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长一下子船色刹白,水手们也脸色刹白,惊恐地喊道:“大海猪,我们完了!”

    莫闲正在甲板上,也看见了猪,他知道,这不叫猪,应该叫闻獜,白尾白首,浑身黄色,一切符合闻獜的特征,此兽能掀起巨浪,风浪交加,船一遇到它,往往在风浪沉没。

    它身边的足鳖,由于尾部像树枝一样,唤作枝尾足鳖,通常集在闻獜周围,在闻獜掀起滔天巨浪时,它们推波助澜。

    “慧岸大师,此猪走海人一般称为大海猪,有神通,能掀起数丈高的水墙,船遇到它,十有**会沉没。”那二人一人说道,莫闲经过几日相处,已知他们人是一起,一个叫陈志峻,另一个叫刘海。

    “此兽不叫大海猪,它叫闻獜,是一种异兽,身边是枝尾足鳖,我在华严宗的藏经楼见过,性喜食人。”慧岸说。

    “大师,你是不是它的对手?”刘海问道。

    “看样子,它还未成年,如果它惹我们,我会出手。”慧岸好像很有把握。

    莫闲望了一眼慧岸,就是没有成年,闻獜也很凶,慧岸应该不是它的对手,何况旁边还有许多枝尾足鳖,看来,和尚身上有法宝,不然不会说大话。

    他们这番对话,被其他人听见,水手一个个好像有了精神,船长立马改变了脸色,冲着慧岸深深一躬:“求大师救救这一船生灵!”

    “你们开船,绕过去,如果它不动,就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如果它掀起巨浪,我来处理。”慧岸豪气地一挥手。

    此时,雾气迅速扩大,将船纳入雾,雾越发浓了,快到对面不见人,只听得一声惨叫,一个水手被雾气伸出的大嘴一口咬住,拖下了水,由于距莫闲几人很远,几人救之不及,慧岸怒了。

    “妖孽,尔敢!”慧岸祭起了钵盂,一声响,从水摄取一物,却是一只足鳖,钵盂一震,足鳖化为齑粉,莫闲想看看慧岸的本事,没有下手,水手已然送命,他摇摇头,按理来说,他是一个杀手出身,对他人的死亡无动于衷才对,想不到,水手一死,他心居然有一丝愧疚,他才摇头。

    既然有愧疚,那就出手,他手诀一掐,虚空取了一口气喷出,刹那间,狂风大作同,居然将雾气吹散,他一出手,让慧岸一愣,他没有想到,身边居然有一个修士,明显比他高明。

    莫闲没有留意他,手一放,天空一个落雷,直劈闻獜,闻獜抬头,一声嚎叫,身边黑风起,巨浪墙立而起,包住了闻獜,雷劈下,水汽蒸腾,电光闪闪,闻獜身上出现黄白的光芒,但一些在它身边的足鳖却已翻白肚。

    闻獜身体一震,壁立而起水墙向海船压了过来,望着高达几丈的水墙,船长和水手脸上灰白,眼充满了绝望之色。

    莫闲脚下用力,镇住海船,剑已出鞘,默运砍柴功,准备将水墙分开。而慧岸又一次祭起钵盂,口诵经,钵盂之上,出现了一颗舍利,一尊佛像的虚影出现。佛光下沏,将船整体给护住。

    莫闲剑往前一挥,水墙分开,咆哮着从两侧而过,佛光罩在其上,直擦了一个边,船不稳从分开的缺口之而过。

    莫闲身体飘起,一剑直取闻獜,闻獜吼了一声,足鳖立刻密密麻麻挡在它的面前,剑光一到,纷纷崩溃,而剑气却飞速的消耗,到了闻獜面前,已然消散。

    闻獜大嘴一张,带着黄白的光华就咬了过来,就在这时,莫闲把口一张,他近日来所炼的剑气喷薄而出,一下子射入闻獜的口,黄白灵光立刻,闻獜轰的一声,倒了下去。

    莫闲手一动,一个符印镇在闻獜的头上,这道符印,是将闻獜的灵魂封在它的体内日,无间祭坛,需要祭品,而异兽闻獜,应该是上好的祭品,所以莫闲才施展封咒之术,临时封镇它的灵魂。

