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宫女前头带路,他们进入皇宫之时,皇宫早已乱成一团,两方的武者早攻入皇宫,而魔门和阎罗殿的宫女又在内接应,非是修士的宫女,许多死于非命,更多宫女却遭到奸淫。

    妫嗟对此视而不见,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他招的绿林人士,许多人本是江洋大盗,无法无天之辈,既然用了这帮人,不给他们点甜头,他们不会卖命。

    德妃宫,遍植佛焰兰,花一年四季常开,,妫嗟自己来过,这一次来,他嗅着佛焰兰的香气,心一阵舒畅,他想起了德妃那倾国倾城的模样,心头一阵火热。

    宫女在前头引路:“相国大人,里面请!”

    妫嗟心满意得,直接往里走,进入宫,妫嗟说:“你们下去吧!”

    季满等人退下,妫嗟吸了一口佛焰兰的幽香,按捺不住心头的**,直接迈步向宫内行,宫内静悄悄的,不见一个人,他以为德妃害羞,低声喊道:“绿猗!”

    没有人回答,他心一惊,除了他一个人,还有佛焰兰静静的开放,什么人也没有,德妃不翼而飞。

    “来人!”妫嗟喊道。

    季满等人听到喊声,立刻往里闯,里面除了妫嗟,什么人也没有。

    绿猗到哪里去了,在双方人一攻入宫,莫闲就来了,德妃见他来到,看了一眼宫一切,伸手捧起一盘佛焰兰,说:“走吧!”

    两人悄悄地出了皇宫,见到绿林人士在那里胡作非为,他们撞见,莫闲随手一挥,将之斩为二段。

    一路上,有谁能阻,两人轻松出了皇宫,而城内也是浓烟四起,百姓逃命无门,整个城市都乱成一团。

    妫嗟没见到德妃,立刻想到了淑妃,是不是淑妃先下手,他脸色一冷,但又想淑妃那祸国殃民的模样,心头一热,下令道:“去淑妃宫。”

    四皇子姜弥散也进宫了,他直奔淑妃宫,手下那帮人杀人放火,他不管他们,他们属于阎罗殿的杀手,所过之处,凡不是阎罗殿的宫女,都杀了一空。

    四皇子进入淑妃宫,见四下有人,他吩咐道:“下去吧,我有话跟淑妃说。”

    众人退下,他一把抱住淑妃,就要解衣,淑妃扭着身子笑道:“着什么急,我是你的母后!”

    “老家伙早就昏迷不醒,怎么能够满足你,你不如跟我,等我登上大宝,封你为贵妃。”四皇子已等不及,淑妃欲拒还迎,正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厮杀声,一声雷鸣,震得房屋瑟瑟作响。

    妫嗟带着季满等杀到,淑妃宫的宫女此时也露出本来面目,一个个亮出法器,而阎罗殿的修士也蜂拥向淑妃宫集。

    法器乱飞,季满一看,手出现了落魂幡,长达丈二,一声雷响,震动天地,冲在前面的男女修士听到雷声后,一头栽倒在地,而妫嗟手下,刀枪乱撅,阎罗殿几名修士倒在血泊之。

    季满将落魂幡连摇,雷声大作,将阎罗殿的一帮人摇得骨软筋酥,一个个跌倒在地,眼见得就要全军覆灭,就在这时,空泛起五色毫光,就势一刷,季满把不住落魂幡,落魂幡已落入一个人手。

    来人一身阴柔,使人怀疑是女子装扮,季满一楞之下,叫道:“你是何人,敢收我的幡?”

    来人落到当地,手孔雀翎一刷,射向地面躺着修士的法器在五彩光纷纷失去控制,落入来人手,他一笑:“我仍小明王燃越是也,孩儿们,出来!”

    场面立刻出现了许多头陀和和尚,孔雀明王部的人到了。

    季满一听是然越,脸立刻变了,万刚却一剑射向然越,口说:“没听说过!”

    然越一听,脸上一闪而过是暴戾之气:“现在的年轻人不懂得礼貌。”说着,祭起了小定海珠,空霞光万道,根本看不清是什么,正他的头顶,当时就打得脑浆迸裂,死于非命。

    孔雀明王部的人围了上来,季满知道不是然越的对手,护住妫嗟往后退去。

    “小明王,手下败将,在这时耍威风!”话音一落,两道剑光从空而降,一青一白。

    然越大骂道:“白猿道人,上次我一时大意,给你得逞,这次看你往哪里逃!”说着,又一次祭起了小定海珠,向着白猿道人就打。

    白猿道人头上现出了法宝五岳真形图,托住了小定海珠,双方都起在天空,手段放出,天空之,风雷激荡,越打越远。

    四皇子姜弥散出了淑妃宫,而季满护住妫嗟往后撤,孔雀明王部一到,阎罗殿实力大增。四皇子一见,立刻喊道:“杀掉妫嗟!”

