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闲心明白,最后的时机很快就来到,他很保守,只求保住绿猗,还有就是保住古槐观,其他人不在他的考虑,包括太子在内。

    对他来说,世间的事,大概只有绿猗还牵挂他的心,绿如被迫回山,莫闲现在不担心她。

    莫闲对太子也是如神龙见首不见尾,只出现在太子府几次,最近一次,是阎罗殿和魔门清场时,让太子请回智通大师,明为做法事,实质是坐镇太子府。

    今日夜半,又一次出现在太子府,太子好像心有灵犀一样,也没有睡,莫闲知道,这是他留下的一点种子。

    见到莫闲到来,太子还有几个修行人,其就有智通大师,莫闲自从智通来到,这是第一次和他见面,相互之间问了好。

    太子说:“先生,夜晚前来,有何教我?”

    “太子,现在形势已经明朗,你是潜龙,儒家六经《易经》有乾卦,太子经历了‘潜龙勿用’,‘见龙在田’和九卦,现在进入九四阶段,可以偶露峥嵘了。”莫闲笑道。

    “九四,或跃在渊,无咎,施主说得很形像,太子是真龙天子,当然符合乾卦。”智通也是熟读《易经》,顺势拍了太子的马屁。

    太子大喜,是人都喜欢听好话,说:“我明白了,我将从朝廷的弊端出发,朝堂之上,相权太大,大将军的军权也太大,制衡的上大夫也权力嫌大,必须分权,而民生之类的事,则涉及大部分官员,不宜我提出。”

    莫闲笑着说:“你看着办,相权君权,历来是彼强则我弱,你提这一点,可以说得罪相国、大将军及上大夫,但能得到皇上的欢心,可以做,不过,当你当权后,考虑一下子孙后代,人治一旦出现昏君,国家就危亡。”

    “那怎么解决?”太子问。

    “群龙无首,吉,《易经》早就给出答案,相互制衡,治理不过定下法律,尊法而不尊人,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大概可以得免。”莫闲说出了一番道理,这番道理,可是他熟读经书,理解了道家和佛家,还有各家思想后,才勉强得出。

    而太子却陷入深思,莫闲用乾卦的爻词说出了他的经历,也用爻词说出了一种新的理念,使太子有一种感觉,莫闲所说,是仙家独到的智慧,万世久安之道。

    不仅是太子,连智通都陷入沉思,过了一会儿,智通赞道:“妙哉,此法虽不能说是完美,但对于普通人来说,的确可以长久,人各按其职,有法可依,秩序井然,的确是大智慧。”

    智通一开口,太子大喜,又问道:“九四爻后,该怎样做?”

    “自然是九五爻,飞龙在天!”莫闲含笑道。

    太子一愣,他内心希望有那么一天,他登临天下,高高在上,他认为有十几二十年,说不定时间更长,他心不由想到,九四卦时间也太长了,他甚至心隐隐有些期望,裕定帝早点死掉,好让他登基,太子这种心理,莫闲看在眼里,智通也看在眼,他们心不由感叹,看来皇位对他们来说,重于一切,亲情等在皇位面前,只能退让。

    太子没有想到,裕定帝只有一个多月的寿命,莫闲没有告诉他,他将会临着生命第一次危机,夺位的危机,而且是几方人士多在望着一个位置,只有阎罗殿的释天和寻香知道,妫嗟则是想篡位,也没有想到裕定帝寿命将尽。

    其他人也没有想到。莫闲说:“太子,《老子》有言:后其身而身先,太子不必先去抢夺,可以坐山观虎斗。”

    太子不明白此话,莫闲笑笑,说:“以后你会明白的。”

    太子在朝堂上奏表,说相国、上大夫和大将军权力过大,宜将它们功能分化出去,让更多的官员参予其。

    一石击起千层浪,大多数官员赞同,裕定帝没有想到,他的皇儿眼光这么锐利,居然看出君权和相权之争,他刚登基之时,也是雄心勃勃,他当时并未看这一点,后来渐渐明白,但他不好启动,只好等手下大臣发动,但手下大臣没有一个人发现此类问题,致使他也无理由削弱相权等。

    今日太子陡然提出,让他大喜过望,见下面群臣支持,只有小部分反对,他感觉到他的儿子终于开窍了。

    裕定帝很谨慎,虽然这个奏章很符合他的心意,但他还是让下面大臣讨论。

    众大臣看顾到了希望,要分权,意味着自己努力一把,也可能进入决策枢,只有人,特别是妫嗟感到一阵寒意。

    他心更是看着那高高在上的位置,在那个位置上,才可以为所欲为,天下一切权利,全都出自那个位置,彼可以,吾亦可以!