    随后手一翻,闻獜被收入乾坤袋,他从飘身而起,直至斩杀闻獜,短短的几个呼吸间,异兽闻獜已然拿下。

    他在空一个转折,回到了船上,船上水手和船长立刻像欢迎英雄一样,将莫闲和慧岸围了起来,船长语无伦次的表示感谢。

    莫闲摆摆手,他又一次感到那种感激的心念的力量,他手微微一动,将这心念之力引导到左臂之上的缚龙索之,他暗以参悟出来的法相之术,祭练这根缚龙索,他要看看,缚龙索会变成什么样子。

    这一切都在背后完成,只有慧岸眼迷惑的光芒一闪,他感到对方状态有些不对劲,好像心不在焉。

    莫闲和慧岸被请到船上好的贵宾房,两人各占一间,莫闲和慧岸终于宽了一口气,莫闲说:“慧岸大师,有没有时间,到我的房间?”

    慧岸立刻说:“固所愿,不敢请尔。”

    莫闲一笑,打开属于自己的贵宾房,两人进入,莫闲说:“大师可是华严宗?”

    “不敢,在方家面前,不敢称大师。我是从华严下院而来,到崇名岛的别院去,施主到什么地方?”

    “我去的就远了,想到天仙岛一趟,听说华严宗主要教理为法界缘起说,我对此很感兴趣,不知能否教我?”莫闲说,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不错,宇宙万法、有为无为、色心缘起时,互相依持,相即相入,圆融无碍,如因陀罗网,重重无尽。法是指万事万物;界是指分界、类别。融摄一切万事万物称为‘法界’,法界缘起也就是说世间和出世间的一切现象,都是由如来藏自性清净心生起,也就是由先天的真如法性所生起,因此也称为性起缘起。”说到佛法,慧岸立刻来了精神。

    “也就是一切唯心了?”莫闲问道。

    “可以这么说,但这里心是自性清净心,而一般人的心,不过为众法所染的妄心,所现一切当然是扭曲的。在佛祖的心,一切万有无不印现,不仅能现出万事万物,而且连地狱、天堂乃到十方诸佛世界,都能在一时印现出来。不仅能一切事物的现在状态,也能印现过去和未来的相状。”慧岸说。

    “我明白了,所有的时间和空间的、世间的和出世间的一切现象都印现了出来。世界的一切现象都是无限广大又互相包容的,有个体区分又相互贯通,相资相待,彼有此,此有彼,彼即是此,此即是彼,相即相入,圆融无碍,处于重重无尽的联系之。”莫闲心有所悟,说道。

    “施主好悟性,这就是法界缘起,施主应该做一位释子。”慧岸说。

    莫闲不说话,陷入一种状态之,慧岸看他陷入深思,也不打搅他,悄悄出去,带上了门。

    莫闲陷入沉思,佛法能自圆其说,唯一条件,你能承认一切唯心,此心是自性清净心,而不是常人的妄心,其有大道理,甚至佛的威能自在其,自性清净心是实有,还是无有,还是否定之否定,亦或处于两者之间,对于修行者来说,佛法并不需要灵气,只要心念存在即可,莫闲有些明白当日智通所造的奇迹,那么大的范围的旃檀功德佛光,他身内的封印好像不存在,因为他根本不需要灵气。

    明白归明白,要他重现当日智通的能力,莫闲却做不到,他想到了他所修行的道门,道家不论何法,都讲究一个灵气,更将灵气细分为后天灵气,元气,先天灵气,还有先天祖气等,并由道所派生,但灵气是什么?谁也说不清。

    但灵气的效果却是肉眼可见,道家不论什么功法,都有修命一说,这就涉及气的概念,也不同于空气,甚至有的道书上干脆以炁来代替,炁之一字,可以看成无心二字,唯无心,炁才生成,最初效果,强身健体,以后越发神奇,几乎无存不在,通天下一炁尔。

    然而,到了性功阶段,就不讲气了,而直接讲无,莫闲想到了《道德经》开篇就是:道可道,非常道。心恍然,道祖早就讲明,道既然是勉强命名,那由道而生的东西,只不过是人的命名而已,道祖从人本性出发,言自然,说天地,最终归于无。

    而佛家直接跳过这一过程,故佛家不追求**长存,而直面心根本,寂静涅槃,处于不生不死之。

    这不是讲佛家更高明,其理论更繁,不如道只言道,守清净,但却在思辨上强于道家,故在世俗传播上,人多言口头禅。

    莫闲将道佛两门优劣作了比较,他虽修行道家,但他却能平等看待两家,的确是一个异数。

    [co]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