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托罗趁机打出一串菩提子,共十二颗,这是一次消耗品,斗大的金光分成两组,先后袭向介子壅。

    甄托罗却一收手鼓,身子化作一道金光,音乐响起,就要脱离战场。

    不好,他要逃!介子壅脸色阴沉,龙邛圈出手,不再管那六颗菩提子,反正它们也打不破褰虹旗的防卫,直向甄托罗追去。

    天空之,听到隐约有音乐响起,天花飘落,甄托罗陡然加速,正在这时,天空陡然出现一道粗粗的闪电,一下子打断了他的遁法。

    甄托罗遁光微微一顿,向后飘去,闪电走了一个空,莫闲以神霄雷法,一个落雷,阻了一阻甄托罗,就是这一阻,决定了甄托罗的命运。

    后面龙邛圈已到,他大叫一声,身形连幻,但还是被龙邛圈所伤,口喷出一口鲜血,身体一个下沉,下面的莫闲却动了,身和剑化为一道剑光,冲天而起。

    可叹紧那罗部的副首领甄托罗,当场血洒长空,死在莫闲之手。

    介子壅一见大喜,说:“好!死得好!不过,他的法宝倒别据一格,他看来是紧那罗部的,不知是哪一位?”

    “紧那罗部?我明白了,不怪他们攻击时,以乐音为基础。”莫闲说,莫闲明白了,紧那罗,传说,八部天龙一部,似人似神,是乐神。

    解决了两拨前来刺杀的人,莫闲说:“不知两派拼得怎么样,不管如何,我们要登场了,还要借助前辈。”

    “哈哈,好说,我们执名分,平叛乱,走,立刻发动!”介子壅是一个战斗狂人,听说魔门和阎罗殿在血拼,他巴不得早些参入其。

    莫闲和介子壅回太子府。

    现在阎罗殿和魔门两方打出真火,开始时,释天和阴九幽还顾忌着身下的城市,到了后来,已将城市的居民抛之脑后,皇宫隐隐传来四皇子被杀的叫喊声,阴九幽哈哈大笑:“你的计划落空了,四皇子已被杀!哈哈!”

    释天陡然怒道:“四皇子被杀,妫嗟他活得了吗?”说着,不问双方僵持,轰的一声响,身体走出一人,飞投向皇宫去,自身也变成了首六臂,本来他有四道八臂之能,但化为一人,剩下首六臂。

    手法宝纷纷向阴九幽打去,根本不问是否伤着下方的城市,天空地水火风咆哮着卷了过去。

    阴九幽见他拼命,也将身子一晃,头顶上冲出了九幽法相,也是首六臂,首一首望向过去,一首望向当下,另一首,却望向未来,横贯际,竖穷八方,一出现,一股苍沧幽远的气息立刻笼罩在城市上方,无善无恶,过去之首不经意间望了下方城市一眼,凡被他望见的人,顿时愣在那儿,身体骤然缩小,消失在空气,而房屋街道,却变了一个模样,重新焕发出旧日的风采。

    而被他现在之首望的,看起来没有变化,下一个时刻,陡然消失,好向不存在于世;而被未来之首望的,人迅速衰老,物体也眼看着变旧。

    阴九幽的法相只上随意一眼,下方城市已然变了模样,成百上千的人莫名消失,他收回了目光,却向释天望去,地水火风刚刚翻滚出来,过去之首一望之下,莫名地倒卷回去,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

    释天虽在疯狂之,却结出了横竖际印,身前如万花筒一样,眼却金了一金,地水火风又从虚空涌出,如滔天巨浪,不论空,还是地面,一切如横扫过去。

    他已不顾一切,莫闲和太子府的修士看到,见天空之,红的火,白的水,青黑色的风,还有褐黄色的大地,只向地面冲来,莫闲一惊,强忍住没有发动纵地金光法,他的第一念头,居然是有多远逃多远,这已经不是意气之争了,而是如灭世之战。

    虽然只是一座城市,他身边的子渊喃喃地说道:“疯了,疯了,城市之能有人幸存么?”

