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到手之后,他才发现,这是一门古老的剑修法,剑法简单,直来直去,关键在于温养肺金,肺在地为金,吞西方星宿之力,混合肺金,形成剑气,然后合剑而成,是为剑气成,动念之间,剑出鞘,化为剑光,目光所及,皆能斩之。

    然后,凝剑成丸,不像一般剑修,往往用灵药洗剑,目前,莫闲也这样做,是以阴符剑灵性大增,纯粹以心念洗剑。

    古剑法就是古剑法,大概那时,灵药洗剑还没有流行,心念与剑一体,无大无小,剑便化丸化虚,从口入或鼻入,依附肺金,是以剑丸成,后再分念而控,是为剑光分化,随控制越来越完美,甚至做到剑气分为十二万九千六百数,剑细如丝,是为化剑如丝,分合不定,依本性,形成剑意,是为剑意凝,剑意长,与天地一种精神合一,是为剑心成,方为剑仙。

    莫闲看后,犹自苦笑,如果依此,他剑修还没有入门,虽然他和曹光等论剑,自认为已经剑气初成,他的剑气剑光,却不是大庚辛白虎剑诀上所记载的剑,不能扫灭法术,虽能破开宝光,但不是他的剑气,而是他的砍柴功。

    真正剑修,必须炼胸一口剑气,然后合剑。

    每天傍晚黄昏之时,他一个人冲着天空吐纳,他开始修炼胸一口剑气,同时,也在思考,如何利用肺神元之子,肺主忧伤,连带他都有些忧伤,这不是他的本意,在声主哭,在音为商,为此,他专门请教了相关人等,终于弄清楚了,什么为商。

    一日,在修行完采取西方星宿之力后,心忽有所喊,他冲着空旷的山野,一阵悲凉哀怨的声音从莫闲口而出,刹那间,天空低垂,落叶纷飞,树木一瞬间变黄,似乎秋天在瞬间降临人间,热闹的山林,变得寂静无声,树上鸟,树下的走兽,嗦嗦发抖。

    绿猗正好在照料花草,陡然间听到这一声,浑身毛发都竖了起来,心没来由一阵忧伤,想起绿如,也想到了惠明。

    “原来如此!”莫闲自言自语道,他明白了,虽然目前还不成熟,却打开了他的思路他可以做到更强,不过,那会伤到他的肺,怪不得前辈没有留下相应的法诀,人的五脏对应着五行,影响着人的五志,更对应着五方,对应着五季(春,夏,长夏,秋,冬),原来,人的身神影响着自然,如果用于攻伐,却是天地变色。

    莫闲只是出了一个肺神,他只是初入门,却已这样,如果到了极点,恐怕方圆数十里,数百里,以及数千里内都会出现变化,这种已不是普通的神通,完全可以比拟改天换地的大神通,天地间肯定会有所反应。

    潜虚子坐在云床之上,正在默运元神,体察天地间的变化,突然之间,身体一抖,他睁开了眼睛:“童子,你去莫闲的住处,唤莫闲前来!”

    松寿童子叽咕道:“天色已晚,恐怕师兄已睡下!”

    莫闲刚回来,松寿童子就到了门口,莫闲说:“师兄,这么晚了,怎么光临我这里?”

    “师尊老人家不知发了什么病,大晩上叫你去。”

    莫闲跟着童子,来见潜虚子,洞府之,没有别人,明珠散发着柔和的光华,香炉之,定神香袅袅升起,莫闲大礼参拜:“师尊在上,有什么事要徒弟是办?”

    “本来没有什么事,现在我想起一事,被你一嗓子把我从静定惊醒,你试验什么法术神通?”潜虚问道。

    “师傅你老人家真的神通广大,离这么远都知道,我自悟了一种神通,趁晚间没有,试一下手,就被您老人家发觉。”莫闲大拍马屁。

    “不要油嘴滑舌,说正经的。”潜虚子脸色一正,说道。

    莫闲就把自己所悟说了一遍,潜虚子陷入沉思,过了一会说:“你所说得有道理,我并非修行黄庭大道,黄庭大道是早期的功法,没有相应的法术,是有点不像,你所悟应该是真的,看来古仙人并没有注重神通,事实上,黄庭大道也好,金丹之道也好,守一法,符咒法,修行到高级阶段,本性灵通,自然会有神通,修为是本,而神通为用,神通为降魔护法所用,修为才是根本。”

    “师傅教诲,莫闲紧记心,师傅刚才说,有事叫我去办,不知何事?”

