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利丢失了肉身,元神脱了出去,化作流光而走,这是自他出道以来,第一次吃这么大的亏。虽然有着新人类组织的克隆技术,但元神已经受创,一部分元神被剑气世界同化。等等他回到新人类组织,得到了肉身,但实力却下降得厉害,不久之后,在仙盟的围剿下,死于数名元神之手。

    莫闲这一击,破了肖利的肉身,肖利放着流光而走,莫闲的剑光暴长,跟着一剑,破开了空间封锁,封锁一解,鹏程号立刻发出信息,通过异空间,传到双鱼座的基站,仙盟知道了,新人类组织是仙盟的大敌,仙盟终于较准确的得知新人类组织大致的位置,一支舰队出发,随舰六名战斗型逍遥,直插双鱼座,随后展开了长达数年的战争,仙盟的实力终于体现出来,新人类组织四名逍遥修士,一名被捕,二名被杀,只有一名卷着剩余的人口中,逃入了更遥远的深空。

    而莫闲发出那一剑后,正在与化身争斗的饕餮玉流锋终于色变了,他知道大势已去,给莫闲破了空间封锁,传送出信息,他得回去,赶快转移。

    五艘战舰一齐后退,玉流锋也随着后退,莫闲并没有追击,望着他们进入深空,他心目之中,流淌着一连串的数字,从他撤退的方向,还有来的方向等诸多信息中,迅速建立模型,不一会得出了大致的方面和可能的藏身之处,在得到这些信息后,他的思维切入鹏程号的控制中心,整艘飞船一刹那变成了莫闲的外脑,信息进一步的推算。

    而鹏程号也将运算结果发了出去,事情已了,莫闲回首望了一下仙盟所在,入目只是身后一团黯淡的星光。

    鹏程号又进一步趄深邃的太空深处迈进,宇宙之大,远超过莫闲的想象,在深邃的太空中,一艘孤零零的飞船独自徜徉在星海之间,时间又过去了两年,后方的信号越来越弱,飞船以光束的三分之一在飞驰,已经有相宇学的效应,对莫闲来说,虽然过了二年,但在仙盟已经不止二年,因为速度的不同,他和仙盟处于不同的时空。

    他在思考,他感觉到自己到了还虚的关口,宇宙间虽有星球,但彼此之间距离遥远,远到可以忽略掉星球本身,这一点,就是器修眼中的虚空,同时,器修也发现,虚空并不空,真空潮汐在涨落,产生着巨大能量,而真空中引力场无所不在,所以真空不空,不过器修中,莫闲没有见过真正能领悟到这点意义的人并不多,更不要说,修炼意义上的真空与此并不相同,那是一种物质和精神双双泯灭后空灵状态,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在此状态下,一切都很自然,但对未进入这种状态下的人来说,又是那么玄妙不可知。

    他坐在那里,渐渐进入死寂之中,随着死寂的深入,莫闲对外界真正失去的基本的本能,他进入真空大定之中,只有一灵不昧,还在支撑着一颗活泼泼的心,所有神通他都好像失去,还虚是一种回归,只有悟透了虚空的真义,才能脱了出来,莫闲没有想,他只是自然而然的进入此中。

    由于这个世界的发展已经与莫闲的家乡有所不同,只有心魔,而并没有外魔前来,对于心魔,莫闲也能轻松的对付,他进一步的验证了一个想法,大道并不是静止,甚至智能生命的出现也不是偶然,大道并没有尽头,而对各个阶段的智能生命来讲,各有各的大道,这是宇宙的铁律,但莫闲追求的并不是这种大道,他要看准大道的发展,然后在其上,在其外,在其内,在其下,从各个方向来领悟大道。

    他无意间进入的状态,不着一缕,看大道变化万千,他隐隐地感觉到自己功行还很浅,不足以合道,只能做到还虚,虚空也是强安立,他不知不觉中,发现体内的归墟又一次出现,,归墟内是一个世界,而在归墟外,也是一个宇宙,他的身神化为法则,又从法则中出现一个投影,他自然地明白,却不作思考,这是一种开天劈地,大道于此,自然开辟一个新的天地,他就是盘古,他是元始,他也是灵宝,他是道德,一切都不过是雏形。

    归墟无内外,宇宙无内外,这一切都是智能生命的分别智,一切人眼中所见,不过是自己该见的,正如器修所讲世界本是波粒二象性一样,眼中所见,不过是观察所造成的坍缩,但宇宙真的坍缩的吗?

    宇宙并没有坍缩,只是人选择自己所见,人果然是万物之灵,三才之一,是集法则的大成者,不过人自身并不知道,大道需要智慧生命推动演化,于是自然演化出人,自然的本是无常的,人天生却是与自然不同,人追求长生,本身就是违逆自然法则,但又有谁知道,没有矛盾,怎么会有进化,怎么会有大道的发展!

    莫闲在湛深定中,先开始各血眼现象开始沉寂,连呼吸心跳等都是近乎停止,静之于徐清,静之又静,一切法则好像在眼前一样,渐渐像死灰一样寂寥。

    死灰开始复燃,渐渐生机像深藏地下的草根,勃勃发展,终于一片生机勃然而出,先死后生,经过一场死到生的过程,莫闲渐渐醒来,他内视己身,一切都如宇宙般的辽阔,细胞发出点点星光,再看灵台紫府之中,随着莫闲心意变化,金童玉女,六丁六甲,黄巾力士都纷纷具现而出,又消隐,他们都是法则的具现。

    莫闲再看世界,在他眼中,已然丰富得多,他望向他的家乡,清清楚楚,感受着以前身神的投影,如此粗糙,居然能支持这么长的时间,他笑了。

    他一动,发出了一道信息,刹那间,破虚之舟脱离了飞船,莫闲身影投入其中,留下了一个念头,幻化成他,依仗着飞船中智能,和飞船合为一体,而莫闲却破开了空间,破虚之舟如浮空大舰,降临到莫闲的家乡。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