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虚之舟顿时撕开虚空,地水火风翻滚,破虚之舟却似一艘巨舰,浩荡乘着波涛,撞进了一个个新的世界,发出琉璃般的清辉,转眼又将身后地水火风消弥,似春梦了无痕,穿越了一个又一个世界,始终朝着一个地方,莫闲心灵之中有着一种强烈信号,那是他的身神投影所发出。

    到了,终于到了,破虚之舟穿过了最后一道空间之膜,撞进了一个世界,莫闲眼睛湿润了,几十年了,终于回来了。他现在明白了,每个世界的时间流速不一定一样,不知道几十年过去,而自己的家乡过了多少年。

    他刚脱离了空间,从地面升起一道光华,刷向破虚之舟,莫闲微微一皱眉,只将手一抓,那道光华仿佛实体一样,被他擒在手中,这道光华他很熟悉,是然越的招牌:“然越道友,你为什么向我动手?”

    然越正在追查一件事,魔教在南疆壮大,屡屡有魔教的人出现在中原地区,近来发生了一件大事,魔徒栗广干成一件大事,他居然将九婴放了出来,当是时,万圣岭天崩地塌,出现方圆千里一个深坑,圣门的弟子大量伤亡,成为一个二流门派,门中虽有各种高手,在与九婴仓促一战中,阴九幽,白天涯,白猿道人等战死,九秋仙姑不知所踪,自在天、他化天和空同天受到重创,整个圣门受创,同时,以前和他们有仇的人也纷纷向他们出手,多亏了遇仙宗出手,才保住了宗派的传承。

    对大佛教,也就是以前的阎罗殿来说,圣门受难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但下手的是九婴,而九婴却被栗广所放出,对于九婴,如神龙一现,便不见了踪影,而栗广的踪迹被然越发现,但他很狡猾,转眼不见了踪迹。

    然越看见了破虚之舟,他见猎心喜,便将五色孔雀翎就势一刷,不料被莫闲一手将孔雀翎发出的青光接住,好似青光是实物一般。

    然越脸皮一抽,该人已经修到虚实一体,任何东西在他的手中,要虚就虚,要实就实,本来看见这艘船不错,想硬抢过来,谁知碰到硬石头。

    他听到莫闲的话,很是耳熟,抬头一看,顿时吓了一跳:“你是莫闲,你不是在一百多年就失踪了吗?”

    莫闲一皱眉,自己在器修世界度过了六十五年时光,而自己的家乡却过了一百多年,时间的流速是器修世界的相近二倍,自己世界的层次好像低于器修世界,也许其中有不同的地方,毕竟自己的家乡是人为开辟。

    “过去了一百多年,准确地说,是多少年?”莫闲问到。

    “准确的时间是一百一十三年,看来你不知道过了多少年,莫闲,我们不是敌人,刚才我发现突然出现了一艘船,便想和船上的人开个玩笑,原来是你。你这么些年,到什么地方去了,连准确时间都不知道?”然越说,小明王现在可算得上真正明王,用道家境界来说,可以算得上化神修士。

    “我哪能到什么地方,被告困于虚空之中,今日才脱困。”莫闲说,莫闲不想将自己到了器修世界的事告诉他,便说了一个谎,但然越并没有怀疑,他虽然是化神修士,但他的知见并没有脱出的视角,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莫闲的经历,现在莫闲,眼前已经不同于以前,可以说,他经过了二个文明的薰陶。然越在他的眼中,直接是一个土著,他的眼光仅仅局限到这个天地,却不知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那我就不打搅了。”然越想走,他们之间关系并不好,从前还敌对过,不过自从幽冥教主受伤后,他动过心思,但幽冥教主伤愈后,功行大进,他又收起了心思,幽冥教主也没有怪他,毕竟他比起寻香来,算是好的,还没有背叛,却不受重用,游离在核心之外。他也知道自己的事,不自觉间,和幽冥教主拉开了距离,过着听调不听宣的生活,这次要不是栗广功行很高,他也不会出现。

    然越想走,莫闲却不愿他走,莫闲还有许多话要问:“道友请止步,我好久未到这个世中,有几个问题想请教!”

    然越停下了脚步:“道友请讲!”

    这一切都建立在莫闲的实力上,想当初,莫闲见到然越,小心翼翼,现在他坦然的站在然越之前,跟他平起平坐,甚至还超越然越。

    “我想知道一下,这一百多年来,有什么大事发生?”莫闲说。

    “修行界自从出了一个提婆达多那个魔头,这一百多年来,他的魔教不断入侵中原,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法门,门下一个弟子栗广修身一身钢筋铁骨,浑身金刚不坏,据说是魔门一种特殊炼体术,龙象大力神魔术,身体达到恐怖的九十九龙的力量,要与他比力量,恐怕没有一个人行。正是他,放出了万魔岭下的九婴,人们才知道,魔门,不,是圣门的山门中存在着一个如此恐怖的妖魔。”

    “九十九龙力,达到了炼体的力量极限,龙象大力神魔法,不愧为佛祖所传。”莫闲淡淡地说,他对佛门典故还是很了解,他曾经通读了佛经,传说佛祖运起龙象大力,随手抓起一只白象,将白象从一个大洲抛向了另外一个大洲。

    “龙象大力法是佛祖所传,佛祖展求神通而掷象,提婆达多也学习到了龙象大力法,却用魔门心法改造,力量更是可怕,而九婴却被大势至菩萨镇压在万魔岭下,只有人的力量达到九十九龙,才能打破封锁,助他逃脱。”然越说。

    “万圣岭怎么样了?”莫闲问到。

    “圣门伤亡惨重,许多高手战死,像阴九幽、白天涯、九天老怪清空有白猿道长等都是死在九婴之手。”然越说。

    “九秋仙姑怎么样了?”莫闲问到,九秋是绿如的师傅,莫闲当然关心她。

    “九秋仙姑下落不明,我是发现了栗广的踪迹,才随尾着他,想趁机下手,却遇到了道友,道友难道不担心他!”然越说。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