    介子壅头顶之上,轰然之,褰虹旗出现,万道虹光层层叠叠,转眼护住了亩许大的一块地方。

    整个城市一瞬间寂静了,所有的人呆呆看着从空而降的地水火风,连在皇宫的妫嗟也呆呆看着天空,什么名利,这一瞬间,他发现自己是如此可笑。

    妫嗟呆呆望着天空,却没有想到,天空之,出现一个人,正是释天的分身,一眼看到妫嗟,他身边有修士还有武者,将他护得死死的,但此刻却一个个心神为天空异象所夺,当一道金光从释天分身的指尖而出,直到射在妫嗟的身上,妫嗟才明白过来,但地一瞬间,人变得很苍老,接着生命之花凋谢。

    季满反应过来,已经迟了,他怒吼一声,在寂静了城市分外瘆人,桃木剑化作一道紫红色光华,直向天空卷去。

    释天冷冷的一眼,他感到如坠冰窟,手指竖起一根,气象万千,似乎已不是手指,化作倾天一峰,敲在紫红的剑光上,剑光一刹那,全部收敛,接着暴出一团紫红光芒,桃木剑化作碎屑,满空飞舞,季满一张口,喷出一口鲜血。

    仲凯手铜钱剑一扬,不是御敌,而是金光一闪,把他和季满摄入铜钱眼,接着光华一闪,就此消失。

    释天做完此事,他都懒得杀季满,一转身,迈步进入地水火风之,失去的踪影。

    到这时,修士们才反应过来,各色宝光升起,想在即将到来的地水火风求得生存。

    而普通的人,则看着地水火风像天幕一样坠落,有些人闭目等死,有些人歇斯底里地叫着,一切都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显得无能为力。

    就在这时,一阵梵唱响起:“…如是我闻,一时,佛住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尔时,世尊告诸比丘,于色爱喜者,则于苦爱喜,于苦爱喜者,则于苦不得解脱,如是受、想、行、识、爱喜者,则爱喜苦,爱喜苦者,则于苦不得解脱。诸比丘,于色不爱喜者,则不喜于苦,不喜于苦者,则于苦得解脱。如是受、想、行、识不爱喜者,则不喜于苦,不喜于苦者,则于苦得解脱。尔时,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无常及苦、空、非我、正思惟,无知等四种,及于色喜乐…”

    随着梵唱声,一缕佛光从太子府诞生,莫闲及众人看时,见智通盘坐于地,低眉合掌,念诵着《阿含经》,一股檀香味从他身上泛起,莫闲陡然想起一种传说,不由失声叫道:“旃檀功德佛光!”

    旃檀功德佛光,与其说是神通,不如说是一种愿力,唯其大慈大悲,愿一切众生得度,心无丝毫杀念,虔心礼佛,才有可能一现,它很神奇,有一门神通,旃檀神光,就是根据旃檀功德佛光所化,可是杀机纵横。

    莫闲叫了起来,修士听闻过这个传说的人刹那间动容了,神奇的是,以智通为心,旃檀功德佛光似乎超越时空,只在一刹那,整座城市就充满了神奇的佛光,浓浓的檀香味充满了每一个人的嗅觉。

    旃檀功德佛光一现,所有城市人立刻安定下来,心似乎有信心,许多佛子和居士都念起了经,莫闲感觉一种心念之力,并不强大,但千千万万的人心念之力加在一起,引发质变,调动了天地间的灵力。

    它和着由释天所引发的地水火风,不是防御,而是和,在众修之,只有莫闲隐约有感,这是他开了千窍穴后,对自然信息更别敏感的原因。

    他隐隐感到另一条路,这种感觉很熟悉,他略一沉思,想了起来,上次太子受季满暗算,他取回了草人,他无意说了漂亮话,当时觉得很舒服,他寻找无果,今天这种感觉和当日一样,他恍然有悟,是人心,人的心念力,怪不得佛门要香火,佛门修行走上另一条路,与道门不同。

    他凭着自己感觉,心在推演其法门,他不知道,他这样做,实质是在解析佛门的法门,说出去惊世骇俗。

    推演了一会,并没有解析出旃檀功德佛光的秘密,但却得出了一个法门,借用香火之力,凝聚临时的法相,只是虚有其表,实则不堪一击。

    但莫闲却很高兴,证明这个方法能行,他发现另一个法门,凭他的感觉,能利用天地间的灵信,这看起来很小的一件事,却使莫闲真正从一个自发的修行者向一具自觉的修行者转变,当别的修士将师门传下来的东西当成金科玉律时,莫闲却迈出了自我的一步。

    当天空地水火风压下来时,玉佛寺的揽玉律师脸色也变了,如此大规模的神通,他只能护住玉佛寺,此时,突然出现旃檀功德佛光,他深深拜了下去。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