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皇子姜弥散眼睛大睁,只能寄希望玉舍利,玉舍利感到危险,身边智慧的火焰大涨,似乎凝成了实体一样。

    箭太快了,四皇子只觉眼前光华一闪,都没有什么感觉,只觉身子一振,接着听到玉舍利的破碎声,然后什么就不知道了。

    四皇子身边还有阎罗殿的高手,也没有反应过来,只见红光一道,当他们听到如雷的弓弦声时,已经迟了,四皇子已经被一箭射杀。

    仲凯陡然抬头,季满也抬头,在这个时刻,他们想起一人,雷动九天射日弓的雷霆,他是一个散修,他手弓为射日弓,箭是落星箭,据说是后羿留下,他怎么会杀四皇子?

    在天空之与释天战斗的阴九幽听到如雷的弓弦声,脸上陡然露出了微笑,阴九幽与妫嗟的承诺已完成,至于妫嗟能不能当上皇帝,就不是他的事,他已杀了四皇子,他动用了他的一次恩情,谁都没有想到,阴九幽最厉害的杀手,不是魔门的人,而是散修雷霆。

    释天心里陡然感到不妙,他的心一潮,但与阴九幽在战斗,不好分心,他看到阴九幽陡然露出了微笑,不知道哪里出现了问题。

    在他们不远处,九秋仙姑和寻香也斗得正欢,九秋仙姑却操纵了不下十件法宝,她的玉华秋月灵犀功战斗力不强,却在神念上很强,甚至可以在不同时空,分成千份,操纵十件法宝,对她来说,易如反掌,玉华秋月灵犀功还有一个特色,就是不论何时,心如明月,虽然战斗力不强,却会在适当时机,能够全身而退。

    寻香却显化金刚佛母相,首八臂,各执法宝,和她战得难解难分,另一处,白猿道人在五岳真形图的保护下,两把宝剑如同闹海的蛟龙,也与然越杀得难解难分。

    季满一声长呼:“四皇子死了!”

    妫嗟身边的修士一齐欢呼:“四皇子死了!”他们知道,四皇子一死,妫嗟少了一个重要的对手,而且对阎罗殿来说,是一个重大的打击。

    回到太子身边,太子的府第周边,早就由子常布下了阵法,莫闲带回来一个女子,面部笼着面纱,身子笼罩在黑衣之,谁也没有留意,他一回到太子府,女子便进入内室,与太子妃在一起。

    太子心很焦急,表面上却不动声色,智通在太子身边,惠海和惠明紧跟着太子,城市内杀声一片,在他们发动时,莫闲就把计划跟他们说了,让阎罗殿和魔门争去,先坐山观虎斗,如果先期投入,他们一点胜算也没有。

    太子府的人很好执行了这一点,莫闲知道,他不找别人麻烦,不代表别人不找他们的麻烦。

    果然不出所料,妫嗟在进入皇宫之时,便派他选招募的修士,玉佛寺的揽玉和尚,据说老和尚一身功行已达到菩萨的边缘。

    而阎罗殿也派出了紧那罗的副首领甄托罗,对付太子,两路几乎到达,但两路并不对付,他们也是敌人,故此,甄托罗将身隐去,在暗先观察,看看揽玉和尚是怎样做,最好拼个你死我活。

    揽玉和尚一到,他并不杀人,低声颂着佛号,在门口被阵法拦住,他皱起眉头,他并不精通阵法。但他还是坦然迈步。

    由于阵法是临时布置,并不高明,能防一般修士,对于揽玉来说,在阵只是多呆一会,他的攻击便让阵法出在现了破绽,他顺利地通过了阵法。

    他到了门口,微笑阗对门房说:“施主,我要进去了。”

    门房呆呆的点点头,说:“你进去吧。”他已经神通发动,不必作多言语,他的话好像佛旨一样,别人自然奉行。

    他一连过了几道门,都是一句话,门的人便让他进来,智通见到之一幕,迎了出去,合什问礼:“南无释迦牟尼佛,善士,请止步,请问来此何意?”

    揽玉也双手合什:“阿弥陀佛,善士,我到此劝说太子,大安王朝气数已尽,劝他放弃太子身份。”

    “善士,你可是为妫嗟而来?”