    季满立刻护住妫嗟,后面的修士一层层护在妫嗟的前面。

    “师兄,你怎么样了,我明白了,法宝的力量不是越多越好,力量要纯,咦,你们怎么了,看我的法宝。”仲凯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他手出现了一柄铜钱剑,这柄剑依然是一百零八枚铜钱构成,但力量却少了许多,他祭起了铜钱剑,刹那间,万千铜钱从空而落。

    一股铜钱的铜臭味溢出,对坠入其的人,却不是铜钱臭,而是铜钱香,但这柄铜钱剑力量是精纯了许多,不过却将双方都罩住了。

    只有少数人在其外,金光一闪,满眼铜钱一刹那间发挥出杀伤力,一个个修士身子一愣之下,便化作雕像,身子表面化作铜像,但已经是铜绿满布,接着便在金光四散开来,散发出铜臭味,再看场,一场铜锈布满,慢慢的消退。

    场一瞬间大部分修士都不由自主往后退,不论敌我双方都一样,仲凯的铜钱剑居然不分敌我,两方人都招了,双方眼睛之,都出现了恐惧。

    仲凯也没有想到,他讪讪地笑了:“我不小心,法宝才改良成功,操作不熟悉。”

    季满只翻眼睛,又不好翻脸,只有苦笑,而四皇子则吓了一跳,他眼露出了一丝忌惮,他虽然加入了阎罗殿,但时间很短,并没有什么神通,不过身上有护身之宝。

    阎罗殿怕他出意外,给了他一件护身之玉舍利,内有智慧的火光,据说是一位高僧的舍利,不过他的功行很浅,阎罗殿算是尽力培养他。

    “师弟,杀掉四皇子!”季满叫道。

    “好!”仲凯应了一声,手一指,指物为宝,殿前一颗小树,陡然绿光大盛,根系脱离了大地,在空化作一颗大树,根须漫延,从空像四皇子姜弥散伸出,看起来速度并不快,却不知怎么的,眼睛一眨,就延伸到四皇子的眼前。

    四皇子身边一人,哼了一声,手掌之上发出金光,就是一拳,一道金光和绿光撞在一起,轰的一声,那人又哼了一声,脚下蹬蹬的后退了几步,绿光一闪而灭,四皇子身边微微灵光一闪,人们都没有注意。

    仲凯的铜钱剑又一次祭起,金光顿起,四皇子身边的人一见,连忙撑起防护法器,但金光一闪,铜臭味一起,法器的光华立刻像受了铜臭的腐蚀一样,光芒锐减。

    “四皇子,你快走!”一个修士忙一推四皇子,四皇子被推离了金光圈。

    铜钱剑金光到处,一切都起了一层铜绿一样,连周围的一切都不免,地面上布满了铜锈,铜钱的铜臭果然利害。

    仲凯将手一指,铜钱剑直罩四皇子,四皇子一怔之下,被金光照,仲凯露出了微笑。

    但四皇子身上陡然出现一层光焰,将四皇子裹得严严实实,铜钱剑经过重炼,凡五金之器,都受铜臭的腐蚀,铜钱以前所有的种种,现在剩下四种,而以铜臭代表的财更见厉害。

    铜钱剑虽一百零八枚,以前各有代表,现在分成四组,分别代表酒色财气,十六枚为一组,并不是说,只有十六枚,而是当其一组发挥作用时,一百零八枚铜钱都是起作用,如财发挥时,酒色气组都转为财,四组相互补充,浑然一体,可以说,如果此时莫闲坠入其,恐怕不容易摆脱。

    但四皇子身上光焰,却代表了智慧的火焰,酒色财气,任何一种都不能侵入。

    仲凯一愣,他没有想到,四皇子居然是修士,虽然功行浅,但已能调用相应的玉舍利,化作火焰保护他。

    他刚想用其他方法,此时,阎罗殿的修士们,法器已纷纷打来,仲凯怪叫一声,身体猛然后退,铜钱剑回到了身边,法器一与铜钱剑的金光相触,光芒立刻锐减,甚至有些法器上,铜绿在悄然生成。

    阎罗殿的修士忙将法器收回,四皇子也松了一口气,就在这时,从天空射来一箭,划破长空,只袭四皇子。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