    “我们所在大安国,只不过是千莲花大陆的的一个,我在年轻时,曾经游览过其他莲花大陆,在去的途,曾与一个女子有缘,她不知在不在人世,你替我去看看她和她的后代。”

    “莲花大陆?”莫闲是第一次听说。

    “这是一个秘密,本来你不能听闻,最起码等你的实力到了相当于元婴层次,宗门才会告诉你,世人不知,我们这个大陆,辐源辽阔,从东到西,大概十二万九千六百里,形似莲台,座落在大香海,我们所谓东海,实则是内海,在莲花之内,大约相当于莲蓬到花瓣之间,外面才是无尽的混沌之海,人不能渡,在东海的东面,靠近莲瓣的地方,有一处传送阵,通过它,能进入其他大陆,你以为我们的世界是唯一,像我们这样世界,最起码有千个,每一个大陆上,佛道昌盛。”潜虚子说。

    “原来是这样,不怪一个阎罗殿,各大门派好像看不见,原来外面的世界如此广大,那么有没有一个大陆,道家很兴旺?”

    “你可知道,我们道家是怎么来的?”

    莫闲摇摇头,潜虚说:“传说这个世界外,还有更广阔的空间,这本是佛教的天下,但后来道教从天外来了千客,于是留下传承,又飞升了,这才构成了我们修行界,是道佛两元。”

    “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

    “不知道,我虽是你的师傅,只到了其他莲花世界,不曾到过天外世界,也许飞升的前辈明白,但他们一去不回头,你问我,我问谁?”潜虚子笑道。

    “师傅要找的女子是什么地方人?”

    “她住在东海天仙岛,传说当初仙人落脚处,后来才来到大陆,她叫陆婉秋,当时,我是金丹大成,本没有资格过传送阵,我师傅飞升在即,有外功未积,我许下诺言,替师完成千外功,我师才告诉我,并给了我一个令牌,我才得以成行。”

    “师傅,当时你已金丹圆满,我可是相当于筑基修士啊!”莫闲叫道。

    “你修黄庭之道,哪里是什么筑基修士,你的战力就是遇上金丹修士,也可以一拼,再说,我又不叫你进入其他莲花大陆,只是叫你去天仙岛寻访一个人而已。”潜虚子笑道。

    莫闲问清楚了天仙岛的方位,和陆婉秋的相关情况,陆婉秋是天仙岛一个型门派天仙门的弟子,当年她筑基有成,外出寻找地煞时,不慎为地煞妖物所伤,为潜虚子所救,发生一段恋情,而潜虚子那时,过传送阵,在另外世界机缘巧合,悟通了砍柴功,从而进阶元婴,等他回头,偏偏那女子因为采天罡而不在岛。

    两人就这样一次次错开,今天,正好莫闲悟通了肺神神通,动静不小,潜虚子干脆让莫闲去天仙岛,也算保护莫闲。

    莫闲独自一人,出了天随山,向东而去,非上一日,到了齐国的临缁,由此做海船入海,他不是不能飞行,但据潜虚子说,天仙岛据大陆有四五万里远,已靠近莲瓣,莫闲自己飞行,一方面怕法力不够,另一方面,大海茫茫,怕自己迷路,所以乘海船,海船并不到天仙岛,而是到五千里外的一座大岛崇名岛。

    莫闲从崇名岛再换乘海船,经过至五趟,才有可能到达天仙岛。

    大海之上,船是齐国富翁吕澄的船,并不是专门为搭人,而是一艘货船,出海一次,大约来回二个多月,风险很大,但利润丰厚,船上除莫闲外,还有位客人,其一位是和尚,还有二位,却是年人。

    莫闲上了船,进入自己的船舱,小心的查看了一番,他不认为有人会对他不利,不过做杀手的习惯依然在,他的眼力却比以前利害得多,发现船已有些老化,不能跑几回了,其他倒没有发现什么隐患。

    那个和尚身上有法力波动,不过相当于炼气高层,也就是初入禅境而矣,其他二人,以莫闲的眼力,就是一个凡人,不过身上有武功。

    在出海的第十天,船遇到了麻烦。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