    “善士,我的确为妫嗟所来,不过,妫嗟叫我杀了太子,我想,出家人不犯杀戒,因此,我来劝太子。”

    “善士,差已!依老衲看来,却是妫嗟此人,外表的为人忠厚,实则奸诈,为人臣,却不守臣规,善士,你既然不开杀戒,何别多管闲事,生出许多事非。”智通说。

    “世间的事,怎么能分得清,成帝王者,有谁不奸诈,善士,你着相了!”揽玉淡淡的微笑,掌发出一道柔和的佛光,看起来没有什么杀伤力,却利害无比,人一佛光,立刻会拜倒在他的面前,此为大檀越无上降魔佛光。

    智通心叹了一口气,他想抵挡,可是他法力被封,根本不能放出佛光之类,只得双手合什,口诵出佛号:“南无释迦牟尼佛!”

    大檀越无上降魔佛光照在他身上,令人惊异的一幕产生,智通站在那儿,周身透澈,胸一颗舍利,放着光芒,周身如罗网一样,佛光并没有起到作用。

    智通自从法力被封,反而更加深入理解佛经所说,平时没有理解的佛理,此时却隐然有悟,以前太注重法力,形成一种所知障,一目障目,不见泰山,法力被封,对他来说,反而是一件好事。

    他的境界,达到了无生的境界,也就是通常所说的罗汉果位,大檀越无上降魔佛光,虽冠以佛光之名,但实质上是一种法力的表现,如何能伤他,周身罗网一样,却是当日留下了印痕,但揽玉律师(律宗之师,一般称为律师,不是现在意义上的律师)却误会了。

    他误会成智通法力已到了不外现的程度,他刚要说什么,惠明大吼一声,身子一摇,化作头六臂,这是他的神变,脚下莲花托起双足,盘龙棍当头就砸,棍棒一声暴响,人还没有看清楚,就临头。

    惠明自从恢复了前生的记忆后,神变在这一阶段,不再需要惠海相助,自身又力大无穷,棍头更是突破声速,隐隐发红,这是与空气摩擦而成。

    揽玉大吃一惊,口一声“咄”,一层光焰陡然泛起,身子一退,惊天动地的一声大响,幸亏他退得快,也被棍头砸了光焰,但身体却脱了光焰后退,踉跄着连退了几步,嗓子眼发甜,他强忍了下去。

    他一时大意,却差点伤在惠明手上,他心头一怒,立刻压了下去,口默诵了几声佛号。

    “惠明,住手!”智通叫道。

    惠明赶紧扶住智通:“师父,你受伤了吗?”

    智通摇摇头:“我没有事,你太鲁莽了。”

    莫闲和太子等人出来了,正好看到这一幕,许多修士看到这一幕,见惠明如同天神一样,首六臂,一个个吃惊不小,莫闲意外看着他,头六臂,真是一种大神通,不知他是如何变化的。

    而太子看到这一幕,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此时,惠明已经收起了神通,太子心高兴,有些等异人相助,何愁大事不成。

    揽玉却向太子一礼:“太子,你既得智通大师相助,贫僧还来相劝,实在是多余,希望太子将来登基之后,能爱护天下百姓。”

    “我如登基,天下百姓,皆是大安子民,我会视之如子。”太子说道。

    “那贫僧去也。”揽玉律师不拖泥带水,回身就走。

    虽然有院墙相隔,但甄托罗把天眼打开,里面发生的事,看得一清二楚,他脸色变得很沉重,他没有天耳,自然听不见里面的人怎样说话,他见揽玉律师的大檀越降魔佛光也不能奈何智通,心对智通十分忌惮。

    他得想个办法,把智通和太子分开,这样才能对太子下手。

    他自己没有留神,就在他盯着智通看时,莫闲皱起眉头,他隐隐感到有一双眼睛在看他们,他回过头来,见介子壅也似感觉到什么。

    介子壅看到莫闲回头,眼充满了疑问,他冲莫闲点点头,莫闲知道,介子壅也感觉到了,并且向外一努嘴,莫闲会意,关照一下太子,悄悄出了门。

    他溜出门,突然他感到一股杀机,他脚下一动,身子如惊鸿一样,翩然在空一个转折,面对那个地方。

    “啪啪”的鼓掌声响起,一个人露了出来:“很好,居然感觉到我!”

    “你是谁?”莫闲问道,他在拖延时间,因为刚才介子壅传声,与其在府等人刺杀,不如主动出击。

    莫闲便出来,他的任务是当诱饵,而介子壅却隐在暗处。

    “你想做个明白鬼。”甄托罗笑道,陡然间语气一变:“还是却问阎罗王!”

    他已出手,一缕凝固之极的乐音向莫闲袭来,借话音转折,抓住人的心理弱点。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