好,介子壅说:“你真是命硬,几次了,都是你一个人安然无恙。”    凌余行脸一红,说:“师叔太夸奖了,大概是运气好。”    原来他居然是一个丧门星,因为这个,他很苦恼,这次两个人不信邪,结果也丧命与此,子渊几人的眼光立刻不同了,他也感觉到了。    莫闲甚至动念,是不是把他塞给四皇子,让他命硬克制四皇子,好像这个行得通,一想到此,不由眼光火热起来,凌余行吓了一跳,立刻哭丧着脸说:“师叔,你怎么揭人短处。”    介子壅哈哈一乐:“我也不信,我们道家讲,‘我命由我不由天’,不过是你小子逃命的确有一套。”    “我来见师叔,看看师叔能不能到我那边!师叔今天好大的威风,给师弟们报仇。”凌余行说。    “大概是古槐观的观主请你来的吧!”介子壅说,“你也不要在南宫那边,还是到我们这里来。”    “师叔猜出来了。”凌余行抓抓头皮,不好意思地说,“我还是在那边,要祸害也祸害他们。”    众人笑了起来,介子壅说:“好小子,算你有良心!”    “师叔,你不会当真吧!”凌余行又一次哭丧着脸。    “你如果这次祸害了他们,我真的相信了。最好,你去阎罗殿那边,祸害一下阎罗殿。”介子壅说。    凌余行哭笑不得,只好垂头丧气的走了。    安都接下来的日子,一般人没有什么感觉,但真如莫闲所说,阎罗殿和魔门好像约好的一样,开始清理那些小的势力,他们斗法,一般都在黑夜,不仅是一些散修集团,连带安都地下的黑势力,都清理一空。    那些小势力,根本不是两个庞然大物的对手,人死了,连尸首都没有留下,就像整个人间蒸发一样。    莫闲几人每天晚上感受到隐晦的法力波动,而白天情报网送来消息,在消息,往往有什么黑老大消失,莫闲不仅感叹,清理得真干净,连**都在打击之,绿林人士和修士一起被清理。    莫闲他们很小心,介子壅在此,他们放心,但依然很小心,同样,太子早就得到警告,智通大师从皇觉寺回到太子的身边,太子是按莫闲的吩咐而特地从皇觉寺请回智通法师,对外宣传是太子要为他的生母,已故的皇后祈福,希望她在天上能保佑大安王朝。    智通法师法力被封,只有莫闲等几人知道,其他人都不知道,阎罗殿也不清楚,但他们都知道,智通法师功行深厚,有智通法师在太子身边,加上其他修行者保护,莫闲多少放下心来。    朝堂上很奇怪,除了几派的首领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其他人都蒙在鼓,连裕定帝都蒙在鼓,不过,大臣们发现,安都治安好得多了,百姓也感受到这一点。    裕定帝心得意,他不知道他的身体濒临崩溃,现在他感到很兴奋,好像又回到了年轻,却不知道,他的身体已超负荷在运转,把生命的潜力激发出来。    阎罗殿的手法很高明,在生活也有类似的例子,大家也许从报刊看到,母亲在危急关头,能单手抬起汽车,为了车轮下的孩子,母爱的确伟大,但很少有人关心后继的情况,能产生奇迹的母亲,还有类似的事例,在事件后不久,往往先后离世。    因为他们透支了生命,一个普通人在危急关头做出的奇迹,是用生命换来的,而阎罗殿的手法,正是如此,寻香的奇香,正是激发生命的潜力,裕定帝感觉棒极了,他越来越沉迷在淑妃宫,不过德妃也非同小可,在德妃处,他感受到另一种风情。    他最为懊恼的是,淑妃和德妃都没有怀孕,进宫时间已经不短了,德妃后进宫的,已快二年了,两个如花似玉的美人,都没有怀孕,他深感遗憾。    他担心将来他不在了,两妃会怎么样,他知道,他快五十了,而两妃却二十不到,他心明白了,为什么前朝有帝王想长生,最后死于丹药。    他不知道的是,两妃深通媚术,一个擅长采阳补阴,一个擅长幻影潜行,德妃,他何尝碰到,只不过是幻影而已,而淑妃,心明白,怎么能够怀孕。    他唯一感到欣慰的是,太子从丧母的阴影走了过来,懂得了道理,太子仁义,他不担心将来会对二妃不好,唯一担心的是,两妃年轻,是否守得住,弄出什么宫庭丑闻,他心拿不定主张,甚至动起了念头,他如果死了,让两妃殉葬。    他不知道,他的命只有短短的二个月了,凶手却是他疼爱的淑妃。    莫闲也在准备,虽说他输得起,但是他不想输,他每一个细节都在推敲,揣摩敌人的心理,如果自己处在那个位置,应该怎么做。    他知道,在四方力量,他的力量很单薄,他只能在一旁等待,他甚至不如南宫鹤有世俗的军队,但他一点不担心,南宫鹤发挥不了他的优势,他在情报上已落后,莫闲肯定阎罗殿和魔门有对付南宫鹤的方法。    莫闲想得不错,他们是有办法对付南宫鹤。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