    裕定帝下朝以后,来到皇宫,淑妃见其很高兴,问了一声,是因为太子的事,说到了相权的事情,淑妃虽然能魅惑裕定帝,毕竟不能了解其关系,说了不少太子的坏话,但都没有说到点子上。

    裕定帝有点不高兴,在淑妃宫吃过饭,心血来潮,来到德妃的宫,德妃则是另一番说词,句句都在点子上,说到裕定帝的心坎上,不经意间,赞扬了太子,更夸奖了裕定帝,裕定帝老怀大开,留宿德妃宫。

    德妃这一切,都是莫闲预先通报,不经意,德妃比淑妃能干,在裕定帝心留下了印象。

    孟夏没有说什么,但四皇子却跳了起来,他在朝堂上,没有当堂发作,已算不错。

    四皇子反应是孟夏预料之,阎罗殿的计划只有几人知道,其就有孟夏,孟夏说:“不要生气,你该做好准备,成为新的帝王。”

    裕定帝很高兴,就在他高兴的时刻,意外发生了,如同蜡烛燃尽,几乎在一夜之间,裕定帝病者了,而且十分严重,人都陷入昏迷之。

    太医诊断出,裕定帝为国操劳过度,恐怕不行了,他们根本没有看出问题,只好以为国操劳过度为由。

    诸皇子早晚两次看望,但裕定帝没有醒。

    太子不知如何是好,莫闲出现了,这一次他来,不是一个人,而是带着五人,遇仙宗五人一起出动,而且还多了一人,就是介子壅。

    太子很惊讶,莫闲说:“时机已成熟,殿下飞龙在天的时候已经出现,不过先得潜伏,待两虎相争,两败俱伤之时,便是殿下飞跃在天之时。”

    阎罗殿发动了,魔门发动了,南宫鹤也发动了,调动军队想进入安都,但惊讶的发现,安都消失了,整个国都消失了。

    这是魔门和阎罗殿的杰作,两家并没有商量好,但两家却采用了相同的对策,他们在清场的时候,早就做下了手脚,安都不声不响之间,已经被他们布置了大阵,当他们一发动,在外人看起来,安都消失了。

    安都的消失,让南宫鹤的布置落空,莫闲这才知道,阎罗殿和魔门都布置了后手,一个阵法,让南宫鹤的计划顿时破产。

    虽然他们没有攻击南宫鹤,但南宫鹤算是出局,六皇子的一切后手都在军队之,军队却开不进安都,六皇子算是出局,在绝对实力面前,六皇子不堪一击。

    妫嗟的绿林人士发动了政变,攻进了皇宫,而孟夏同样也发动政变,拥立四皇子为帝,也攻进了皇宫,修行人士却没有出手,最多保护着绿林人士,而绿林人士一进皇宫,便露出本性,**掳掠的本性暴露无疑,妫嗟直奔德妃宫而去。

    四皇子也直奔宫而去,两方人相遇,一场战斗打响,到处是宫女的叫喊,和双方拚杀声,所有妃子都瑟瑟发抖,但德妃与淑妃宫宫女却露出了真正面貌,她们是修行人,露出了獠牙,不少双方的绿林人士如伤在她们的手。

    不提他们,释天和寻香刚出大相国寺,迎面却被阴九幽和九秋仙姑堵住。

    释天说:“你们终于来了,阴九幽,你上次用计,看你这次如何用计,你要不怕死。跟我来!”

    说完之后,脚下莲台显示,把他托在空,往上空而去。

    “手下败将,我看你有什么花招!”阴九幽也不示弱,脚下阴风起,随着释天起在空,两人到了空,释天的梵天大梦诀展开,释天好像梦境之的生灵,根本不可捉摸。

    而阴九幽的九幽不动诀也展开,似乎遗世而独立,两个人从生理到心理,全部展开了神鬼莫测的争斗。

    九秋对上了寻香,寻香冷笑道:“这回看你往什么地方逃!”

    “我为什么要逃,你的香气对我来说,根本不能算什么。”说着,九秋仙姑手飞出一根飘带。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